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8章 初见徐妙芸
    天渐渐黑了,邪无风跟其他人一样,练得浑身是汗。一天下来,“楚家十三刀”已经被他练得滚瓜烂熟。练惯了招式复杂的“邪风斩”,再练这种招式简单的“楚家十三刀”真的是小儿科。而且他非常聪明,几乎是过目不忘。

    楚家十三刀分堂的后院是屋舍,东边的屋舍为学生准备,作为邪无风这些学生的宿舍,西边的几间屋舍为老师准备。楚霸成带着家属,暂时就住在西边的几间屋舍内。

    邪无风跟其他的学生一样,去了饭堂吃了晚饭。祁阳武学堂的饭堂很大,他们到时,桌上已经放好了饭菜,饭堂内有上千个学生,不同的年级坐在不同的位置,相同的分堂坐在一起。

    高年级的学生看着低年级的学生,眼中充满了不屑。在他们看来,这些新来的学生都是渣渣!

    “哇!是廖不凡呀!好俊好有型啊!”

    “是啊!是啊!是廖师兄,廖师兄好俊呀!”

    “廖师兄如果是我师兄就好了!”

    邪无风的身后响起了女生惊叹的声音。

    邪无风转头看去,只见跟自己一起来的几个秀刀堂的女生全都一脸花痴地看着饭堂门口。

    邪无风顺着女生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个高,身形偏瘦,俊朗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静静地走着,周围全是看他的目光,而他仿佛熟视无睹。微微昂着头,脸上带着几分高傲,几分冷峻。

    跟在廖不凡身后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只用一根黑色的丝带束起,披在脑后,一张精致的,美丽的脸蛋,但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古井不波,仿佛全世界的人和事都跟她没关系。

    “是妙芸师姐,妙芸师姐长得可真漂亮!难怪他们说妙芸师姐是我们祁阳武学堂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今儿刮的是什么风?妙芸师姐怎么会来饭堂吃饭?”

    “是啊,听说廖不凡在追妙芸师姐,他们两人走在一起。难不成是廖不凡追到了妙芸师姐?”

    “那真是太可惜了!”

    “此话怎讲?难不成你对妙芸师姐还有企图?”

    “呵呵,不敢!不敢!”

    邪无风身旁的顾盼和穆云峰闲扯着,他们两个都是楚家十三刀堂的学生,跟他还能说上两句话。

    邪无风跟其他人一样,静静地看着廖不凡和徐妙芸从眼前走过。廖不凡和徐妙芸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邪无风等人一眼!

    邪无风静静地看着徐妙芸,眼中有一股**和怒火在燃烧。徐妙芸像极了他前世那个女朋友,长得漂亮,身材好。邪无风真的好爱他那个女朋友,他为她付出了他的一切!

    “咔嚓”一声,邪无风手中的筷子被邪无风硬生生地捏断了。

    顾盼和廖不凡被吓了一跳,连忙看向了邪无风。而邪无风看着徐妙芸的背影,心中想到:“这个女人,我要了!”

    邪无风看着顾盼,问道:“他们是谁?”

    “你说的是廖不凡和徐妙芸师姐吗?”

    顾盼看着邪无风,问道。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

    “廖不凡是剑堂总堂主廖定山的儿子,修为非常高,听说是小道境二重的修为!”

    顾盼看着邪无风,轻声地道。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顾盼说的没错,廖不凡和徐妙芸刚刚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感受到了廖不凡和徐妙芸的炁,廖不凡是小道境二重的修为,徐妙芸的修为更高,小道境三重,年纪轻轻,修为便不低于楚霸成。

    “妙芸师姐是祁阳城徐家的人,她的舅舅是我们道台大人刘瑾。”

    顾盼道。说完,小声地补充了一句:“在祁阳武学堂,没有人敢得罪妙芸师姐。不过,妙芸师姐人很好,从不欺负人。”

    “道台大人的外甥女?”

