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5章 竹林一战
    雷声轰隆,大雨瞬间打湿了邪无风身上的衣服,邪无风快速地窜上墙头,墙外竹林沙沙作响。邪无风窜进了竹林,邪无风没有再回欢笑楼,而是向西边行去。

    “危险!!!”

    邪无风刚出竹林,就感觉到了危险。邪无风连忙转身,一道剑炁擦着他额头的发丝过去了。

    “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出鞘了,一招邪风斩中的“出刀斩”斩向了身后之人。

    寻常刀法分八决,分别是扫、劈、拨、削、掠、奈、斩、突。而邪风斩舍弃其他七决,只留下了斩字决。邪风斩共有九式,出刀斩、收刀斩、破炁斩、轮回斩、寸劲斩、二连斩、三连斩、四连斩、五连斩。

    邪风斩的前五式是基础,后四式是升华。二连斩,就是在出刀斩、寸劲斩中接连两斩,刀未出鞘,二连斩起码有四招,出刀斩、收刀斩,出刀斩、破炁斩,出刀斩、轮回斩,出刀斩、寸劲斩。刀出鞘,二连斩则变化无常。

    三连斩,三刀连斩,势不可挡。五连斩,五刀连斩,变化万千,惊天地,泣鬼神!

    寻常刀法,以生猛刚硬为主,意在一刀制敌,再而衰,三而竭。

    邪风斩也不例外,但邪风斩特别之处,在于它独特的身法,通过独特的身法,续上了一斩之后泄掉的炁力,让邪风斩即便五连斩,也能做到刀刀势如破竹,势不可挡!

    “哐当!!!”

    董立用手中的短剑挡下了邪无风的这一斩,身子极速向后退去。

    “轰咔!!!”

    惊雷闪过,借着雷电的光亮,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小河旁,一片竹林旁,并排站着三个人。邪无风站在最中间,手中紧握着刀,一前一后,董立和周子欢都跟他相隔三丈远。

    董立使的是两把一尺有余的短剑,而周子欢双手上戴着铁质的拳套。

    “笑爷叫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董立看着邪无风,沉声问道。

    “办好与没办好,有区别吗?”

    邪无风看着董立,问道。

    “呵呵呵,区别?有!”

    董立看着邪无风,厉声道:“办好,让你死的舒服一些!没办好,让你生不如死!!!”

    董立话音刚落,化作一道黑影向邪无风冲了过来。

    “二连斩!!!”

    邪无风沉声一喝。手中的刀斩出,直取董立刀脑袋,而董立手中的短剑直取邪无风的咽喉。

    就在邪无风和董立身子快靠到一起的时候,两人的身子急转。邪无风手中的刀划过了董立的胸口,董立手中的短剑划过了邪无风的左臂。

    邪无风和董立位置错开,两人全都背对着对方。

    董立摸了摸胸口的衣服,笑道:“未开锋的刀,你不想杀人呀!”

    邪无风左臂的衣服撕开了,传来了皮肉撕开的疼痛。鲜血流出,顺着邪无风的左臂,滴滴落在了地上。

    “霸天拳!!!”

    周子欢大叫一声。左拳一挥,一股拳炁就像炮弹一样,冲击着雨水,向邪无风砸了过来。

    周子欢以前是祁阳武学堂的学生,师承霸天拳堂主陆大虎。周子欢虽不是陆大虎最得意的学生,但一套霸天拳练的颇有几分火候。

    邪无风连忙转身,用手中的刀护住了胸口。

    “轰!!!”

    周子欢的拳炁砸在了邪无风的刀上,巨大的炁力,震得邪无风向后连退三步。

    “双虎出笼!!!”

    周子欢紧跟着大叫一声。身体前倾,双拳砸了过来。两道拳炁冲击着雨水向邪无风飞了过来。

    邪无风身子急转,堪堪躲了过去。而就在这时,董立动了。

    “柳燕纷飞!!!”

    董立大叫一声。手中的两把短剑就像两只灵动的飞燕,刺向了邪无风的咽喉。

    董立使的乃是柳家的剑法“柳家双九剑”,而这个柳家就是刚刚被邪无风糟蹋的王妃娘娘柳茗香的柳家。

    柳家双九剑乃是女人的剑法,所以柳家一直以来都是女人做主。董立本是柳家家丁柳十七,后来跟了屠三笑。屠三笑对他不错,他便愿意给屠三笑卖命,也做回了原来的自己,名为董立。

    邪无风的身形还未站稳,董立的剑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破炁斩!!!”

