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3章 屠三笑的任务
    邪无风跟着屠三笑上了楼,一张靠着窗子的雅座。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道:“少侠,请坐!自我介绍一下,屠三笑,这欢笑楼的老板。刚刚那个东西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少侠,还请少侠不要见怪。”

    “邪无风。”

    邪无风道。说完,在凳子上坐下了。

    “邪少侠使了一手好刀法呀!”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道。

    “家传武学。”

    邪无风道。邪无风一眼就看出屠三笑是个笑里藏刀之人,但又能如何?他没有对自己动手,显然是看好了自己的身手。

    屠三笑在邪无风的对面坐下了,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着问道:“少侠看着面生,是初次来祁阳城?”

    “是!”

    邪无风点了点头,看着屠三笑直截了当地道:“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呃......”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愣了片刻,大笑道:“哈哈哈,少侠还真是快言快语啊!那我屠某人也就不兜圈了。少侠身手了得,如果无路可走,留在这欢笑楼如何?我这欢笑楼每日都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前来滋事,弄得我头疼。”

    “以屠老爷这样的人物,应该不缺打手吧?”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问道。说完,邪无风看了眼站在屠三笑身后的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的修为都不简单,不比他弱。

    “哈哈哈......”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哈哈大笑道:“邪少侠还真是慧眼呀!邪少侠只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问道。

    “哈哈哈,邪少侠是个聪明人,非要这么问吗?”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着反问道。

    “好,我留在欢笑楼为屠老爷做事,但我想进祁阳武学堂,希望屠老爷帮忙。如果屠老爷能送我进祁阳武学堂,以后必有回报。”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道。邪无风不认识屠三笑,但他能感受到屠三笑的修为不比楚霸成低,楚霸成在关河县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即便是在祁阳道府,能有这般修为的人,也绝非一般人。

    “哦,邪少侠原来是想进祁阳武学堂,正好屠某人跟祁阳武学堂内几位堂主有点交情,这事屠某人帮邪少侠办了。”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道。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没有说话。

    “喝一杯!”

    屠三笑道。说完,屠三笑端起了酒杯。

    邪无风端起了酒杯,跟屠三笑喝了一杯。

    屠三笑放下了酒杯,看着邪无风,道:“邪少侠,这儿就麻烦邪少侠了!屠某人还有其他要事处理。”

    “屠老爷放心,屠老爷交给我的事,我会办好。”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道。

    “哈哈哈,今儿运气真好,能认识邪少侠这样的人物。”

    屠三笑哈哈笑道。说着,看着邪无风抱了抱拳,转身离开了。

    邪无风静静地坐着,看着屠三笑离开。

    “笑爷,这小子架子很大呀!请笑爷帮忙,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这有什么?说‘谢谢’的人都是虚伪的人,这小子身手不错,身上有一股戾气,是个好苗子。”

    “那笑爷,我们......”

    “看着他,过两天,那件事交给他去办。”

    楼下传来了屠三笑和男人轻微的话语。他们以为邪无风听不到他们的窃窃私语,其实他们的窃窃私语根本无法逃过邪无风惊人的耳力。

    邪无风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屠三笑想要他干嘛,他并不关心,他只关心屠三笑是否能送他进入祁阳武学堂。

    ......

    邪无风在靠窗的雅座上静静地坐着,身上的麻布衣已经脱下了,换上了一身蓝色的锦袍,金腰带束身,一头长发用一根蓝色丝带束起,俊朗不凡。只是眉宇间有几分邪气,眼中有几分戾气,让人不敢靠近。

    邪无风已经在欢笑楼待了三天了,有吃有喝,有穿有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一个身形偏瘦,一身黑衣的男人走了过来,看着邪无风,道:“邪少侠,笑爷找你。”

    邪无风没有说话,站了起来,跟在黑衣男人身后下了楼。这个男人邪无风认识,叫董立,是屠三笑的跟班,三十岁出头,小道境一重的修为,不容小视。

    董立带着邪无风来到了欢笑楼的后院,一个阴暗的小房间内,屠三笑正负手而立。屋里还站着一个男人,一身黑衣,中等身材,叫周子欢,修为跟董立不相上下。

    这两个家伙都是屠三笑的心腹,屠三笑去哪都会带着他们。

    “哈哈哈,邪少侠,在这住的可习惯?”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哈哈笑道。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开门见山地道:“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哈哈哈,邪少侠快言快语,我喜欢!那我也就不跟邪少侠拐弯抹角了!”

