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4章 威胁
    “哐当”一声,刀光闪过,邪无风手中的刀架在了柳茗香的脖子上。

    “不要叫,听我说。”

    邪无风看着柳茗香,淡淡地道。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愣了片刻,恢复了冷静。惊恐的脸色恢复了平静。

    这儿是她的娘家,虽然多年没回来了,但她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她的家中,拿刀架着她的脖子。她这次回来的时候,虽然带了一大批人马,但都被安排在了前院,而且他们柳家高手如云。

    嫁给镇南王后,什么大风浪没见过,还不至于怕了一个刺客!

    “你知道本宫是谁吗?”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沉声问道。

    “不知道。”

    邪无风看着柳茗香,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有人让我来糟蹋你。那个人叫屠三笑。”

    邪无风不傻,今晚的事,不管成功与否,屠三笑都不可能让他活着。所以,他出卖了屠三笑,因为他要活下去,屠三笑必须死!

    “糟蹋本宫?毁本宫名誉?没想到连屠三笑都被那个老女人收买了!难怪这个刺客能轻易地来到本宫的寝室。”

    柳茗香心中想到。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戾。想着,柳茗香看着邪无风,笑着喝道:“呵呵呵,本宫是镇南王的香王妃,你可知你要做的事,是何罪?!!!”

    柳茗香语气威严,带着一股凌厉,寻常人被她这么一喝,早已吓得腿软跪地。她的这股威严,根本不是寻常女子能有的,是做惯了人上人,在权力之中磨练出来的!

    “镇南王?”

    邪无风喃喃地道。然后再次静静地看着柳茗香。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平静的眼神,缩了缩脖子,有了一丝害怕。寻常人听到她报出身份,不吓得跪倒在地,也会吓得六神无主。而此刻眼前的刺客没有,反而非常平静。

    邪无风和柳茗香静静地对视着,柳茗香越发的害怕。

    “你跟本宫说这些,说明你不想杀本宫。”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道。

    “杀你,不是我的目的!”

    邪无风看着柳茗香,道。说完,邪无风收回了刀,刀入鞘。

    “既然不杀本宫,还不速速离开!”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沉声道。

    “王妃娘娘是个聪明人,我现在离开,王妃娘娘如何跟外面的人解释?”

    邪无风看着柳茗香,问道。邪无风的话音刚落,听到了脚步声,在向这边靠近,邪无风看着柳茗香,道:“来人了!来捉奸了!”

    “躲起来!”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道。

    邪无风左右看了看,并无藏身之处,掀起柳茗香盖在身上的锦被,邪无风钻了进去。

    “你——”

    柳茗香愤怒,但却不敢发作。

    “娘娘,还没睡吗?”

    门外响起了屠三笑的声音。

    “果然是屠三笑!想害我!”

    邪无风心中想到。

    “是二姐夫呀!本宫已经睡了,请二姐夫速速离开。”

    柳茗香道。

    “可是我刚刚听到娘娘屋里有动静。”

    屠三笑道。说着,屠三笑来到了窗口,透过窗子,向屋中张望。时辰已到,邪无风应该来了!

    “刚刚风吹了门,我已经让翠儿把门关上了。”

    柳茗香道。

    “翠儿呢?怎么听不到翠儿的声音?”

    屠三笑道。皱起了眉头,这跟他想象中不一样。在他的计算中,邪无风已经到了,而且正在把柳茗香摁在床上施暴。他过来正好撞见,救了柳茗香,看到了柳茗香名誉被毁,同时他再杀死邪无风,死无对证!

    柳茗香沉声喝道:“屠三笑,你到底想干嘛?本宫倦了,想睡了,速速离开!”

    屠三笑被柳茗香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应道:“是,是!草民不敢打扰娘娘歇息!”

    屠三笑不敢再停留,连忙向后退去。同时,屠三笑转头向后看去,心中想到:“这死小子要是敢误了我的大事,我非把他剁碎了喂狗!”

    此大院是柳府,屠三笑在外面风光,其实是有柳府撑腰,他不过是柳府的上门女婿。此次收到东胜洲都尉韩进三的命令,让他陷害回家省亲的镇南王妃柳茗香。韩进三答应了屠三笑,只要办成此事,保屠三笑以后飞黄腾达。

    屠三笑应了韩进三的这事,但却为找人发愁。所找之人必须身手敏捷,有胆识,且不能是熟面孔,否则会把他暴露。就在他惆怅的时候,遇到了邪无风。邪无风的出现,让屠三笑甚是欢喜,这样一个充满戾气,又能为他所用的人,简直就是老天爷派来帮他的!

    却不知,邪无风此刻就在柳茗香房中,已经把他出卖了!

    屠三笑走后,柳茗香看向了锦被中,压着她身子的邪无风,沉声道:“他走了,你也速速离开!!!”

    “我不能走。”

    邪无风道。

    “轰咔!!!”

    一声惊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

    今夜,注定不像是屠三笑说的“花前月下”那般美好......

    一个时辰过去了。

    邪无风从柳茗香柔软的大床上起来了,穿上了衣服,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邪无风看着窗外闪动的雷光,淡淡地道:“杀了屠三笑,明天就要他死!!!”

    邪无风的语气虽然平淡,但言语中透着一股杀气。

    柳茗香冷冷地看着邪无风,没有说话。

    “王妃娘娘大腿侧有一块梅花胎记,这个秘密,王妃娘娘应该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吧?”

    邪无风道。

    “你——你——”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敢怒不敢言。邪无风并没有捂住她的嘴巴,刚刚她可以叫,但她并没有叫。因为她不能叫!虽然她是被迫的,但她毕竟贵为王妃,镇南王知道了,脸往哪放?

    她叫,她可以杀了邪无风,但她自己也得跟着陪葬。所以,她不敢叫!甚至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我不死,娘娘这事只有你知我知!我叫邪无风,以后可能还要麻烦娘娘做点小事。”

    邪无风看着柳茗香,道。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活命。因为他深知,如果他今晚什么都不做,柳茗香杀了屠三笑之后,就会杀他!而且他这么做,可以让他顺利地进入祁阳武学堂!柳茗香让他进入祁阳武学堂,只是一句话的事!

    “你在威胁本宫!!!”

    柳茗香看着邪无风,沉声道。

    “是的!”

    邪无风道。说完,邪无风转头看向了柳茗香,邪魅地笑了笑。

    邪无风把面巾蒙上,背上了刀,转身离开了。

    柳茗香静静地看着充满邪气的邪无风离开,尽管愤怒异常,但却毫无办法。邪无风那张邪俊的脸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是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郎,竟然会有如此深的城府和狠辣的手段!

    邪无风想的没错,她本来的打算,杀了屠三笑之后,就会杀了邪无风。邪无风是屠三笑派来的,她有办法让屠三笑说出邪无风,所以她不怕邪无风蒙着脸。

    邪无风开门出去了,外面风很大,雨更大!

    柳茗香静静地看着窗外,听着风声和雨声。屠三笑必须杀,邪无风她还敢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