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9 章 死里逃生(求收藏推荐)
    天使和巴尔坦的战斗不是塞伯能够介入的,他也深刻的知道哪怕是他想要介入也完全没有介入的可能,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起身后撤。

    詹森用性命为代价为的就是给塞伯一条生路,希望塞伯有找到路易求救的机会,所以他不能留在这里更不能让詹森的牺牲白费。

    慌不择路的塞伯顾不上自己逃往的是哪个方向,一身神圣斗气消耗殆尽的他甚至直接将手中的半截断剑收回剑界之中轻装上阵为的就是尽可能远的逃离巴尔坦的追杀。

    “站住!”巴尔坦还想对塞伯出手却被天使以光箭扫射拦下。

    “人类你的对手是我!”天使的身上还在滴血,但他却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扇动着能量形态的羽翼瞬间出现在巴尔坦的面前。

    面对出现在面前的天使巴尔坦头也不抬一下,脚下一退身影突然变得模糊然后一分为二从天使的两侧绕开。

    如果现在拦在他面前的是詹森巴尔坦说不定还会腾出手来先解决掉他,但是一个天使?打败他又不能真的将天使给杀了,顶多他换一个容器继续投影,一点都不见影响。

    掏空心思还没有好处的事情谁干?所以巴尔坦干脆的一个暗影分身直接一分为二就看你这个降临的天使究竟选择追击哪一个。

    可惜巴尔坦漏算的是天使根本就不管你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又是假的,反正他能够降临的时间有限,降临的目的也只是阻拦眼前的异教徒,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管谁真谁假统统杀掉就没有问题了。

    如同豪雨一样密集的光箭嗖嗖的向着两个巴尔坦的方向爆射,实际上以这个天使奢侈的程度并不仅仅是对准巴尔坦而是对准面前的整块区域,这种无差别的洗地方式哪怕巴尔坦化作一只苍蝇也逃不出去。

    “该死!”巴尔坦眼中泛着寒光从树影中跃出,实际上刚才的两个幻影都不是他的真身,但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对面的天使直接用范围绝招硬生生的破解了他的计划。

    也不知道是不是塞伯自穿越以来将自己的一身幸运给用尽了,好不容易跌跌撞撞的逃入魔兽山脉深处的塞伯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喘一口气结果就遇到了魔兽山脉真正的主人——魔兽。

    一只雷蟒不知何时绕到了塞伯的身后,血盆大口张开一道电光闪过,筋疲力尽的塞伯直接被命中,阿斯卡隆虽然挡下了电光但显然挡不住后面雷蟒的纠缠和吞噬。

    塞伯没有拿自己的生命去猜测阿斯卡隆到底能不能挡住雷蟒的消化液,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之前在黑暗天幕的结界之中准备好的逃生神器拿出来:科勒的匕首。

    但这把短小精致的短剑握在手中的时候塞伯隐隐有一种感觉整个世界都换了一种视角,这是一种类似于游戏地图的第三视角,周围的空间都只是这个地图中的一个点,而塞伯手拿着这把匕首能够在满充能的情况下在半径1200码也就是大约1097米的范围内进行一次空间穿梭。

    “传送!”眼看着雷蟒已经张开大口准备进餐了塞伯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竭尽全力的选了一个最远离来路的点传送。

    只是塞伯并不知道的是他的厄运还没有结束,在科勒的匕首落地的一瞬间塞伯脚下踩着的却不是结实的地面而是踏空的悬崖,如果塞伯拥有足够多的力量给手中的短剑充能的话或许他还能赌一把在14秒内二次传送脱身,但现在的他只能祈祷阿斯卡隆足够给力了。

    “砰!”塞伯从上百米高的悬崖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阿斯卡隆的确尽到了它守护之剑的作用但剧烈的冲击和体力的损耗却直接让塞伯眼前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

    第 39 章 死里逃生(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砰!”塞伯从上百米高的悬崖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阿斯卡隆的确尽到了它守护之剑的作用但剧烈的冲击和体力的损耗却直接让塞伯眼前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

    梦中,剑界。

    和以往一样,每一次当塞伯或者主动或者被动陷入睡眠之后都会回到剑界之中,但是这一次却有所不同,整个剑界在这一刻突然变得黯淡,相反在剑界的中心位置阿斯卡隆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它的剑光之下除了支撑剑界的天柱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神采。

    “阿斯卡隆?”塞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隐约可以猜到是阿斯卡隆导致了这一切的变化。

    当他还在犹豫是不是要走到阿斯卡隆的面前时这柄守护了他许久的圣剑却自己发起光来,紧接着在氤氲的白光中一个褐发青年出现在阿斯卡隆的位置。

    “你是谁?”塞伯警惕的问,突然在剑界中看到一个陌生的人类产生戒备是一种常识。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这个形象主人再熟悉不过了。”青年淡定的道。

    “圣乔治!”这个形象塞伯每一次使用阿斯卡隆都能看到当然再熟悉不过,但塞伯真正质问的是为什么圣乔治会出现在他的剑界之中。

    “因为我是阿斯卡隆的剑魂。”‘圣乔治’答道,“每一把铭刻着传承的剑上面必定烙印着使用者的意志,而这种意志在千百年的时光积淀下最终会化作剑之精魂。”

    “剑魂?那我为什么以前都没有见过你?”塞伯还是保持怀疑。

    “因为以前的你并没有达到能够见到我的条件。”青年解释道:“你不要担心我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存在,如果我真的想要伤害你的话鱼肠是不会放过我的不是吗?”

    ‘圣乔治’的话点醒了塞伯,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剑界中心的鱼肠,正如他所说的鱼肠并没有因为‘圣乔治’的出现而发出预警,只不过如果这么简单就相信了对方的话未免也太草率了一点。

    “你说我之前没有达到能够看到你的条件,那么请问我又是怎么达到条件才能够看到你的?”

    “因为守护。”‘圣乔治’道:“阿斯卡隆是一把守护之剑,它就是守护这个概念的结晶,也就是说无论是使用者自身守护的信念或者是周围的人守护的信念加起来突破了某个阀值就会将我这个剑魂唤醒。”

    说到这里的时候‘圣乔治’忍不住顿了顿:“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你对守护之道的认识如此的浅薄却还能把我给呼唤出来这一点是我无法理解的。”

    “……”塞伯沉默,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作为一个穿越客他或许心存守护之念但相比而言他的守护意志远远达不到‘圣乔治’的程度,也就是说仅仅以他一个人的信念是无法唤醒阿斯卡隆的剑魂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塞伯有外挂,他以阿斯卡隆守护的那群人,哪怕是那些出来混资历的圣武士团他们自幼也是接受光明教廷的思想灌输,在关键时刻他们想要守护光明教廷的信念是塞伯拍马也比不上的,尤其是詹森那位即便牺牲自己也要给自己创造出一线生机的老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