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2章 吃的就是霸王餐
    没过多久,赵大山带着一个身穿蓝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出来了。

    看到这个中年男人,邪无风心中一惊,道:“楚霸成?!!!”

    蓝袍中年人正是关河县武堂的堂主楚霸成!也是昨日在县武考场,打了邪无风一巴掌之人!

    “呵呵,好小子,原来是你!还敢来这里闹事?”

    楚霸成看着邪无风,冷笑道。

    “楚霸成,你夺我入学令!!!”

    邪无风看着楚霸成,道。愤怒的火焰在邪无风的胸中燃烧。他这么多年的苦学,就是为了入道台武学堂,可是就在昨天,楚霸成硬生生地夺走了本来属于他的机会!

    入了武学堂,他才可以当官,才可以往上爬,才可以做人上人!!!

    “荒谬!你这个小混蛋,来了道台武学堂也只会给我们关河县丢人现眼!还有,我告诉你,我们楚家的十三刀已经正式入了道台武学堂,我现在是道台武学堂刀堂的分堂主!”

    楚霸成看着邪无风,笑道。言语中,甚是得意。楚家十三刀能入住道台武学堂,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道台武学堂除了每年向道以内的各县收集武学资质上佳的学生外,每隔五年,还会征招各地方的优秀的家族武学,入住道台武学堂。

    道台武学堂里分为刀、剑、棍、叉、戟等多个分学堂,每个分学堂有个总堂主,每个分学堂下面又有多个分堂主。而整个道台武学堂最大的官是武堂大人,此人一般是由当地道台大人亲自选定。

    可以把道台武学堂理解成一所大学,武堂大人是校长,总堂主是主任,分堂主是老师。每个道一般只有一个道台武学堂,武学堂内收集了本道以内所有优秀的学生。

    道台武学堂如此设定,就是为了因材施教。

    学生们进入道台武学堂后,会根据各自的能力送往相应的学堂学习深造。道台武学堂内,斗争残酷,每年招人,每年也有人被淘汰。

    优生劣汰,这是所有动物的生存法则。

    “我要见武堂大人!!!”

    邪无风看着赵大山,叫道。

    “荒谬!武堂大人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楚霸成看着邪无风,笑道。

    赵大山冷冷地看着邪无风,并没有搭理邪无风。

    邪无风知道,遇到了楚霸成,他今天肯定是见不到武堂大人了!

    邪无风看了楚霸成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呵呵,打了人,这么就想走了吗?”

    邪无风的身后传来了楚霸成阴阳怪气的声音。

    楚霸成的话音刚落,邪无风已经感觉到了危险。邪无风连忙转身,但已经来不及了。楚霸成来到了邪无风的身后,甩手就是一巴掌。

    邪无风转身的刹那,楚霸成的手到了邪无风的脸庞,邪无风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啪!!!”

    楚霸成的巴掌重重地抽在了邪无风的脸上。邪无风的脑袋被打歪,整个左脸,瞬间麻了,头皮也被震得嗡嗡作响。

    邪无风握紧了刀柄,看向了楚霸成。

    楚霸成冷冷地看着邪无风,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杀意。

    邪无风狠狠地看了楚霸成一眼,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右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刀,却没有拔刀。他知道,楚霸成想要杀他,他拔刀的话,就给了楚霸成杀他的理由!

    他不是楚霸成的对手!起码现在不是!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个道理邪无风懂!

    “楚霸成,你给我等着!等好了!这两巴掌的仇,我给你记下了!!!”

    邪无风心中想到。怒火在邪无风的胸中燃烧。

    “谢谢楚堂主为我做主!”

    “呵呵呵,应该的!这小子顽固不化,不可教,以后再来闹事,赵兄弟一定要跟我说。”

    “会的,会的。”

    “我楚某人也是初来贵宝地,以后还望着赵兄弟多照顾照顾。”

    “哈哈哈,客气!客气!”

    楚霸成和赵大山的笑声传入了邪无风的耳朵里。

    离开了道台武学堂后,邪无风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本来旧伤还在,现在又加上了新伤,邪无风整个右边已经开始红肿。

    脸上的疼痛根本不及邪无风心上疼痛的万分之一。他来道台武学堂讨个说法,幻想着凭着自己的本事,还能进入道台武学堂,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楚霸成。楚霸成罢了他的入学令,肯定会想方设法阻止他进入道台武学堂,他现在该怎么办?

