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9章 时候到了就该来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祁阳武学堂内的人更少了。

    楚家十三刀堂的后院,楚霸成卧房的客厅,邪无风坐在红木椅子上,楚霸成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现在身份不一样了,邪无风是都尉,而他是老百姓。

    看着邪无风趾高气扬的样子,楚霸成一肚子的不爽,但想到邪无风是先天罗刹体,楚霸成又暗自偷喜。先天罗刹体,寿命不过三十,他自然知道。

    “何必跟这个短命鬼斤斤计较?”

    如此一想,楚霸成心里便舒畅了。

    周素素穿着白色的棉布长裙,她的衣着一直以来都不算奢华,但穿在她的身上,非常的柔美。

    周素素端着茶杯,送到了邪无风的跟前。

    “谢谢师娘呀!”

    邪无风看着周素素,邪笑道。说着,一把抓住了周素素的手腕。

    “啊!!!”

    周素素大惊,手中的茶杯差点脱手。

    邪无风伸手拿过茶杯,抓着周素素白嫩的小手。

    “邪都尉!!!”

    楚霸成在一旁,叫道。刚理顺的气,又上来了。

    邪无风没有理会楚霸成,轻轻一拉,周素素向他倒了过来。邪无风一把搂住了周素素柔软的纤腰,周素素身子不稳,坐在了邪无风的大腿上。

    “啊——啊——”

    周素素大惊道:“都尉大人,请您自重!!!”

    “哐当”一声,楚霸成的刀出鞘了,指着邪无风,楚霸成恼羞成怒道:“邪无风,放开素素!!!”

    “楚霸成,难道你想对‘本都尉’动手?”

    邪无风看着楚霸成,笑着问道。把“本都尉”三个字说的非常重。同时,邪无风把手放在了一旁的刀上。这把可是祁阳都尉的佩刀,开了锋的刀!

    楚霸成的眼角跳了跳,没敢说话。他敢对邪无风动手吗?他不敢!邪无风现在是都尉,他对邪无风动手,就是刺杀朝廷官员,是诛全族的死罪!!!

    而且,他现在不一定是邪无风的对手。

    “呵,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楚霸成,笑道:“师父,您打了我两巴掌,我的脸到现在还疼着呢!您说,该怎样才能让我的脸不疼?”

    “吱——吱——”

    楚霸成把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却不敢说话。

    “都尉大人,请您放手!请您自重!”

    周素素看着邪无风,惊慌失措地道。

    “刺啦”一声,邪无风抽掉了周素素束腰的腰带,周素素的长裙散开了。

    “都尉大人!不要!不要!老爷,救我!救我!......”

    周素素大惊道。慌了,瞬间吓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呼——呼——”

    楚霸成紧握着手中的刀,喘着粗气,额头青筋暴起,但他除了死死地盯着邪无风,根本不敢乱动。他知道,只要他一动,他就完了!他将一无所有!

    “救我......老爷,救我......救我......呜呜,呜呜呜......”

    周素素一边哭泣着,一边向楚霸成求救。她的男人就在身旁,握着刀,却不能救她,眼睁睁地看着她受着这样的屈辱。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邪无风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看着缩在墙角,抽泣的周素素笑道:“谢了,师娘!”

    邪无风整理好了衣服,拿上了刀,大步走了出去,楚家的家丁吓得缩在屋里,根本不敢出来。

    “哈,哈哈哈......”

    后院响起邪无风疯狂的笑声。笑了片刻,邪无风道:“师父,还有一巴掌,我还记着呢!过些时日,等师娘的身子养好了,我再来取。”

    “轰!!!”

    楚霸成一刀砍在了邪无风刚刚坐过的椅子上,椅子碎了。楚霸风的脸涨的通红,双眼更是血红。长这么大,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何曾受过?!!!

    他要杀了邪无风,啃邪无风的骨,喝邪无风的血!可是刚刚面对邪无风的时候,他却不敢出刀!他不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被邪无风无情地糟蹋!!!

    “哈,哈哈哈哈......”

    在一阵狂笑中,邪无风出了楚家十三刀堂。爽,不仅身体爽,心里更爽!这一世,凡是得罪过他邪无风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会一一讨回来!

    大笑中,邪无风离开了楚家十三刀堂。

    ......

