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5章 陈家奇门阵法
    邪无风静静地看着,眼中没有震惊,反而是狂热。他握紧了手中的刀,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拔刀了。

    陈长安看着对面的夏呈阳,脸上的倦意渐渐消失了,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柄。他似乎小瞧了今年一年级的学生。

    “喝!!!”

    夏呈阳爆喝一声。向陈长安冲了过去,叫道:“横扫千军!!!”

    夏呈阳手中八卦棍一扫,带着澎湃的火焰扫向了陈长安。他没有小瞧陈长安,所以他一上来他便使出了全力。

    “嗖”的一声,陈长安消失了。

    “快!好快!!!”

    邪无风心中一惊。陈长安快得他都无法看清。

    “哐当”一声,陈长安手中的剑砍在了夏呈阳的八卦棍上,荡出的气旋,把两人都震退了两步。

    “呵呵,我说过了,千万别小瞧我!”

    夏呈阳看着陈长安,笑道。

    “无极无影!!!”

    陈长安大叫一声。手中的剑一抖,化作了几道剑影向夏呈阳飞了过去。

    “八卦火轮!!!”

    夏呈阳大叫一声。手中的八卦棍旋转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轮。

    陈长安的剑炁还未靠近,便已经被震碎。

    “破!!!”

    夏呈阳大叫一声。手中的八卦棍一抖,一条火龙从夏呈阳手中的八卦棍上窜出,向陈长安飞了过去。

    陈长安身子急转,多了过去,火龙飞向了人群,向陆大虎飞了过去。

    陆大虎突然从椅子上窜起,挥动着拳头,一拳打向了火龙。“轰”的一声,火龙被陆大虎打碎了,陆大虎稳稳地落回到了椅子上。

    “好!好!师父厉害!”

    “哗啦啦......”

    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和叫好声。

    “棍出游龙!!!”

    夏呈阳大叫一声。手中的八卦棍刺向了陈长安的咽喉。

    “哐当”一声,陈长安用手中的长剑挡住了咽喉。夏呈阳的棍刺在了陈长安的长剑上,陈长安的身子极速向后退去。

    “陈师兄!如果你就这点本事的话,那你今天可得败在这里了!”

    夏呈阳看着陈长安,笑道。

    “呵呵,不急!”

    陈长安看着夏呈阳,笑道。

    邪无风闭目感受着擂台上的炁,他清晰地感觉到了擂台上的炁很特别,似乎组成了一个圆形的图案。

    “是阵法!!!”

    邪无风心中大惊:“这个陈长安竟然把炁贯穿了整个擂台,化成了阵法!!!”

    “哈哈哈,陈师兄,最后一招,棍起狂龙!!!”

    夏呈阳大笑道。笑着,手中八卦棍骤然旋转起来,熊熊火焰冲天而起,紧接着一条更大的火龙从火焰中窜出,向陈长安飞了过去。

    “呵呵呵!”

    陈长安笑了笑。“嗖”的一声,人消失了。

    众人再看到陈长安的时候,陈长安的剑已经架在了夏呈阳的脖子上。

    众人大惊,完全没清楚怎么回事。就连夏呈阳自己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陈长安的剑怎么就到了他的脖子前?

    “夏师弟,承让!”

    陈长安看着夏呈阳,抱拳道。

    愣了片刻,夏呈阳抱拳,道:“谢谢陈师兄手下留情!”

    “难怪所有人都看好陈长安,看来他确实有特别之处!”

    夏呈阳心中想到。夏呈阳是个心怀坦荡之人,虽然输了,但他输得起。

    “哈哈哈,岭南山陈家的奇门遁甲术果然名不虚传。今年的新生中还真是人才辈出呀!”

    沈苍云笑道。说完,沈苍云看着一旁的张楚,问道:“楚老弟,若是邪无风对上陈长安,胜算有几成?”

    “三成不到。”

    张楚道。

    “呵呵呵......”

    沈苍云看着张楚,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陈长安,胜!!!”

    周傅高声道。

    接着,陈长安和夏呈阳下了擂台。下了擂台之后,陈长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从邪无风身旁路过的时候,冲邪无风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年级,枪堂,司徒秀儿,上!!!”

    “一年级,暗器堂,沈小雪,上!!!”

    随着周傅高声道,又有两个人上了擂台......