    邪无风心中想到。微微皱了下眉头。道台大人是道内最高的行政官,在整个祁阳城,他最大!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廖不凡和徐妙芸,两人都已经坐下。

    邪无风不再理会廖不凡和徐妙芸,开始弯腰低头吃饭。筷子被邪无风折断了,邪无风就用断了的筷子把饭吃完了。

    饭后,邪无风跟其他的学生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宿舍内有紧挨着墙的大铺床,可以睡很多人。

    众人坐在一起打屁聊天,邪无风则脱了鞋子,盘膝坐在床上,闭目炼炁。

    没过多久,楚天昊推开门进来了,众人连忙站好。

    “发药了!发药了!吃完了药,赶紧炼炁。”

    楚天昊道。说着,一脸不爽地看了邪无风一眼。

    邪无风从床上起来,跟众人一样,站成一排。

    楚天昊手中拿着一个纸包,里面放着黑色的药丸,散发着苦涩的药香味。这药丸叫炼炁散,是最常见的炼炁药物,外面药坊卖三十钱一颗,还经常有价无货。寻常人炼炁,都会通过炼炁散辅助炼炁,事半功倍,但邪无风从小到大,从未吃过。

    祁阳武学堂会免费发放炼炁散,助学生炼炁,每两日发一次,每次发两颗。这便是邪无风来祁阳武学堂的原因!想要变强,光靠纯粹的修炼,远远不够!

    楚天昊来到邪无风跟前的时候,看着手中仅剩下一颗的炼炁散,大惊小怪地道:“哎呀,曹文事算少了,居然少了一颗!”

    说完,楚天昊把最后一颗炼炁散给了邪无风,拍了拍邪无风的肩膀,悻悻然地道:“不好意思呀,邪师弟,曹文事给少了,这次就这样了,下次我跟曹文事说,让他补上。”

    “不知死活的东西!!!”

    邪无风看着楚天昊,心中凌然,眼中闪过一丝阴戾的光芒。邪无风很清楚,定然不是曹文事给错了药,而是楚天昊扣了他的药,欺负他!

    见邪无风没有说话,楚天昊心中更加得意:“算你小子识趣,不敢放屁!这楚家十三刀堂内,是我爹和我说了算!以后,就少发或不发你的药,看你怎么办!”

    楚天昊离开了,邪无风看着楚天昊离开了,并没有发作,因为现在还不到时候。

    邪无风跟其他人一样,回到床上盘膝坐着,吞下了炼炁散,开始闭目炼炁。邪无风一运炁,便能感觉到小腹处炸开了,浑身经脉内的炁狂涌了起来,灼热的炁瞬间烧红了邪无风身上的皮肤。这种感觉,邪无风之前从未体验过。

    一颗炼炁散提供的炁,差不多是他平时修炼十天的炁!如果他跟其他人一样,从小服用炼炁散辅助炼炁,现在差不多是小道境一重的修为了吧?

    一个时辰炼完了,其他人纷纷下床冲凉睡觉,而邪无风还在炼炁。炼炁散的药力早就被他吸收完了,但他还是一直炼炁到了后半夜,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

    第二天一大早,邪无风也比其他人起得早,酉时一到,邪无风便盘膝坐在床上炼炁。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天越来越冷了,雪越下越大了。楚霸成看出了张楚并不看好邪无风,隔三差五地找邪无风的麻烦。楚天昊也是这样,每次发药,不是少一颗,就是少两颗。其他的学生也看出了楚霸成和楚天昊在故意找邪无风的麻烦,全都对邪无风敬而远之。

    邪无风心中不爽,但他现在只能忍。只是年考在即,邪无风有些急。虽然他的炁不足,但他有“邪风斩”,就算现在面对楚天昊,他依旧能把楚天昊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在年考上,他肯定不是最差的!肯定不会被淘汰!但问题的关键是,不被淘汰,不是他的目标!他想要做的更好,想要别人知道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