    今天进城和出城的人比较多,来往的百姓都在筹备年货。

    自从来了一个新的都尉大人,卫兵们干活的积极性高了很多。主要是传这个新的都尉心狠手辣,但又给他们发了很多钱,让人又敬又怕。

    闲来无事,邪无风在城门口看着来往的人群。

    一个穿着白色棉布长裙,背着包裹的女人步履蹒跚地向这边走了过来。

    远远的,邪无风便注意到了这个女人。

    柳素素低着头,步履蹒跚地向城门口走去,脸上挂满了泪痕。她的脑袋里好乱,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就像噩梦一样在脑海里盘旋着。她不敢想,一想起,她就怕得要死。

    她的丈夫就在她的身旁,可是却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那个畜生糟蹋。她好无助,她好想有个人能救她,可是没有!

    看着手中的休书,柳素素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邪无风糟蹋了她,楚霸成休了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去哪。她想回家,可是她一个被休了的女人,娘家还能接受她吗?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柳素素越想越乱。

    柳素素低着头走着。突然,她的胳膊被抓住了。柳素素吓坏了,连忙抬头看去。当柳素素看清抓着自己胳膊的人正是今天上午糟蹋自己的邪无风的时候,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呵呵,这不是师娘吗?师娘这是要干嘛去呀?”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笑着道。说着,看向了柳素素手中的休书。

    邪无风一把抢过了柳素素的休书。

    柳素素愣了一下,惊慌失措地叫道:“还我!还我!”

    “休书?楚霸成把你休了呀!”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问道。说完,喃喃地道:“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呀!”

    “求求你,求求你还给我。”

    柳素素哭着道。根本不敢看邪无风的脸,她应该恨邪无风,非常恨!但是长这么大,她从未恨过一个人,她不知道该如何恨一个人?甚至她不敢想到邪无风,一想到邪无风那张邪魅的脸,她就怕,怕得不敢闭眼。

    “休了你也好,你以后跟我着我。”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地道。说着,邪无风拉着柳素素向都尉府走去。

    周围的卫兵看到邪无风的举动,但全都装作没有看到。

    “大人,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求求你了!呜呜呜......”

    柳素素梨花带雨地哭着,哀求着。我见犹怜。

    邪无风拉着柳素素进了都尉府,进了后院,进了他的卧房。

    柳素素吓坏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外面有人,但她吓得根本不敢大叫。

    “大人,求求你,放了我吧!呜呜呜......”

    柳素素哀求道。

    “你以后就跟着我,你现在出城,死路一条。”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淡淡地道。

    邪无风的话把柳素素吓得哆嗦了一下,柳素素低着头,还是不敢看着邪无风。

    “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笑了笑,问道:“你很怕我吗?”

    “咕噜!”

    柳素素微微咽了下口水,没有说话。她怕邪无风,怕得要死,她怕得根本不敢看着邪无风的脸。

    “呵,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邪魅地笑了笑。一把抓住了柳素素的脑袋。

    “啊!!!”

    柳素素吓了一跳。

    邪无风抓着柳素素的脑袋,把柳素素摁倒在了地上。

    “嘴上的功夫好吗?不好的话,以后可以慢慢学。”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道。

    柳素素不太明白邪无风话里的意思,她知道邪无风想要她做什么。

    “把我的腰带解了。”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道。

    柳素素低着头,哭泣着,身子吓得不停地颤抖着。

    “腰带解了!!!”

    邪无风沉声道。

    柳素素伸出颤巍巍的小手,把邪无风的腰带解开了。邪无风在身后的椅子上坐下了。

    柳素素的小脸上挂满了屈辱的泪水,楚霸成都从未这样对她,而此刻这个邪魅少年竟然要她做这种事!但她此刻除了应从邪无风,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识字吗?”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问道。

    “嗯!”

    柳素素微微点了点头。

    邪无风抚摸着放在一旁茶几上的医术,道:“识字的话,没事就多看看书。”

    这些天,为了找到医治“纯阳罗刹体”的方法,邪无风看了很多的医书。之前在李老头那里治伤的时候,他也看了很多的医书,他记忆力非同常人,几乎是过目不忘,但他还是找不到“纯阳罗刹体”相关的资料。他单独去找了李老头,不过还是没有结果。

    “嗯!”

    柳素素微微点了点头。

    邪无风仰着头,看着屋脊,问道:“他们说我活不过三十岁,你信吗?”

    柳素素没有说话,也没法说话。

    “呵呵,你最好祈愿我能长命百岁。否则,我死的时候,肯定会拉着你陪葬。”

    邪无风淡淡地笑道。

    邪无风的话把柳素素吓得浑身一抖。柳素素没敢说话,但她更怕了。她不仅怕,而且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邪无风抓住了椅子的扶手,闭上了双眼。他们说他只能活三十岁?他信吗?不,他一直都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