    ......

    “邪无风,胜!!!”

    周傅高声道。

    邪无风把刀从沈小雪粉嫩的脖子上拿开了。沈小雪看着邪无风,吐了吐小舌头,一脸不快地道:“就知道欺负女生!”

    邪无风没有说话。“哐当”一声,收刀入鞘,邪无风转身离开了。

    “喂!跟你说话呢!装什么装呀!”

    沈小雪看着邪无风,叫道。

    邪无风还是没有搭理沈小雪。

    “小雪,不要胡闹,输了就输了,快下来!!!”

    沈苍云看着沈小雪,沉声喝道。

    “噜噜噜......”

    沈小雪冲沈苍云吐了吐小舌头,一脸的俏皮。

    “哈,哈哈哈......”

    周围人都被沈小雪逗乐了。在祁阳武学堂,谁人不知暗器堂的沈小雪乃是沈苍云的爱女?

    邪无风也知道,所以刚刚对阵沈小雪的时候,他已经手下留情了。

    “哈哈哈......”

    魏通看着沈苍云,笑道:“沈大人,这位是你的爱女吧?”

    “哎,沈某管教无方,让大人见笑了!”

    沈苍云看着魏通,抱拳道。

    “不,不!令女天生丽质,实在讨人喜欢呀!”

    魏通看着沈苍云,笑道。

    沈小雪从擂台上跳了下去,从邪无风身旁路过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邪无风一眼。然后昂着小脑袋,离开了。

    邪无风仿若没有看到。现在的他还得罪不起沈小雪。

    “一年级,刀堂,邪无风,上!!!”

    “一年级,剑堂,陈长安,上!!!”

    周傅高声道。

    随着周傅说完,所有的学生和看客全都站了起来,看向了邪无风和陈长安。这是今天最后一轮,也是一年级年考的最后一轮。这一场谁赢了,谁就是今年祁阳武学堂一年级的状元!

    邪无风和陈长安同时走上了擂台。

    陈长安脸上没了倦容,看着邪无风,笑道:“你欺负了小雪师妹,我可是要报仇的!”

    陈长安一直爱慕沈小雪,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嗯!”

    邪无风看着陈长安,点了点头。

    “哎,你这个人还真是无趣!干嘛摆着一张别人欠你钱的臭脸?”

    陈长安看着邪无风,道。

    “因为别人真的欠我钱。”

    邪无风看着陈长安,道。

    “呃......”

    陈长安看着邪无风,愣了片刻,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不过,你得当心了,我不会手下留情!”

    陈长安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主动跟邪无风说话,是因为他看好邪无风。因为邪无风的刀很快,快得他看不清楚。

    “嗯!”

    邪无风看着陈长安,点了点头。陈长安一身正气,他跟陈长安注定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邪无风,战,陈长安,开始!!!”

    周傅高声道。

    周傅话音刚落,“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出鞘了,接着邪无风化作了一道黑影向陈长安冲了过去。

    “哐当”一声,陈长安手中的剑挡下了邪无风的刀,迸出了火花。

    “轮回斩!!!”

    邪无风大喝一声。手中的刀一转,同时身形一转,邪无风的刀斩向了陈长安的脖子。

    “大雁南上!!!”

    陈长安大叫一声。手中的剑一转,身子也紧跟着一转。

    “哐当!!!”

    邪无风的刀又砍在了陈长安的剑上,迸出了火花。一道气旋在邪无风的刀和陈长安的剑上荡开,邪无风和陈长安同时向后退去,拉开了距离。

    “破炁斩!!!”

    “一剑南飞!!!”

    邪无风和陈长安同时喝道。两人同时从原地消失了,再看到两人的时候,两人的刀和剑撞在了一起,迸出了火花。

    “哐当,哐当,哐当......”

    刀剑交鸣,火花四溅。邪无风和陈长安以快打快,一刀快过一刀,一剑快过一剑。

    “哐当!!!”

    巨大的气旋在邪无风的刀和陈长安的剑上荡开,邪无风和陈长安再次向后退去,拉开了距离。

    “年纪轻轻就到了小道境的修为,还真是难能可贵啊!”

    沈苍云看着邪无风和陈长安,一脸欣慰地道。说完,看着一旁的张楚,笑道:“楚老弟,我们打个赌如何?”