    屠三笑笑道。说完,向董立使了眼色。

    董立和周子欢退了出去,反手把房门关上了。

    房门关上后,屠三笑看着邪无风,道:“有一件事,屠某人不好亲自动手,想麻烦一下邪少侠。”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没有说话。他早就知道,屠三笑肯定会要他做事,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屠三笑伸手摸了摸放在桌上的一套黑衣,道:“从这往西边,第五家大院,大院西北边有片竹林,从竹林进去,最西边的厢房里会有一个女人。”

    “杀了她?”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问道。

    “不,不,不!是一位绝世大美女,杀之可惜呀!”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道:“邪少侠一表人材,今夜子时,花前月下,与美人共度良宵,也算是一段佳话!”

    “他要我去糟蹋一个女人?”

    邪无风看着屠三笑,心中想到。屠三笑的话说的漂亮,但意思绝不那么漂亮!

    “邪少侠帮我办成此事,入祁阳武学堂绝不是难事!”

    屠三笑看着邪无风,笑道。

    “好!”

    邪无风想都不想地道。因为他知道,不管屠三笑要他做什么,他只能答应,否则他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个屋子!

    屠三笑伸手拍了拍邪无风的肩膀,笑道:“温柔点!”

    说完,屠三笑开了门出去了。

    邪无风静静地看着屠三笑离开。

    屠三笑离开后,邪无风坐在屋子里,未再移动。

    天渐渐黑了,邪无风脱下了身上的蓝袍,换上了放在桌上的黑衣。屠三笑准备的周到,连面巾都准备好了!

    可是今夜狂风大作,惊雷滚滚,注定不像屠三笑说的花前月下那般美好。

    时间在慢慢地过去,子时一到,邪无风用黑色的面巾蒙上了脸,背上了他刀,从屋里窜了出去。

    “轰咔!!!”

    一道惊雷在空中炸响。

    邪无风轻轻一提炁,就像一只野猫从欢笑楼的后院窜了出去。邪无风落地无声,快速地向西边窜去。

    第五家大院旁,确实有一片竹林,竹林茂密,此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邪无风进了竹林,贴着高大的院墙,静静地听着。大院内非常安静。

    邪无风提炁,纵身一跃,跳上了高高的墙头。邪无风放眼看去,大院内只有东边的厢房亮着点点灯火。

    最西边的厢房就在他的前方,邪无风纵身从墙头上跳下,落地无声,邪无风快速地向最西边的厢房靠近。

    厢房内非常安静,但邪无风耳力惊人,能听到厢房内有两个平稳的呼吸。一个靠近西边,一个就在门口。

    “当!当!”

    邪无风在门上敲了两声。

    “谁啊?”

    屋里传来了女人清脆的声音。听声音,此女年纪不过十五六岁。

    邪无风没有作声。

    “当!当!”

    待屋里安静了,邪无风又在门上敲了两下。

    “谁啊?”

    清脆再次的声音传来。

    “翠儿,是谁?”

    屋里又传来女人懒散的声音。

    “这个女人应该是我今晚动手的对象吧!”

    邪无风心中想到。

    “娘娘,奴婢看一下!”

    清脆的女声传来了。接着,“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房门开的瞬间,邪无风身子一闪,窜进了屋里。还没待翠儿反应过来,邪无风到了翠儿的身后,一个手刀砍在了翠儿的后颈。

    翠儿的身子软软地向地上倒去。

    邪无风伸手把翠儿接住,转身把翠儿放在一旁的红木椅子上。紧接着,邪无风反手把门关上了。

    “翠儿,谁啊?”

    女人的懒散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屋里有浓浓的香味,红木桌椅,红木屏风,琉璃珠帘,红色地毯,摆设奢华。这预示着屋里的女人绝非一般人!

    邪无风轻轻地向里屋走去。

    邪无风掀开了珠帘,可见里屋的红木大床上半躺着一个女人。太黑,看不清女人的脸,但他嗅觉非常敏锐,闻到了女人身上浓浓的香味。花香伴着体香。

    “翠儿?”

    女人看着邪无风,轻声地唤道。声音懒散雍雅。

    邪无风轻轻地来到了女人的床边,这次,他看清了女人的脸。这是一张非常白,非常美的脸蛋,丹凤眼,樱桃嘴,翘鼻梁,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更显柔美。这一世,长这么大,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美人儿。

    “你是谁?!!!”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大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