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6章 入祁阳武学堂
    邪无风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破旧的草屋里。邪无风想动,却动不了,浑身都被绷带绑住了。

    “你醒了!”

    门外传来了清脆的声音。

    邪无风连忙向门口看去,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绿色长裙的女孩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女孩双十年华,很漂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很可爱。大大的眼睛,灵动又俏皮。一身束腰长裙,显得腰肢纤细柔软,双腿修长,青春靓丽。

    “你不要动呀!你受伤很重,幸亏遇到了我和爷爷呀!”

    女孩看着邪无风,道。

    邪无风看着女孩,没有说话。是女孩救了他,但他却不想说“谢谢”。

    “清儿,快来帮忙!”

    门外响起了老人的声音。

    “知道了,爷爷,来了呀!”

    女孩应道。接着,女孩看着邪无风,笑道:“不要乱动哟!”

    女孩一蹦一跳地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看着邪无风,笑道:“我叫李清儿,清水的清。”

    说完,李清儿出去了。

    邪无风依旧没有说话。

    “醒了吗?”

    “醒了,爷爷。”

    “醒了就好。”

    门外响起了李清儿和老头的声音。

    过了片刻,李清儿和一个老头端着筛子走了进来,筛子里放着草药。老头年过花甲,一身麻布衣,头发斑白,弯腰驼背。

    “少侠,不要动!你伤得很重。”

    老头看着邪无风,道。

    “邪无风。”

    邪无风看着老头和李清儿道。

    “李老头,别人都这么叫老头子。”

    李老头看着邪无风,道。

    “嘻嘻嘻,我叫李清儿,清水的清呀!我刚刚介绍过了呀!”

    李清儿看着邪无风,笑嘻嘻地道。很俏皮。

    “救我的命,要我做什么?”

    邪无风看着李老头,问道。

    “呵,呵呵呵......”

    李老头看着邪无风,笑道:“少侠好好养伤就行。”

    邪无风看着李老头,没有说话。这是两个帮人不求回报的爷孙俩。放在前世,邪无风会觉得他们是好人,但现在,他觉得这爷孙俩傻!他们认识他吗?知道他是谁吗?为什么要救他?

    “对了,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呀?”

    李清儿看着邪无风,问道。

    “清儿!!!”

    李老头看着李清儿喝道。

    “知道了,不该问的不问。”

    李清儿嘟哝着小嘴,道。说完,冲邪无风俏皮地吐了吐小舌头。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秋去冬来。邪无风在李老头家中度过了两个多月,身上的伤已经好了。

    白雪皑皑,邪无风在大雪中挥舞着刀法。邪无风越练越烦躁,纵使他的刀法再厉害又能如何?没有强大的炁,遇到了像屠三笑那样的高手,他依旧不是对手!

    他迫切地想要进入祁阳武学堂,就是因为祁阳武学堂内有丰富的炼炁资源,能够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无风弟弟,别练了,回去吃饭了!”

    李清儿看着邪无风,叫道。李清儿换上了红色的厚厚棉衣,但依旧挡不住她的清秀俏丽。

    李清儿大邪无风三岁,便叫邪无风弟弟,但邪无风从未叫过她姐姐。

    邪无风收回了刀,跟着李清儿回去了。

    小小的茅屋中,李清儿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屋里烧着炉子,很暖和。李老头裹着厚厚的被褥,蹲坐在炉火旁。

    李老头的身体不好,一到冬天就咳嗽,会咳出很多的血。李老头的医术非常好,可却没有治好他自己的病。

    “听清儿说,你想去祁阳武学堂?”

    李老头看着邪无风,问道。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他想去祁阳武学堂,一直都想去!

    李老头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放在了桌上,道:“老头子跟祁阳武学堂的刀堂总堂主张楚有点交情,你拿着这封信去找他,他会卖老头子一个面子。”

    邪无风拿过了放在桌上的信,想了想,看着李老头,道:“救命的恩,今日的恩,以后定会报答。”

    “罢了!”

