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3 章 拦路之龙(求收藏推荐)
    “这位火龙先生。”路易走向前方,伴随这他的前进周围的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不敢阻挡在他面前:“我是光明教廷的路易,现在这只队伍正要随我一起回归教皇国。”

    路易的语气很是温和仿佛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前来拦路抢劫的火龙而是一个躬身问路的普通人:“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这里有宝物的,但是我必须向你申明我们并没有你所谓的宝物,你或许是找错人了。”

    因为对方是龙族,本着不给光明教廷招惹麻烦的态度路易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强硬的态度,他尽量的表现出自己的友善希望以一种温和态度解决此事。

    但是对于查理兹这样的恶龙而言温和从来都不是什么褒义词,相反对方的态度越是温和他反而越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它开始猜想对方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友善会不会是因为对方的实力不济?它来之前也有了解过光明教廷,不过是在魔兽山脉西边一个不大的王国,这种程度的小地方就算有圣域的强者又能有几个?

    查理兹越想越有道理,光明教廷才成立几百年还没有彻底在玉兰大陆打响自己的旗号,对于查理兹这样偏向宅属性的火龙来说光明教廷怎么能够跟伟大的龙族相媲美?最重要的是光明教廷似乎没有说有哪个大人物外出,难道说这个老头并没有圣域实力而是在什么道具的强化下才侥幸挡住了自己的进攻?

    查理兹越想越是觉得有道理,恶龙贪婪的本性让它的理性被贪欲燃烧殆尽,它猛的一拍爪子:“你不要想骗我,我早就知道了你们打算偷偷把从魔兽山脉里发现的宝物带回教皇国,马上把你们发现的宝物叫出来,对了还有你刚才挡住我龙息的魔法道具,不然我要把你们全部烧死在这里!”

    “路易大人不要和这头恶龙废话了,既然它要在这里拦截我们那我们就让他知道光明教廷的圣武士方阵的厉害!”汉克愤怒的道。

    “闭嘴,蝼蚁!”查理兹怒吼一声从鼻息中喷出一道超高温的烈焰,翻滚的热浪还没来临就将周围的植被给全部点燃。

    “结阵!”汉克不甘示弱径直一声大吼,磅礴的金色斗气和周围的圣武士连成一片,纯粹的光明斗气在他们彼此之间互相勾连形成一个巨大的方阵,凭借着整个圣武士团队的通力合作竟然还真让汉克他们构造出一堵几米后的斗气墙。

    虽然查理兹喷出的龙息温度很高,但面对汉克他们用出的金色斗气墙想要在瞬间将之摧毁还有那么一点难度,高温的火焰在烧融掉大半的斗气墙壁之后终于熄灭,而作为让汉克他们以8级的身份越两级抗住伤害的斗气墙也终于轰然坍塌。

    “咳咳!”斗气墙坍塌导致为首的汉克连退几步。

    “不自量力的蝼蚁!”查理兹晒笑道,与此同时一条几十米长的巨尾狠狠的抽了过来。

    “护教骑士团结阵,光明战阵!”兰斯脸色一变,顺势拔出腰间的配剑与此同时一声大吼。

    “噢啦!”整个护教骑士团的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动员起来,和圣武士团一样,在光明教廷特殊的结阵作用下所有战士的斗气被引导到兰斯的身上,伴随着凝练的斗气光华越来越灿烂,在一瞬间甚至都超越了天上的太阳成为天上地下唯一的光源。

    第 33 章 拦路之龙(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噢啦!”整个护教骑士团的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动员起来,和圣武士团一样,在光明教廷特殊的结阵作用下所有战士的斗气被引导到兰斯的身上,伴随着凝练的斗气光华越来越灿烂,在一瞬间甚至都超越了天上的太阳成为天上地下唯一的光源。

    整个过程说起来很慢,但实际上操作起来不过是呼吸瞬间的事情,凝聚了所有护教骑士的力量于一身的兰斯手中的骑士大剑猛地亮起一道炽白的剑光,然后狠狠的挥出,十几米长的斗气光华和查理兹二三十米的尾巴狠狠的撞在一起,空气在双方攻击的挤压下不堪重负的爆发出悲鸣。

    “轰——”爆炸掀起的滚滚烟尘在所有人面前停下了脚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弧形的光罩挡在了众人面前,在这光罩面前无论是怎么样的进攻都无法侵扰到里面哪怕是一根新嫩的枝芽。

    “吱——”紧随着爆炸的轰鸣之后的是一声尖锐的钥匙剐蹭玻璃的尖锐响声,在还未散尽的烟尘中一只恐怖的利爪狠狠的抓在光罩上,透过透明的防护罩塞伯甚至可以看到那双水缸一样大小的猩红眼珠,在这双红色的充满了兽性的眼球中塞伯毫无疑问看到了满满都是愤怒。

    “还可以吗?”面对防护罩外查理兹那双愤怒的双瞳路易没有一点紧张,相反他侧过头看向之前挥出一剑的兰斯。

    “没问题。”兰斯握紧手中的配剑道。

    “那就暂时先交给你了。”路易微笑着举起手中的桃木杖,炽白的光辉自手杖顶端升起然后化作一颗白色的晨星在护教骑士们头顶炸开,星星点点的温暖白光融入到他们身上。

    以兰斯为首的护教骑士们只觉得自己身上一暖,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从胸膛中蓬勃而出,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他们仿佛拥有了无限的活力,哪怕是最高强度的合击也能随时随刻使用,甚至于他们隐隐可以使用出以前用不出来的特殊力量。

    “路易大人你放心吧!”兰斯转过身,高大的背影逆着光恍然给人以一种山一样厚重的安全感:“只要我们护教骑士团还活着一个,就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看到了吗塞伯?”路易轻轻的拍着塞伯的肩膀,“这就是守护的意志,我虽然不太明白剑法但我活了几百年见过太多高明的剑客,所以我明白你的剑法想要发挥真正的力量就应该明白这种守护一切的意志。”

    “我不奢望你能现在就明白何为守护,又要为了什么不惜一切去守护,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值得你去守护。”

    “嗯!”塞伯狠狠的点头,路易说的没有错,他的确从兰斯身上受益良多,与从阿斯卡隆上学到的照本宣科式的守护不同,兰斯就是最直观的范例,那种为了守护身后之人,哪怕面对的是多么强大的敌人也绝不退后半步的勇气。

    利用路易的光明防护罩挡下查理兹的进攻,兰斯的每一次挥剑,每一次举枪都能准确的穿过防护罩攻击到这只恶龙的身上,在这种只能够防守进攻毫无作用的情况下查理兹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

    “昂——”查理兹猛地升到空中,“该死的骗子,鬼鬼祟祟的老鼠,你们不是说了这里没有强大的敌人吗?为什么这些蝼蚁该死的难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