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7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祁阳都尉一职掌管祁阳城所有的守城卫兵,祁阳城内道台府的官兵不归祁阳都尉管理。祁阳城非关外边城,长年无战事,守城的官兵五百左右,主要负责看守祁阳城的三个城门,检查来往的人群和行李。所以,祁阳都尉一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都尉府就在南城门旁,都尉府不仅是祁阳都尉工作休息的地方,也是守城官兵吃饭休息的地方。

    邪无风向都尉府走去,还未靠近,守在门口的两个卫兵看着邪无风,大叫道:“这里不是道台府,快滚!!!”

    邪无风没有理会两个卫兵,直接向前走去。

    “哐当”一声,两个卫兵用手中的长枪,挡住了邪无风的去路。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铠甲,佩刀的卫兵跑了过来。来到门口,二话不说,对着两个卫兵一人踹了一脚,直接把两个卫兵踹倒在地,然后看着两个卫兵大骂道:“有眼无珠的东西!这是都尉大人!!!”

    王楠认识邪无风,昨天祁阳武学堂的年终考,他也在场,他亲眼看到了邪无风打败了廖不凡。

    两个卫兵吓得连忙从地上爬起,跪在地上,惊慌失措地道:“大人,大人,小的不知是大人!”

    “起来吧!”

    邪无风看着两个卫兵,道。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两个卫兵连忙谢道。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站到了一旁。

    王楠看着邪无风,点头哈腰地道:“大人,这边请,小人已经为大人准备好了接风的喜宴。”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

    接着,邪无风跟着王楠向都尉府的后院走去。刚进后院,邪无风便闻到了酒肉香。

    都尉府的后院不大,但收拾得干干净净。都尉府的后院是都尉平日里休息的地方,王楠这些卫兵在前院西边的大卧室里休息。

    王楠带着邪无风进了一个屋子,屋里的桌上放着酒菜。

    王楠看着邪无风,点头哈腰地道:“这儿之前是杨大人休息的地方,小的已经帮大人收拾干净了。”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看着王楠,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王楠,这里的卫统。”

    王楠连忙道。

    “好,以后就跟着我。”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谢大人!”

    王楠连忙道。

    邪无风在桌子旁坐下了,看着王楠,道:“坐吧!”

    “小人不敢!大人需不需要丝竹助兴?小人这就去为大人准备?”

    王楠看着邪无风,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坐吧!”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小人不敢!”

    王楠看着邪无风,道。

    邪无风看着王楠,不说话了。而王楠看着邪无风,顿时心虚了。王楠咬了咬牙,道:“承蒙大人不嫌弃,小人斗胆,为大人斟酒!”

    王楠不了解邪无风,不知道邪无风的脾性。所以,他不敢乱来。但邪无风两次要他坐下,他谦虚拒绝,似乎惹邪无风不高兴了!

    王楠拿起了酒壶,为邪无风倒了酒。倒完了酒,王楠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看着王楠恭恭敬敬地模样,邪无风心中畅意:“还是当官好呀!这才是做人的感觉!”

    邪无风喝了酒,吃了菜。

    邪无风放下了筷子,看着王楠道:“王大人,可否麻烦你一件事?”

    “大人有什么需要小人做的,尽管吩咐!小人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楠连忙送上了马屁。

    “帮我找两个人,一个叫董立,一个叫周子欢,之前跟着屠三笑混的。”

    邪无风淡淡地道。眼中却闪过一丝杀气。屠三笑已死,但伤了他的董立和周子欢两人,他从未想过放过他们!之前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

    “认识,认识!以前一起喝过酒。这事包在小人身上!”

    王楠连忙道。

    “不急,今晚子时,带他们两人到城北破庙见我。”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是!大人,此事包在小人身上!”

    王楠连忙道。心中忐忑:“大人为什么要在子时城南破庙中见这两个人?”

    饭后,邪无风带着王楠在城门附近巡查了一番,然后他便回到了祁阳武学堂。

    年考结束了,祁阳武学堂内冷清了很多,很多学生都回家过年了。邪无风不打算回去,他早已暗自下定决心,他回去之时,全世界的人都必须对他俯首称臣!

    邪无风在宿舍中炼炁,一直炼到了近午夜。

    邪无风从宿舍出去了,后院还有灯火,传来了楚霸成和楚天昊的话语。楚霸成没有回去过年,因为他们家已经搬到了祁阳城。

    看着后院的灯火,邪无风的嘴角出现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邪无风出了祁阳武学堂,向北城门走去。城门已经关上,但邪无风现在是谁,他要出城,谁敢阻拦?

    另一边,王楠带着董立已经到了城北的破庙。跟王楠一起的,还有三个卫兵。

    董立看着王楠,道:“王哥,到底什么事呀?这大半夜的,到底是谁要见我呀?”