    难道他这一辈子还要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平庸之人?不,他不甘心!!!

    邪无风来到了铜像旁,静静地看着铜像。脸色阴沉得可怕。

    天渐渐黑了......

    ……

    天又亮了,昨晚下了一场大雨,破庙里全是水,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已经深秋的天,有点冷。雨水打湿了邪无风身上的衣服,邪无风脸色苍白,双眼发红,握着刀的手在轻微地颤抖着。这已经是他来到祁阳城的第五个早上了。

    “咕,咕咕咕......”

    邪无风的肚子拼命地叫着。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叫。

    早在三天前,邪无风的身上的钱就花光了。他只有六十多钱,这是他所有的积蓄,坐车就花了五十钱。剩下的钱吃了几个包子。

    “包子耶!热气腾腾的大肉包子耶!肉包子耶!......”

    包子铺门口的小贩又在吆喝了。

    “咕噜!咕噜!!!......”

    邪无风看着远处热气腾腾的蒸笼,闻着飘过来的包子香味,拼命地咽着口水。

    “难道我邪无风要饿死在这个鬼地方?不,我绝对不能饿死!没钱怎么了?没钱就不能吃东西了吗?”

    邪无风心中想到。想着,邪无风向街对面的包子铺走了过去。

    来到桌子旁,邪无风在板凳上坐下了。

    卖包子的小贩看着邪无风,微微皱了下眉头,邪无风衣着简陋,一看就是个穷酸的乡下人。

    “真晦气!一大清早,刚开张,就来了个小乞丐。”

    小贩小声地嘀咕道。小贩看着邪无风,一脸不快地道:“喂,小子,你有钱吗?”

    “哐当”一声,邪无风把手中的刀放在了桌上。身材矮小的小贩吓了一跳。

    “一笼包子,不,两笼包子!”

    邪无风沉声道。

    “你,你有没有钱啊?我们这儿先付钱,再吃饭。”

    小贩看着邪无风,轻声地道。

    邪无风转头冷冷地看着小贩,小贩被邪无风看得发毛。

    “呵,呵呵!”

    小贩尴尬地笑了笑,连忙道:“好嘞!大爷您稍等!”

    接着,小贩给邪无风上了两笼包子。

    邪无风掀开了蒸笼,香气扑面而来。

    “咕,咕咕咕......”

    邪无风的肚子叫得更厉害了。邪无风抓着滚烫的热包子,便狼吞虎咽起来。

    两笼包子很快就被邪无风吃完了。邪无风感觉身体舒服了很多,也暖和了很多。

    邪无风站了起来,拿起了刀,转身就走。

    “你,你还没付钱呢!”

    小贩连忙挡住了邪无风的路,叫道。

    “没钱。”

    邪无风淡淡地道。

    “没钱?没钱你是吃霸王餐啊!”

    小贩看着邪无风,叫道。

    “就是吃霸王餐如何?”

    邪无风看着小贩,淡淡的问道。说完,刀光闪过,”哐当”一声,邪无风刚刚坐过的板凳段成了两截。

    “啊!啊!杀人了,杀人了!!!......”

    一旁的女人吓得抱头大叫了起来。

    小贩看着邪无风,不敢说话了。

    邪无风不再管周围的众人,转身离开了。

    吃饱的感觉真好!吃饱之后,有了力气,身子也不冷了!

    邪无风来到了道台武学堂旁,静静地看着。他在等待机会,因为他知道,机会是等来的,不是老天爷给的!而且,他不相信老天爷!

    天黑了,邪无风的肚子又叫了起来。邪无风在大街上走着,周围的酒楼旅店内传来欢声笑语。

    “欢笑楼?”

    邪无风看着欢笑楼的牌匾,驻足了片刻,然后邪无风走进了欢笑楼。

    邪无风刚进欢笑楼,店小二就迎了上来,看着邪无风,挥手叫道:“小乞丐!走,走!去其他地方乞讨去!不走打断你的腿!”

    邪无风没有搭理店小二,来到了一张桌子旁坐下了,淡淡地道:“上菜。”

    “哎呀!你个小乞丐!你干嘛?别弄脏了桌子,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店小二叫道。叫着,冲到了邪无风的身旁,伸手抓住了邪无风的胳膊,就要把邪无风拉出去。

    “啪!!!”

