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5章 罗家兄弟
    天已黑,月黑风高,又是一个冷冽的夜晚。

    祁阳都尉府,邪无风在客厅静静地坐着,客厅昏黄的烛火在不停地跳动着。王楠恭恭敬敬的站在邪无风的跟前。

    “人准备好了吗?”

    邪无风看着王楠,问道。

    “大人,准备好了!人已经被周子欢带到五岭山,就等着罗家的人出现呢!”

    王楠看着邪无风,道。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看着王楠,继续问道:“廖家那边呢?”

    “廖家那边也准备好了。大人放心,保证万无一失。”

    王楠轻声地道。想到邪无风的手段,他就心底发寒。不过,他不得不佩服邪无风的手段,此事若是成了,他们就能把劫杀罗家商队的事完完全全地转嫁给廖家。

    但是,廖家跟罗家本就不和,邪无风的这一手是要整死廖家呀!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

    王楠看着邪无风,虽然跟邪无风相处了多日,但只要看到邪无风笑,他就发慌。

    “好了,出去吧!”

    邪无风挥了挥手,道。

    “是,大人!”

    王楠应道。然后退了出去。

    “咳,咳咳咳......”

    王楠走后,邪无风轻微地咳嗽了起来。脸色有一点点苍白,邪无风看着放在一旁的医书,这是从廖家书店买的医术,柳素素已经从医术里找到了有关“纯阳罗刹体”的资料。

    不过,医书上写的,跟他知道的一模一样。凡是“纯阳罗刹体”之人,即便不是练武之人,寿命也很难过五十。如果练武,寿命肯定不到三十!

    他现在才十八,他已经感觉到了纯阳罗刹炁在反噬他的身体。这跟他最近炼炁太频繁,修为精进太快有关。

    邪无风很清楚,以这样的速度下去,他很难活过一年。但是邪无风不甘心,他不相信这个纯阳罗刹体是个不治之症!他想要的,才刚刚开始,要他放弃,那绝对不可能!

    邪无风抚摸着医书,喃喃地道:“难道老天真的要这么待我吗?可是,我不信天!”

    邪无风看向了跳动的烛火,眼神更加坚定,凛冽。今晚过后,他要把祁阳城搅得天翻地覆!

    ......

    五岭山,依旧是那条通往祁阳城的小道。前方的破庙已经毁了,被压在破庙下的罗家人尸体,已经被罗家人运走了。

    破庙没了,便没了歇脚的地方,而此处刚死过人,冷风吹过,吓得罗家人瑟瑟发抖。胆小的更是左右看着,生怕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罗效骑着马,走在最前面,罗同骑着马在最后面。罗效的脸色非常难看,这次出来,他的风头又被罗同抢了。跟陈家人谈生意的时候,全是罗同一个人在说,他爹罗晋三把要交代的事只跟罗同说了,他毫不知情,甚至不知道他爹还准备了亲笔信。

    当时看到罗同从怀里拿出他爹的亲笔信,罗效好想一脚把罗同踹飞。这样的事为什么不跟他说?他眼中还有他这个大哥吗?

    其他的药物还好说,但炼炁散弥足珍贵,为祁阳武学堂准备的炼炁散数量庞大,陈家药庄需要提前准备。这次事出意外,他们需要陈家药庄周转一下炼炁散,若无他爹罗晋三的亲笔信,陈家不一定会给他们罗家周转炼炁散。

    罗同跟陈家家主谈的生意,也把生意谈妥了。

    想着,罗效的脸色就更加难看。罗效停下了马,转头看着身后的罗家人,沉声道:“都他娘的给我瞪大了双眼,这批药是祁阳武学堂的物资,再弄丢了,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趟物资绝对不能再丢了,再丢的话,退还祁阳武学堂的定金是小事。关键是失去了这桩生意,这对他们罗家来说,影响非常大!他们罗家药坊的生意,一半以上的利润是从祁阳武学堂赚来的,赚的可是官府的钱!这年头,没有什么钱能比官府的钱更好赚!

    对于这桩生意,祁阳城的其他家族都在虎视眈眈地看着,谁都想分一块这样的肥肉。

    “知道的!大公子!”

    罗家的人纷纷应道。

    护送这趟物资的不再是罗家普通的家丁,这拨人全是练武之人,全是罗效精挑细选出来的。但是,罗效花了这么大的功夫,这次的风头还是被罗同抢了!

    “走过前面的破庙,停下歇息一阵子,然后继续赶路,争取在天亮之前赶回祁阳城。”

    罗效看着众人,道。

    “是,大公子!”

    众人纷纷应道。但心里叫苦不迭:已经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还要连夜赶路,就算我们是练武之人,但身体不是铁打的呀!

    就在这时,罗同骑着马来到了罗效的跟前,看着罗效,道:“大哥,已经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就在前面歇息一晚,就算兄弟们承受得了,马也承受不了!有大哥和我在,这帮畜生绝对不敢再来。”

    罗同的一番话说出了罗家人的心声,但周围却没有敢附和。罗效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在整个罗家是上下皆知的事。所以,在整个罗家,没有人喜欢跟罗效一起做事。

    “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做事吗?!!!”

    罗效看着罗同,沉声问道。

    “小弟不敢!”

    罗同连忙道。

    “呵,呵呵......”

    罗效看着罗同,冷冷地笑了笑,道:“不敢?你有何不敢?你何时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大哥言重了!”

    罗同看着罗效,不卑不亢地道:“如果大哥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气,那不是小弟的意思,是爹的意思。”

    罗同把锅甩给了罗晋三,罗效要想撒气,可以去找罗晋三。但前提是,他得有那个胆量!

    罗效冷冷地看着罗同,眼角跳了跳,冷冷一哼,调转马头,离开了。

    罗效走开后,罗同身旁的家丁,叫苦道:“三公子,我们还能继续走,但马是真的走不动了!马一旦倒下了,更加影响我们赶路。”

    相比目中无人的罗效,罗同更加平易近人,罗家的人更喜欢跟罗同一起出来做事。

    “再往前走一阵子。”

    罗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