    “少废话,见到了,你就知道了!”

    王楠不耐烦地道。今晚月黑风高,阴风阵阵,让他心里特不踏实。他与董立虽没有太多的交情,但一起喝过酒。

    邪无风要他把董立和周子欢两人带过来,但他只带来了董立,不知道邪无风是不是会怪罪于他?周子欢跟他的关系更好,在不明确邪无风的目的前,他有了一丝私心。

    此刻,董立比王楠更加忐忑:“这大半夜的,到底是谁要在这种鬼地方见我?不是好事!肯定不是好事!”

    远远的,邪无风便看到了破庙前站着五个人。邪无风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随着邪无风靠近,董立看着邪无风,大惊道:“是你!你还没死?!!!”

    “轰!!!”

    王楠一脚踹在了董立的屁股上,大骂道:“混蛋,见了都尉大人,还不下跪!!!”

    王楠不傻,从董立大惊的话语中,便意识到了这事大了!

    董立被王楠一脚踹倒在地,董立傻了,心中大惊:“什么?什么都尉大人?难得这小子成了都尉大人?不,不可能呀!!!”

    董立愣了片刻,连忙跪在地上,看着邪无风,大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之前是受屠三笑指使,跟小人无关!”

    尽管心中不想相信,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邪无风真的成了都尉大人!而董立一下子明白,王楠为什么会带他来这里了!这是要杀他呀!杀他呀!!!

    邪无风来到了董立的跟前,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董立。

    董立吓得浑身颤抖,天很冷,但董立的脸上全是虚汗,整张脸刷白。

    邪无风看着董立,过了片刻,问道:“饶命?我为什么要饶你一命?我身上的剑伤还隐隐作痛呢?”

    “哐当!哐当!......”

    董立拼命磕头,哭着祈求道:“大人饶命!饶命!小的只是受了屠三笑的指使。小的有五百两金子,只要大人绕了小的,金子全是大人的!”

    “金子在哪?”

    邪无风看着董立,问道。

    “金子在欢笑楼,在小的卧室床下面,是屠三笑私藏的金子。屠三笑死后,小的,小的和周子欢分了,周子欢那里还有五百两,只要大人饶了......”

    “哐当”一声,刀光闪过,王楠佩戴在腰间的刀出鞘了。刀从董立的脖子前划过,董立看着邪无风,说不出话了。

    邪无风向后退去,董立瞪大了双眼,伸手捂着脖子,一脸惊恐地看着邪无风。鲜血从董立的指缝中喷出。好快的刀,快得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王楠和三个卫兵被邪无风突然而来的举动吓到了,吓傻了,只是傻傻地看着。他们根本想不到,邪无风杀人如此突然,一点征兆都没有。

    “你说过,未开锋的刀杀不了人,这把刀开了锋。”

    邪无风看着董立,淡淡地道。

    “哐当”一声,邪无风手中的刀入了王楠腰间的刀鞘。

    “轰!!!”

    王楠吓得连忙跪倒在地。

    董立伸手捂着脖子,脖子和嘴里不停地冒血,身子缓缓地倒在了地上,身子蜷曲在一起,不停地抽搐着。

    过了片刻,董立的身子不动了。董立瞪大了双眼,眼中是惊恐,懊悔。

    王楠看着董立,又看向了邪无风,战战兢兢地道:“董立,董立刺杀都尉大人,死,死有余辜!来,来人,把董立带回去。”

    王楠的意思,邪无风明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用了,找个地方埋了!”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咕噜!!!”

    王楠咽了下口水,点头道:“是,是,大人!”

    “周子欢呢?”

    邪无风看着王楠,问道。

    “大人,小人无能!未能找到周子欢!大人,再给小人一点时间,小人保证把周子欢那个刺客带到大人面前。”

    王楠连忙磕头,道。王楠吓坏了,他是真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都尉大人,杀人如此果断,如此心狠手辣!

    “罢了!”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今晚的事,没必要让第六个人知道。”

    “小人知道!知道!”

    王楠连忙道。

    其他三个卫兵也连忙跪倒在地,磕头,道:“小人知道!知道!此事绝不外传,否则小人不得好死!”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王楠四人看着邪无风,吓得瑟瑟发抖。王楠是小道境一重的修为,修为不比邪无风低,但他还是被邪无风吓到了,邪无风身上那股凌厉的煞气,跟修为高低没关系。

    这是邪无风第一次杀人,但此刻的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跟来时一样,非常的平静。倒是有些可惜,因为周子欢不在。

    邪无风不怕王楠等人把这事捅出去,因为即便捅出去,董立曾经刺杀他,也是死有余辜!他这么做,意在给王楠等人一个下马威。他要的是,怕他的,怕他到骨子里,根本不敢违抗他命令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