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1章 杀人截货
    “卫统大人,我们又不是祁阳武学堂的学生,为什么要炼炁,而且我们已经错过了炼炁的年纪了呀!”

    “是啊!是啊!卫统大人,有这钱,还不如给兄弟们吃喝玩乐!买这炼炁散做啥呀!”

    “我不要,我吃了也没用!”

    “就是!就是......”

    都尉府的前院吵吵闹闹,对于王楠突然发炼炁散给他们,他们理解不了。在他们看来,他们来这儿做卫兵,就是找一份工作罢了!他们又不是武者,炼什么炁呀!炼炁又辛苦又难,还需要资质,根本不适合他们呀!

    “混蛋!我让你们炼,你们炼就是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王楠沉声喝道。

    邪无风从客厅走了出去,向前院走了过去。随着邪无风来到前院,所有人全都看着邪无风。

    看到邪无风来了,众人不敢再抱怨了。

    邪无风的双眼从众人身上扫过,沉声道:“刚刚谁说话的?站出来!”

    众人面面相视,没有人敢站出来。

    “站出来!!!”

    邪无风沉声道。阴戾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卫兵。

    前面几个卫兵吓得连忙跪倒在地,叫道:“大人!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炼炁!我们炼!!!”

    “脱下你们的铠甲,滚!!!”

    邪无风沉声道。

    “大人!我们错了!知道错了!大人,求求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求求您了!!!......”

    跪在地上的几个卫兵连忙磕头哀求道。

    邪无风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王楠上前,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个卫兵,沉声道:“脱下你们的铠甲,滚!立马滚!!!”

    这几天一直跟着邪无风,王楠已经了解邪无风的行事风格。邪无风说“滚”,那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这些蠢货,废话真是多!

    这下,其他人看着邪无风,全都被吓坏了。

    王楠让人把跪在地上的几个卫兵拖了出去,然后来到了后院。

    王楠来到了邪无风的跟前,恭恭敬敬地道:“大人,您让我查的罗家商队,小人已经查清楚了。”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

    “大人,那是罗家的药商队,罗十八是商队的管事,负责前往岭南药庄购药,带回祁阳城销售。途中必然会经过五岭山,五岭山山多水多,路难走,人烟稀少。”

    王楠看着邪无风,轻声地道。他说了五岭山的地形,他不知道邪无风想干嘛,只是揣测邪无风想干嘛。

    “呵,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王楠,微微笑了笑。

    “呵呵呵......”

    王楠看着邪无风,微微笑了笑。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看到邪无风邪魅的笑容,王楠还是后背发寒。

    “三天后的晚上,他们必然会经过五岭山。”

    王楠看着邪无风,道。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道:“三天后,找二十个身手最好,最信得过的兄弟在南城门外面的竹林等我。”

    “是,大人!”

    王楠连忙应道。

    “炼炁之事,能吃苦耐劳者留下,凡是偷懒者,一律赶回家。”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是,大人!小人定会盯紧此事!”

    王楠连忙道。

    “找周子欢,从明天早上开始,由周子欢教他们‘霸天拳’。明后两天,我把‘邪风斩’传授给你和周子欢,以后由你们传授给他们。”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是!大人!谢大人!”

    王楠连忙抱拳谢道。王楠是个炼炁的武人,虽然没有入祁阳武学堂,但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修为也还算不错。他看过邪无风诡异的刀法,如果邪无风愿意把“邪风斩”教给他,他自然很愿意学。

    邪无风挥了挥手。

    王楠欠了欠身,退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邪无风便被前院练功的声音吵醒了。邪无风放开了怀里的柳素素,从床上坐了起来。

    柳素素也醒了,连忙起身帮邪无风把衣服穿好。

    邪无风穿好衣服后,柳素素又去前院厨房打来了热水,供邪无风洗漱。

    邪无风洗漱完毕,去了前院,看着卫兵们练“霸天拳”。

    见邪无风来了,卫兵们更加不敢偷懒,而周子欢教得更加卖力。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但身上的伤跟这条命比,真的不算什么。

    待卫兵们训练完毕,邪无风把“邪风斩”的基础几招教给了王楠、周子欢和王松三人。王楠三人都是练武之人,学起来还算快。但是,要把这几招练到快准狠,就没那么容易了!

    ......

    三日后,入夜戊时,祁阳城南竹林旁,十三匹马,二十三个蒙着脸,配着刀的黑衣人,严阵以待。

    邪无风挥了挥手,王楠点了点头,一骑当先,向前行去。接着,两人一骑,连续二十人十骑跟在王楠后面,邪无风和周子欢断后。

    “哒哒哒......”

    轻微的马蹄声贯穿了整个竹林。邪无风一行人向五岭山行去。

    祁阳城距五岭山一百里,快马只需一个时辰。但若赶着商队,需一天的路程。

    黑云挡住了月亮,天阴沉沉的,王楠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握着腰间的刀柄。他杀过人,但想到今晚要做的事,他手心依旧全是汗。

    “总算赶到了这个破庙,停,今晚就在这个破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继续赶路。”

    罗十八道。说完,罗十八抬头看了看天,骂道:“他娘的,这鬼天气,不会要下雨吧?”

    “十八哥,喝点水!”

    罗十八的小跟班罗三一跑到了罗十八跟前,道。说着,递上了水袋。

    罗十八接过水袋,仰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口,把水袋丢给了罗三一,翻身下了马。

    罗三一牵着罗十八的马向前面的破庙走去,破庙里放着遗弃的草甸子,这破庙是他们来返必经之地。

    罗十八清点着马车,道:“都机灵点!这里面的,可是今年祁阳武学堂的第一批货。弄丢了一包,老爷非打断我们的腿不可!”

