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4 章 一场恶战(求收藏推荐)
    空旷的森林里没有任何人回答,只有山间呼啸的山风在回荡。

    火龙查理兹再一次咆哮道:“该死的黑老鼠们,你们还不打算出来吗?既然你们不出来那就别怪我走人了。”

    查理兹的怒吼让兰斯放缓了进攻的动作,毕竟他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将眼前的火龙击败,实际上兰斯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水平能够拖住这条恶龙已经是托光明防护罩的福了,所以相比主动进攻防备可能存在的危险才是他最主要的任务。

    同样因为查理兹的怒吼而有新动作的还有从后方包抄过来的黑暗教廷的来人:“怎么办?主教大人,那只恶龙将我们的存在暴露出来了。”

    “走!”主教表现的非常果断:“以这头恶龙的性格它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如果我们不出去的话它就抛下我们自己走了,如果让路易他们离开的话我们再想要将这些人留下来就难了。”

    “是,我们出去。”黑暗骑士长一声令下所有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武士们纷纷拔出腰间的长刀冲了出来。

    “不好,路易大人我们的前后左右都被黑暗教廷的人给包围了。”詹森慌乱的道。

    “不要紧。”路易安慰道,路易手中桃木杖又是一亮暖白的光辉落在圣武士团的身上。

    “诶!”汉克惊讶的活动着手腕,他没想到的是路易的魔法效果竟然这么好,不仅恢复了他的伤势更让他充满了力量。

    实际上不只是汉克,其它被至于的圣武士团们也一样获得了极大的力量提升,那种临时附加的光明力量让他们隐隐有一种变得无敌的错觉。

    “兰斯,汉克还有詹森,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这一次对方来了两个圣域看来我得亲自出手了。”

    路易知道在对方出动两个圣域尤其其中一个还是火龙这种战略性极强的圣域的情况下想要再保住周围这些人唯一的方法就是和他们分开,毕竟圣域之间哪怕只是战斗的余波也足以摧毁一只军队。

    路易跟着火龙以及黑暗教廷的圣域离开之后整个教廷营地瞬间被大量如潮水一样涌出的黑暗教廷人马包围,虽然双方之间隔着路易最后的防护罩但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将这层薄薄的光明结界放在眼中。

    分开的黑色人潮中一个高大的男人站了出来,这是一个有着一头黑发和一双幽绿眼眸的男人,冰冷的视线仿佛能够将面前的敌人冻结,在他目光的扫视下圣武士团里的一些新嫩下意识的避开眼神的交汇。

    “巴尔坦!”兰斯咬牙切齿道,他做梦都不会忘记眼前的这个家伙,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让护教骑士团百年声誉在自己手中毁于一旦的罪魁祸首,要不是他艾克主教就不会死,这次收获的东西就不会丢,整个光明教廷也不至于如此的被动。

    “是你?”汉克虽然不至于像兰斯那么愤怒但依然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在一众护教骑士的守护中偷袭成功杀死了艾克主教的家伙。

    “两个人就想要拦住我?光明教廷的人未免也太自大点了吧?上!”巴尔坦说着率先一道挥出,暗红的血色刀锋在半空中拖出一道红色血影,带着浓浓血腥气息的刀锋狠狠的划过防护罩的表面。

    第 34 章 一场恶战(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两个人就想要拦住我?光明教廷的人未免也太自大点了吧?上!”巴尔坦说着率先一道挥出,暗红的血色刀锋在半空中拖出一道红色血影,带着浓浓血腥气息的刀锋狠狠的划过防护罩的表面。

    面对巴尔坦的进攻,路易留下的能够抵挡圣域火龙攻击的结界只是微微震颤毫发无伤,但同时整个黑暗教廷的所有人员也动员了起来。

    紧跟着巴尔坦一起出手的是黑暗教廷的暗杀者小队,这些身穿黑衣的暗杀者们纷纷遁入黑暗之中,漆黑的匕首仿佛能够将光明一并抹杀,无数道漆黑的刀光闪过引起结界的连续震颤。

    “去死!”汉克怒吼一声圣武士方阵结出,以他为中心巨大的阔剑猛的挥出就像是巨大的门板狠狠的拍向巴尔坦。

    “哼!”巴尔坦虽然厉害但他并不自大,身形一晃,留在原地的他瞬间被金色的巨剑斩成无数碎片,而真正的他则在下一个瞬间血红长刀欺进,暗红的血影道馆在结界前绽放出一朵妖冶的红莲。

    “出枪!”一杆金色的长枪在红莲绽放得最妖艳的一颗猛地戳出,耀眼的光辉凝结在枪尖最璀璨的一点,以长枪为中心,双方碰撞的点为核心无论是红莲还是长枪都一寸寸的在空中崩灭。

    虽然兰斯借助众人的力量挡住了巴尔坦的攻击,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捂住手臂,从巴尔坦枪尖传来的反作用力道非常的强大,就好像对方挥出的不是长刀而是一柄重头巨锤一样。

    “小心,他们在进攻结界!”詹森大喊道。

    “我知道,护教骑士团变阵!”兰斯瞬间转攻为守,目前保护着教廷的结界是路易临走前临时留下的,没有路易的魔力支持是用不了多久,所以兰斯必须要保证结界的防御力量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完美的发挥出来。

    边上蓄力已久的黑暗法师们终于准备好了联合魔法,恐怖的黑夜被澎湃的魔力大潮呼唤而来,充满恐惧和绝望的黑暗力量就像是恶魔张开的巨口狠狠的咬向光明结界。

    “守护方阵——”兰斯一声大吼强烈的光明斗气翻滚着化作铜墙铁壁,成为挡在对面战争魔法暗影吞噬的目标,节节败退的斗气墙终于还是没能挡住这蓄势已久的猛攻,参与的黑暗魔力撞在结界上撕咬着构成结界的光明属性魔力。

    而另一边在兰斯和魔法战斗的同时汉克他们的主动进攻并没有起到作用,巴尔坦的身影在森林中如同鬼魅一样飘忽,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最重要的是他的进攻也充满了侵略性和杀伤力,极度凝练的斗气化作致命的獠牙足以将面前的一切撕碎。

    汉克汉克集合了全部圣武士团成员的斗气发出的攻击虽然足够厚重,但相比于巴尔坦攻击手段的纯粹又差了半截,暗红的刀光像是一轮血色月轮,冷冰冰的撕开斗气方阵最薄弱的地方。

    “叮!”血月在光明防护罩上撞碎,在刀光与防护罩碰撞的地方层层涟漪荡漾开来。

    “啧啧啧,真是强大的防御力,即使施法者并没有在身边也能挡下这么多的进攻。”巴尔坦冷笑着:“相比之下你们这些家伙就简直是废物,如果不是有防护罩在怕是早就被我杀了个一干二净。”

    “连一个防护罩都没有办法打开的家伙闭嘴,我们光明教廷的强大你是还没有看到过,给我去死!”汉克从来都不是个好脾气的人,面对巴尔坦的挑衅暴怒的他瞬间凝聚起堪称恐怖分量的斗气狠狠的砸了出去。

    炽白的大剑在澎湃的斗气灌注下爆发出最刺眼夺目的光辉,真把阔剑瞬间变成好几米长然后重重的挥出,高强度的光明系斗气力量的灌注下耀眼的光变得比阳光更加刺眼,就连单向防御的光明防护罩结界都因此被撼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