    “怎么个赌法?”

    张楚看着沈苍云,笑着问道。

    “我赌邪无风胜,就赌你收藏多年的那坛好酒。”

    沈苍云看着张楚,笑道。

    “哈哈哈......”

    张楚看着沈苍云,大笑道:“那输了如何说?你知道的,我的酒可不好吃呀!”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那副‘田园山赋图’嘛,我输了的话,那图就是你的了!”

    沈苍云看着张楚,笑道。

    “好,好!一言为定,可不许反悔呀!”

    张楚看着沈苍云,大笑道。

    沈苍云神秘地笑了笑,看向了擂台上的邪无风和陈长安。

    邪无风看着陈长安,几招下来,陈长安已经把他的炁贯穿了整个擂台。陈长安的功法很特别,他能将炁凝结在擂台上,久久不散。

    陈长安看着邪无风,笑道:“小心了,我可要认真了!”

    陈长安话音刚落,人消失了。快,快得邪无风根本看不清楚。在陈长安的阵法中,陈长安的速度快了何止一倍!

    没有丝毫的犹豫,邪无风的刀砍向了身后,“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砍中了陈长安的长剑。陈长安的身子顿了顿,再次消失了。

    “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又砍中了陈长安的长剑。

    “哐当,哐当,哐当......”

    刀剑交鸣,火花四溅,邪无风和陈长安再次以快打快,不过这次更快了,陈长安化成的黑影,就像黑色旋风,在邪无风身旁旋转着。

    “这小子是如何做到的?”

    张楚问道。像是问别人,也像是问自己。在他看来,邪无风的速度没有这么快,怎么可能挡下陈长安的剑?

    “楚老弟,你难道看不出来此子的刀法很眼熟吗?”

    沈苍云看着张楚,笑着问道。

    “那个,邪......”

    张楚欲言又止。

    “嗯!”

    沈苍云点了点头。

    “邪无风,邪无风......”

    张楚看着邪无风,喃喃地道:“真是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

    陈长安久攻不下,炁消耗得厉害,陈长安的额头渗出了汗水,他越打越心惊:“这邪无风到底是何来路,为何反应这么快?!!!”

    “哐当”一声,陈长安身子飞速向后退去,跟邪无风拉开了距离。

    邪无风静静地看着陈长安,没有动。

    “小无相阵*水!!!”

    陈长安大喝一声,手中长剑一甩。一阵强大的炁从他身体中涌出,接着,晴朗的天气下,擂台上突然冒出了一阵气雾。

    气雾在擂台上弥散开来,瞬间遮挡了众人的眼睛。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起雾了?”

    “这陈长安用的到底是什么功法?”

    “听说这陈长安是岭南山陈家的人,修得一身奇门遁甲术,深不可测!”

    台下的看客炸开了锅,什么都看不到了,他们急了。

    到处是弥漫的气雾,邪无风也什么都看不到了。看不到了,邪无风索性闭上了双眼,他感官非同常人。

    “嗖!!!”

    邪无风听到了身后传来长剑划空的声音。

    “轮回斩!!!”

    邪无风大喝一声。“哐当”一声,接着擂台上安静了。

    风吹过,擂台上的气雾渐渐散了,邪无风的刀放在陈长安的脖子前,陈长安手中抓着断剑,另一段断剑插在陈长安脚下的木板上。

    “哗——哗——”

    台下众人哗然。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陈长安便输了,今年一年级夺魁的最佳人选竟然输给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

    “哐当”一声,邪无风的刀入了鞘。

    “邪无风,胜!!!”

    周傅高声道。

    楚霸成看着邪无风,双眼通红,那模样都快哭了。他恨!好恨好恨!邪无风取得了一年级的状元,他以后还怎么找邪无风的麻烦?

    “哈哈哈,楚老弟,记得你的酒呀!”

    沈苍云看着张楚,哈哈笑道。甚是开心。

    张楚微微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道:“你这个老家伙,还真是老谋深算呀!”

    “你用的什么刀法?”

    陈长安看着邪无风,问道。

    邪无风看了陈长安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转身下了擂台。

    “呵呵,还挺能装的呀!”

    陈长安看着邪无风笑道。说着,拿起了插在擂台上的断剑,走下了擂台。

    今天,一年级的年终考全部结束了,明天将是二年级的年终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