    邪无风大叫一声。手中大刀挥出,带着凌厉的刀炁狠狠地斩向了董立刀脑袋。

    “哐当”一声,董立右手的短剑挡下了邪无风的刀,而他左手的短剑送进了邪无风的左肩。

    董立看着邪无风,笑道:“未开锋的刀,怎么杀人?”

    是的,未开锋的刀怎么杀人?

    “这两个家伙的炼炁修为远远高过自己,单打独斗,我都未必是他们对手。难道我邪无风今天要命丧于此?”

    邪无风看着董立那张阴狠的脸,心中想到。他不甘心!

    “喝!!!”

    邪无风大喝一声。收刀,身子不退反进。不顾插在左肩上的短剑,邪无风连连挥动手中的刀。寸劲斩、破炁斩、轮回斩接破炁斩四连斩,斩向了董立的脑袋。

    董立收剑,身子连忙向后退去。手中双剑连连挥动,他被邪无风这凌厉的四连斩吓到了。

    “哐当!!!”

    一声巨响,董立手中的短剑被邪无风的刀斩断了。董立和邪无风同时向后退了三步。

    “噗嗤!噗嗤!!!”

    邪无风和董立口中同时喷出一口鲜血。董立身上的衣服被邪无风四连斩的炁劲撕碎,狼狈不堪。

    “好霸道的刀法!!!”

    董立看着邪无风,大惊道。他非常庆幸,庆幸邪无风的刀未开锋,否则他此刻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邪无风很后悔,后悔自己的刀未开锋。未开锋的刀,该如何杀人?!!!

    “猛虎突击!!!”

    就在这时,周子欢到了邪无风的跟前,挥动着铁拳,狠狠地砸向了邪无风的胸口。

    炁力耗尽,邪无风想躲已经来不及。“轰”的一声,周子欢一拳砸在了邪无风的胸口,邪无风的身子被砸飞。

    “噗嗤——”

    邪无风人在空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噗通”一声,邪无风的身子落入了一旁的河里。河水瞬间把邪无风淹没。

    董立看向了周子欢,周子欢淡淡地道:“不用管了,已经是个死人!”

    “可惜了他的刀法。”

    董立轻声地道。

    “向笑爷交差。”

    周子欢道。

    接着,董立和周子欢二人向欢笑楼的方向行去。

    ......

    第二日清晨,欢笑楼的后院,一个阴暗的房间里,屠三笑坐在桌旁喝着茶,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面容白皙,眼神冷峻,他身旁的桌上放着一把刀,红木刀鞘,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哈哈哈,今儿是什么风把张总堂主吹来我们欢笑楼了?”

    屠三笑看着中年男人,哈哈笑道。

    中年男人身份不简单,乃是祁阳武学堂的刀堂总堂主张楚。

    张楚喝着茶,没有说话。

    屠三笑的眉毛挑了挑,昨晚的事没办成,好在邪无风已死,此事无人知晓。柳茗香这次回来,会在柳家留上几日,今晚,他打算让周子欢去找柳茗香。可恨那个邪无风,坏了他的好事!让周子欢去找柳茗香,他必然要损失周子欢这个得力的手下!但是,短时间内,他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

    张楚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淡地道:“屠老弟,这些年,我们也算有点交情。”

    “承蒙总堂主看得起!”

    屠三笑连忙笑道。

    “屠老弟啊!你真是傻呀,有些事,碰不得!下去了,不要怪为兄啊!”

    张楚看着屠三笑,道。

    “总堂主此话什么意思?!!!”

    屠三笑看着张楚,大惊道。

    “香妃娘娘。”

    张楚道。

    屠三笑更惊,转身就要抓自己的刀。但已经迟了,张楚放在桌上的刀已经出了鞘。

    随着张楚的刀出鞘,无比强大的炁在屋中荡开,阴暗的屋里刮起了一道劲风。

    “轰隆隆......”

    整个屋子都在颤动。随着张楚的刀入鞘,屋子停止了颤动。

    屠三笑瞪大了双眼看着张楚。

    张楚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把杯中的茶水饮尽。张楚站了起来,开了门,出去了。

    随着张楚走出屋子,屠三笑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屠三笑瞪大了双眼,到死还在震惊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