    邪无风甩手一巴掌,打在了店小二的脸上,看着店小二沉声道:“你耳朵聋了吗?上菜!!!”

    店小二被邪无风一巴掌打懵了,傻傻地看着邪无风。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全都看向了邪无风。

    正在柜台处打算盘的胖掌柜放下了手中的算盘,向邪无风走了过来。

    胖掌柜来到邪无风跟前,脸上堆满了笑容,道:“这位爷!您消消气,这小子新来的,不懂规矩。”

    “掌柜的!”

    店小二看着胖掌柜,一脸委屈地叫道。

    “去,去,去!”

    胖掌柜挥手不耐烦地道:“滚一边去!”

    接着,胖掌柜看着邪无风,笑呵呵地道:“爷,您要吃点什么?”

    “你们店的招牌菜,有多少来多少。”

    邪无风看着胖掌柜,淡淡地道。

    “爷,我们店的招牌菜可多了去了呀!”

    胖掌柜看着邪无风,道。

    邪无风看着胖掌柜,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看着邪无风凌厉的眼神,胖掌柜有些心虚,连忙点头哈腰地道:“好嘞,爷!您稍等!”

    说完,胖掌柜拉着店小二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掌柜的,他只是个小乞丐。瞧他那穷样,像有钱吗?”

    店小二小声地嘀咕道。

    “去去去,没钱怕什么,不能因为这小子耽误了其他的生意。这欢笑楼可是笑爷开的,他没钱,笑爷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胖掌柜小声地道。

    “那就打断他的腿,让他以后爬着走路。”

    店小二嘀咕道。被邪无风打了一巴掌,他对邪无风的怨念很深。

    邪无风的耳力非同常人,胖掌柜和店小二的话他全都听到了。不过他毫不在意。

    上菜不比上包子,上来的比较慢。

    八个菜,摆满了整整一桌子,色香味俱全。邪无风拿起了筷子,大吃了起来。

    店小二不屑地看着邪无风,小声地嘀咕道:“敢打我!等一会儿没钱付账,看笑爷不打断你的狗腿!”

    邪无风仿若未闻,继续吃着菜。这一世长这么大,他从未吃过这么好的菜!跟着他的打铁老爹过惯了苦日子,都快忘了肉的味道了!

    吃饱了,邪无风拿起了刀,站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店小二连忙挡在了邪无风的前方,叫道:“你,你还没付钱呢!”

    “轰!!!”

    邪无风一脚踹在了店小二的小腹上,店小二飞了出去了。

    然后邪无风向外面走去。

    “笑爷!有人吃霸王餐!有人吃霸王餐啊!!!”

    胖掌柜连忙叫道。

    “哈哈哈......”

    男人的大笑声从楼上传来:“有谁敢在我屠三笑的地盘吃霸王餐?”

    屠三笑的笑声浑厚有力,人未到,炁已经到了。

    “是个高手!!!”

    邪无风心中一惊。邪无风连忙转身,右手握紧了刀柄。

    一个身穿紫色长袍,身材魁梧,长满了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就是他!就是他!!!”

    胖掌柜指着门口的邪无风叫道。

    屠三笑打量着邪无风,邪无风也看着屠三笑。他已经感觉到了屠三笑身上散发的炁,起码小道境三重的修为!

    外面的店小二被邪无风踹了一脚,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了屠三笑撑腰,店小二的胆气也上来了,大叫着向邪无风冲了过来:“死乞丐!我弄死你!!!”

    “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出鞘了,架在了店小二的脖子上。

    店小二傻傻地看着,不敢再动了。

    “好快的刀!”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道。

    “笑爷!救我!救我!......”

    店小二看着屠三笑叫道。

    “哈哈哈,他没想杀你,否则你已经死了!真是个有眼无珠的东西!”

    屠三笑看着店小二,笑着骂道。说完,看着邪无风,道:“既然不想杀人,何不把刀放下,坐下喝一杯,聊聊如何?”

    “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入了鞘。

    “快!真是快!如此年轻,就能使出如此一手快刀,真是年轻有为呀!”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道。

    除了屠三笑,其他人根本无法看清邪无风是如何拔刀,如何收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