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2章 祁阳武学堂的物资
    “轰咔!轰咔!!!......”

    窗外雷声滚滚,大雨倾盆而下。初春的雨,很冷。尽管雨水打湿了邪无风等人的衣服,但他们感觉不到丝毫的寒意,相反,他们很热,浑身燥热。刚刚杀人的躁动,让他们热血沸腾,兴奋异常。

    “把箱子打开。”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王楠挥了挥手,带着四个卫兵连忙上前,把马车上的木箱子打开了。箱子一打开,一股苦涩的药香味便往众人的鼻子里钻。箱子里的药用油布麻袋包着,即便下雨,也打湿不了里面的药物。

    “打开!!!”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王楠抓起一个油布麻袋,把油布麻袋打开了。油布麻袋打开了,里面是一包一包的小油纸包。

    王楠拿起了一包打开了,里面出现了很多黑色的药丸。

    王楠看着邪无风,连忙道:“大人,是炼炁散!”

    邪无风走上前,抓起一把炼炁散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这炼炁散的味道纯正,跟祁阳武学堂发的炼炁散一样,比他之前在通宝药坊买的炼炁散好太多了。

    “把所有箱子都打开。”

    邪无风道。

    接着,众人把所有的箱子全部打开了。除了炼炁散,还有一些治疗跌打损伤和伤寒的药物,但炼炁散很多,共有三十八大包。

    “这么多的炼炁散,罗家是要卖给谁?”

    邪无风心中道。想着,邪无风看着王楠问道:“王卫统,你可知祁阳武学堂的炼炁散从何而来?”

    “这个,小人不知道。”

    王楠看着邪无风,道。想了想,王楠看着邪无风,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这是祁阳武学堂的药?”

    “应该是了!”

    邪无风道。说完,邪无风微微笑了笑。不得不说,这次的收获颇丰。这么多的炼炁散,足够他们修炼好几个月了!

    看到邪无风笑,王楠总有些不寒而栗。

    “兄弟们每人拿一包炼炁散,今晚欢笑楼设宴。”

    邪无风看着众人笑道。说完,邪无风冷冷地补充了一句:“这炼炁散只能修炼,不能兜售,一旦此事破了,你们知道下场!”

    “属下知道!!!”

    众人齐声应道。这抢的可是罗家的药,杀的可是罗家的人,一旦此事捅出去了,他们都得死!!!

    接着,众人一人拿一包炼炁散,回到了前院。

    邪无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柳素素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她不知道邪无风昨晚干嘛去了,但她总觉得邪无风做坏事去了。

    邪无风身上的衣服湿透了,柳素素连忙上前帮邪无风把衣服脱下了,又拿来了干的毛巾,帮邪无风把身子擦干净了。

    邪无风在床上躺下了,脑袋枕在柳素素丰腴的大腿上,柳素素轻轻地揉捏着邪无风的太阳穴。邪无风长得很俊,柳素素时常在想,如果邪无风是个好人那该会有多好?

    邪无风渐渐睡着了。

    ......

    邪无风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邪无风让王楠在欢笑楼定了酒宴。

    邪无风带着昨晚一起杀人的兄弟去了欢笑楼。虽然屠三笑死了,但欢笑楼没变,掌柜依旧是那个胖掌柜,店小二依旧是那几个店小二。

    但邪无风变了,邪无风由之前的小乞丐变成了祁阳都尉,这变化让欢笑楼的人猝不及防。

    就在邪无风等人狂吃豪饮的时候,祁阳城城北的罗家大院,罗家的大客厅,客厅两旁的胳膊粗的蜡烛在跳动着昏黄的火焰。

    罗晋三坐在虎头红木椅上。昏黄,跳动的火焰拉动着罗晋三的影子,就像一个随时会择人而噬的恶魔。恶魔可怕,但此刻罗晋三的脸色更加可怕!

    罗家上上下下,所有的管事全都站在客厅里,站满了整个屋子。没有人说话,客厅里安静得可怕。任谁都无法想到,他们罗家的商队竟然被截杀了,商货不见了,这是其次,主要是人死了!一个不留!

    “爹,会不会是徐家干的?”

    罗晋三的大儿子罗效看着罗晋三,道。在安静的客厅里,这声音显得极为刺耳。

    “我们罗家和徐家向来河水不犯井水,他们为何要截我们的商队,杀我们的人?”

    罗晋三沉声道。

    “爹,放眼整个祁阳道,除了徐家,谁还敢动我们罗家的商队?还有,这帮人下手干净利落,连罗十八都被杀了,可见这帮人中有高手!”

    罗效连忙道。他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截杀他们罗家商队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劫匪,因为一般的劫匪杀不了小道境一重的罗十八。

    罗晋三看着罗效,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这个大儿子一身修为倒是不错,不到三十,已经到了大道境,在练武上,确实是个人才,可惜没脑子!这徐家为什么要抢他们家的商队?难道徐家的人不知道他们这趟商队护送的是祁阳武学堂今年开学的炼炁散吗?他们要抢这趟商队,身为道台大人的刘瑾肯定不会同意!刘瑾可是徐家的娘家,他愿意把这趟商队交给他们罗家,就是为了缓和罗徐两家,免得两家发生没必要的冲突。

    所以,抢他们罗家商队的肯定不是徐家。应该是其他家族,想要做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罗晋三能当上一家之主,想的自然比罗效想得多。不过罗效毕竟是他的大儿子,在罗家有几分威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即便罗效说的不对,罗晋三也没有反驳。

    “老爷,这趟商队护送的可是今年祁阳武学堂的货资,眼看就要开学了,我们已经收了祁阳武学堂的定金,这可怎么办呀!”

    罗七看着罗晋三,皱着眉头道。罗家药坊的生意都由他打理,出了这事,他比任何人都急。眼看药坊的药供不上,以后的生意怎么做?

    “效儿,你亲自带人,再次走一趟岭南山的陈家药庄,再准备一批药。”

    罗晋三看着罗效道。说完,罗晋三又看着自己的三儿子罗同,道:“同儿,你跟着你大哥,一起走一趟陈家药庄,顺便把此事查清楚!”

    “是(是)!爹!”

    罗效和罗同齐声应道。罗效看向了罗同,脸色甚是不快,就这么点小事,他爹派他一个人就够了,干嘛还要让罗同跟着他?一直以来,他爹只看好罗同,不看好他。

    罗效一直都想表现自己,他是大哥,要是被人说他不如罗同,他的面子往哪放?

    “轰!!!”

    罗晋三一拍椅子扶手,厉声道:“我不管他是谁!敢杀我罗家的人,我定要叫他血债血偿!!!”

    所有人看着罗晋三,不敢说话。

    偌大的客厅再次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