    李老头笑道。

    饭后,李清儿收拾了碗筷,待邪无风出去后,李清儿看着李老头,道:“爷爷,你干嘛让他去武学堂呀?你不是说他身上戾气太重,不适合练武吗?”

    “清儿,想飞的鸟是留不住的!”

    李老头看着李清儿,道。说完,补充道:“他身上戾气虽然重,但对你我却没有戾气!说明此子并非无情无义之人,只是经历的多。”

    李老头和李清儿的对话,邪无风听到了,但他不想听,径直向院外走去。

    邪无风把李老头家的水缸打满了水。最近一个月,打水劈柴的事,都是由他来做,他不想在这白吃白住。

    ......

    第二日天还没亮,邪无风便起来了。邪无风背上刀,出了李老头家的小院子,并没有跟李老头和李清儿告别。

    邪无风进了祁阳道府,按着信上写的地址,邪无风找到了祁阳武学堂刀堂总堂主张楚的家。

    张府的院子不算小,谈不上气派,但也不算简陋。张楚作为刀堂总堂主,每月有俸禄两万钱,寻常人家每日的花销不过百十钱。张楚的俸禄养家糊口足够了!

    邪无风敲开了张府的大门,把李老头的信递给了张府的家丁。

    过了片刻,穿着青布长袍的张楚亲自来了。张楚未打伞,但周围的雪全都绕着他飘飞,无法落在他的身上。

    “好强的炁!起码大道境三重的修为!!!”

    邪无风看着张楚,心中震惊。长这么大,他第一次碰到大道境三重以上的高手!

    放眼整个祁阳道府,能强过张楚手中的刀之人,屈指可数。屠三笑在张楚面前,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便丢了性命。

    “进来!”

    张楚看着邪无风,道。

    邪无风进了院子,看着张楚,道:“邪无风,想入祁阳武学堂。”

    “你有何本事入祁阳武学堂?”

    张楚看着邪无风问道。说完,上下打量着邪无风。片刻,张楚接着道:“拔刀!”

    “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出鞘,一招“出刀斩”直接斩向了张楚的脖子。

    邪无风的刀还未靠近张楚,便被张楚徒手接住了。

    “就这点本事吗?”

    张楚看着邪无风,淡淡地问道。说完,张楚松了手。

    邪无风收回刀,咬了咬牙,沉声道:“三连斩!!!”

    邪无风手中刀一抖,破炁斩、寸劲斩、轮回斩接连使出,刀炁翻滚,大雪纷飞。

    邪无风一套练完,收回了刀。

    张楚看着邪无风,没有说话。邪无风收回了刀,静静地站着,他的右手紧紧地握着刀柄。从张楚的眼神中,邪无风看出张楚对他并不满意。

    “空有一副花架子。”

    张楚看着邪无风,道:“罢了,在外面等着。”

    “是!”

    邪无风应道。张楚说的“空有一副花架子”,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嫌弃炼炁的修为太弱。是的,一般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大都步入了大无境,就连他那个手下败将,楚霸成的儿子楚天昊也是大无境二重的修为。

    论炼炁的修为,邪无风不如楚天昊,但论刀法,“邪风斩”可比“楚家十三刀”强太多了!邪无风就是靠“邪风斩”胜了楚天昊。但是邪无风家贫,从未吃过辅助炼炁的丹药,炼炁也无人指导,是他根据爷爷邪进留下来的炼炁之法琢磨出来的。虽然他很努力,但他走的弯路实在太多了,这导致了同年龄下,邪无风的炼炁修为偏低。

    邪无风没有跟张楚解释,因为有些事不需要解释。炁不足,没关系,他只要能使出一套“五连斩”便可以了!同年龄下,能挡下他“五连斩”的人不多!

    所以,只要能进去祁阳武学堂,至于张楚是否看好他,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