    “知道的,十八哥!好着呢,一共三十八包,一包不多,一包不少。”

    罗十八身旁的罗二三笑道。他是商队的文事,负责算账,统计商货。

    “好!把马车拉到破庙旁,分三班守夜。眼睛都睁大一点,别让什么小毛贼靠近。”

    罗十八叫道。叫着,伸了个懒腰,率先向破庙走去。罗十八不担心遇到劫匪,他们可是祁阳城罗家的商队,一般的劫匪根本不敢动罗家的商队,他就怕遇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偷一点就跑。

    罗十八进了破庙,罗三一已经为罗十八铺好了草甸子。这就是他们准备的草甸子,一直放在破庙中,这条路他们每个月要走两次,已经走得滚瓜烂熟。

    罗十八在草甸子上坐下,又伸了个懒腰,美美地躺下了。

    外面的商队把马车拉到了破庙旁。

    不远处的小山上,二十三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破庙周边的动静。

    王楠握着刀,手心还在不断渗出汗水。

    邪无风静静地看着,待下面渐渐没了动静。邪无风挥了挥手,沉声道:“杀!一个不留!!!”

    听到邪无风这么说,周围的人全都遍体生寒,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杀过人。

    “杀!!!”

    王楠轻声地喝道。叫着,带头冲了下去。

    见王楠冲了下去,其他人也只能咬咬牙跟了上去。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些天,他们已经领略过了邪无风的手段,一旦回头,死的不会是下面罗家的人,而是他们自己!

    周子欢也冲了下去,速度比王楠更快。他本就是屠三笑的打手,为屠三笑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

    “你们是谁?!!!”

    见山上突然冲下来了人,罗二三大惊道。

    周子欢二话不说,铁拳对着罗二三的脑袋砸了过去。罗二三只是个文事,不会武功,还没反应过来,周子欢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轰”的一声,罗二三应声倒地,脑袋爆开了。

    “山贼!山贼!抄家伙!抄家伙!!!......”

    罗家的商队一下子炸开了锅。

    “去你娘的!!!”

    王楠大叫道。一刀砍掉了一个男人的脑袋。他想成为邪无风的心腹,岂能败给周子欢。

    其他的卫兵看到周子欢和王楠如此凶悍,全都红了眼,对着罗家的人便砍。这二十人可是王楠从三百卫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全是武者,最低的也是小无境三重的三阶武者。而罗家商队里大都是卖苦力的普通人,刹那间就被杀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邪无风并没有下去,而是站在小山上静静地看着。看着他的手下屠杀罗家的人,他虽未动手,但他却是罪魁祸首!

    “你们是谁?谁?可知我们是谁?!!!”

    罗十八提着刀,从破庙里窜了出来。跟在罗十八身后的是商队中会武功的几人。

    “我们可是祁阳城罗家的人!!!”

    罗十八冲着王楠,叫道。

    “抢的就是你们罗家!!!”

    王楠叫道。叫着,手中的刀一抖,沉声喝道:“破炁斩!!!”

    王楠一刀砍向了罗十八。

    “哐当!!!”

    罗十八手中的刀挡下了王楠的刀。一道气旋在两人的刀上荡开,两人各自向后退了三步。两人修为上旗鼓相当,都是小道境一重的修为。

    放眼这里所有人,修为最高的是周子欢,比邪无风修为还高!但这里最强的人肯定是邪无风,因为邪无风的“邪风斩”不是同等修为的人能够挡下的!

    “无极刃!!!”

    罗十八大叫一声,手中的刀一甩,砍向了王楠的脑袋。

    “哐当”一声,王楠手中的刀挡下了罗十八的刀,两人战到了一起。

    只是片刻,破庙外面的罗家车夫便被二十个卫兵杀光了。二十个卫兵把罗十八等人围在了破庙中。

    “喝!!!”

    周子欢大喝一声,握紧了拳头,冲进了破庙。

    紧接着,二十个卫兵也冲了进去。刹那间,惨叫声四起,血肉横飞。

    “你们是谁?谁?!!!”

    罗十八握着刀,疯狂地大叫着。身上全是血。眼中是疯狂,是惊恐。他从十八岁走这趟商队,从未遇到过劫匪,今天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凶悍的山贼,不仅劫货,还杀人!!!

    “死了之后问阎王吧!!!”

    王楠道。手中大刀一甩,罗十八的脑袋飞了出去。

    下面安静了,邪无风从小山上走了下去。

    此刻,王楠等人全都双眼通红。见邪无风走了过来,全都恭恭敬敬地退到了一旁。

    “把货物拉走,把人全都抬到破庙里,把破庙砸了!”

    邪无风淡淡地道。至始至终,他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是,大人!”

    王楠抱拳道。

    接着,王楠指挥着众人,把马车拉开了。把外面罗家人的尸体全都抬到了破庙里。

    “轰!!!”

    一声巨响,破庙倒塌了,把里面的罗家人全都埋了。

    紧接着,“轰”的一声,天空中闪过一道惊雷,大雨倾盆而下。大雨冲洗着破庙,冲洗着地上的鲜血。

    看着前方整整齐齐,恭恭敬敬站着的二十二人,邪无风沉声道:“从现在起,你们全是我邪无风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二十二人齐声叫道。

    “十人一组!天亮之前赶回祁阳城!!!”

    邪无风道。

    “是!!!”

    二十二人齐声应道。

    接着,十人骑马,十人拉着马车。邪无风带着众人向祁阳城赶去。

    邪无风等人赶到祁阳城的时候,天还没亮。

    祁阳城的南城门半敞着,邪无风等人拉着罗家的马车进了都尉府,把货物卸在了都尉府后院的柴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