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8章 负荆请罪
    邪无风去了欢笑楼,来到了欢笑楼的后院,进了董立的房间,在董立的房间里找到了五百两的金子。

    五百两金子可不是小数目呀!一两金子相当于十两银子,一两银子相当于一百钱,一两金子就相当于一千钱!五百两金子就是五十万钱!

    这是一笔不错的横财。

    邪无风拿上了金子,去了都尉府,王楠已经派人为他收拾好了房间,被褥和桌椅换了全新的。

    不得不说,王楠的脑子很灵活,很会办事。

    邪无风进了自己的房间,在床上躺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邪无风便被前院的动静吵醒了。

    邪无风穿好了衣服,来到前院的时候,只见一身蓝袍的周子欢跪在前院中,前方放着一个木盒子,而周子欢手中举着一根鞭子。

    “大人!小人一时糊涂,请大人恕罪!!!”

    周子欢跪在地上,低着头叫道。周子欢跟王楠的关系更好一些,昨晚王楠没有把周子欢带过去,是王楠刻意为之。

    昨晚,邪无风杀了董立,真把王楠吓坏了。回到祁阳城后,王楠第一时间把这事告诉了周子欢。周子欢听后,也被吓坏了,本想逃跑,但王楠岂能让周子欢跑?周子欢跑了,他如何向邪无风交代?

    所以,二人想出了这一出。众目睽睽之下,邪无风肯定不会取了周子欢的性命,而王楠也能向邪无风交代。此事算是一举两得!

    “呵,呵呵!”

    邪无风微微笑了笑,看向了王楠。这周子欢一大早过来负荆请罪,邪无风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王楠吓得根本不敢跟邪无风对视。

    “大人,小人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请大人饶了小人。从此以后,小人愿意做大人的狗,大人叫小人咬谁,小人就咬谁!!!”

    周子欢举高了鞭子,叫道。他心中忐忑,邪无风行为反常,他真的不知道邪无风会怎么做。

    “你的这条命,暂时留在我这里。”

    邪无风看着周子欢,道。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周子欢连忙谢道。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刺杀大人!大人宽宏大量,免了死罪!但活罪难逃!!!”

    王楠叫道。叫着,王楠来到了周子欢的跟前,拿起了周子欢的鞭子,甩手便狠狠地抽在了周子欢的身上。

    “谢谢!谢谢大人赐打!从今往后,周子欢的命是大人给的,周子欢就是大人的狗!!!”

    周子欢大叫道。

    “噼里啪啦......”

    王楠手中的鞭子甩在了周子欢的身上,周子欢的身子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谢谢大人赐打!从今往后,周子欢的命是大人给的,周子欢就是大人的狗!!!......”

    周子欢一边挨着鞭子,一边大叫着。

    邪无风看了片刻,转身去了后院。周子欢是个聪明人,此举不错。他确实不能在众目睽睽下杀了周子欢,毕竟这祁阳城不是他说了算。不过,周子欢这么做是好事,这么多人看着,以后谁敢不怕他?!!!

    “留周子欢一命,以后定有用处。”

    邪无风心中想到。想着,邪无风笑了笑,他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了。

    又过了一阵子,直到周子欢叫不出声音了。王楠端着木盒子,来到了邪无风的跟前,恭恭敬敬地道:“大人,这是周子欢为自己赎罪准备的。”

    “拿下去,分给手下的兄弟们。”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王大人辛苦了,可以多留一些,但每个兄弟都得有份。告诉他们,以后我邪无风有肉吃,肯定有他们一份。”

    就算不看,邪无风也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五百两金子。五十万钱,分到三百个的卫兵手中,不是小数目。

    “是,是!谢谢大人!我代兄弟们谢谢大人!”

    王楠连忙点头哈腰地道。他是真没想到,邪无风竟然这么大方。现在,王楠对邪无风又敬又怕。

    “去吧!”

    邪无风挥挥手,道。

    王楠离开了,邪无风看着王楠,笑了笑。他深知,要想别人死心塌地地为他卖命,要打到他们怕,还要给他们甜枣吃!

    ......

    破败的茅草屋里,一身蓝色锦袍的邪无风坐在破旧的木桌旁,李老头坐在炉火旁,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李老头的身旁放着一个痰盂,痰盂里面确实淤血。

    李清儿不在,快过年了,李清儿进城准备年货去了。

    “真的没有办法吗?”

    邪无风看着李老头,问道。

    李老头看着炉火的火,没有说话。

    “只要你能治好我,我答应为你做三件事。你老了,你也希望清儿以后过得好吧!我不死,我就能保她荣华富贵,没有人敢欺负她。”

    邪无风看着李老头,道。最近他翻阅了很多医术,祁阳城内书店,他几乎都去了过了,还是找不到有关“纯阳罗刹体”的资料,所以他来了李老头这里。李老头医术高明,一生医术无数,应该能帮到他。

    “你不是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吗?”

    李老头看着邪无风,道。

    “不要跟我说这些!!!”

    邪无风看着李老头,沉声道:“我就问你,能不能治好我?!!!”

    得到他想要的?这才哪到哪?这一世,他想要的,是将世人全都踩在脚下!他要什么,别人就得给他什么!!!

    “废掉武功,你能活的久一些。”

    李老头看着跳动的炉火,轻声地道。

    “呵,呵呵呵......”

    邪无风笑了笑。邪无风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要他废掉武功,那他还不如去死!

    看着邪无风离去的背影,李老头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道:“魔刀之乱在即,又出此子,这天下必将大乱呀!”

    说完,李老头伸手放在了炉火上,一团火焰在李老头的手上燃烧,一股滚滚热炁瞬间充斥了整个院子,周围的雪瞬间融化,院子水缸里的水开始翻滚沸腾,一股股热浪直冲云霄。

    李老头收回了炁,一切回归平静。

    “咳,咳咳咳......”

    李老头咳嗽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个年迈体弱,不懂丝毫武功的老者。

    “此子到底是拯救苍生,还是霍乱苍生?咳咳咳......”

    李老头喃喃地道。他平生识人无数,但这次他看不透邪无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