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6章 廖家干的
    一身黑衣的周子欢带着七个人,在上次埋伏罗家商队的小山上静静地看着。这次他带来的七个人,都是他精挑细选的,修为不一定非常高,但脚下的功夫肯定一流。

    周子欢身旁放着一个麻袋,麻袋很大。

    这是邪无风第一次给他单独的任务,他一定要做好!他以后能不能留在邪无风的身边,能不能得到邪无风的重用,就看这次的任务!而且他很清楚,如果他不能留在邪无风的身旁,他只有一个下场——死!!!

    下面罗家的商队已经到了的破庙旁,周子欢看着身旁的王松,轻声地道:“放出来,弄醒他!”

    “嗯!”

    王松点了点头。连忙把麻袋打开,里面是一个穿着黑衣的人,跟他们的着装一模一样。

    王松在黑衣人的脖子上掐了一下,黑衣人悠悠地醒了。

    廖德水悠悠地醒了,他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在骑马,马颠簸的厉害,颠得他想吐,可是他吐不出来。他好难受。

    周围好黑,还有几个穿着黑衣的人正看着自己,廖德水一惊,刚要说话。

    周子欢把一把刀塞到了廖德水的手中,沉声道:“冲下去!!!”

    廖德水看着周子欢,愣住了,不明所以。周子欢蒙着面,他根本不知道周子欢是谁。而且他的脑袋懵懵的,感觉还像是在梦里。

    周子欢把廖德水从地上拖了起来,一脚踹在了廖德水的屁股上。

    “啊!!!”

    廖德水吓得大叫了一声,抱着刀,向下面的罗家商队冲去。

    “廖德水!快回来!是罗效,我们打不过!!!”

    就在这时,王松捏着嗓子叫道。

    廖德水身子不受控制地向下冲去,根本不明所以。他记得他在王翠那里吃饭,吃完了,他本想跟王翠“嘿咻嘿咻”两下,爽一爽,怎么就睡着了?

    “散!!!”

    周子欢道。

    “廖德水!!!”

    王松又捏着嗓子叫了一声。

    接着,周子欢几人纷纷散开,向四周跑去。周子欢几人没有一起跑,是想给下面的罗家人制造假象,他们来了很多人。

    看到廖德水从山上冲下,罗同大惊道:“有劫匪!抄家伙!!!”

    “哐当,哐当,哐当......”

    罗家人连忙从马车下面的抽出了刀。

    “哐当”一声,刀光闪过,罗效从马上飞起,一刀砍向了冲下来的廖德水。

    “大哥,留活口!!!”

    罗同大叫道。

    “不用你教我!!!”

    罗效沉声道。手中的刀一转,转成刀背狠狠地砸向了廖德水的脑袋。

    廖德水的脑袋还是懵的,而且罗效的刀很快,他根本躲不了。“轰”的一声,廖德水的脑袋被罗效的刀背砸中了,廖德水愣住了。接着,廖德水跪在了罗效的跟前。

    “轰!!!”

    罗效一脚踹飞了廖德水。“轰”的一声,廖德水撞在倒了的破庙上,“噗嗤”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更懵了。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浑身的疼痛告诉了他,他被人打了!

    “抓住他!!!”

    罗效指着廖德水叫道。叫着,他化作了一道黑影,向不远处的小山上掠去。

    罗效赶到山上的时候,周子欢等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轰!!!”

    罗效一刀砍在了身旁的石头上,石头碎了。

    “混蛋!!!”

    罗效骂道。

    罗效转身向山下掠去。罗效来到了廖德水的身旁,一把抓住了廖德水的头发,把廖德水的脑袋抬了起来。

    廖德水的脑袋被罗效的刀背砍了一下,已经血流如注,血顺着廖德水的脸,从他的下颚流下。

    “擦干净他的脸!!!”

    罗效沉声道。

    一个罗家家丁上前,用水倒在了廖德水的脸上。

    “啊——啊——”

    被冷水清醒了一下,廖德水总算反应过来了,大叫了起来。

    廖德水看向了周围的人,映着周围的火光,只见周围人全都一脸凶恶地盯着他。

    廖德水看向了罗效,大惊道:“罗大公子!!!”

    廖德水自然认识罗效,在祁阳城内,不认识罗效的人不多。

    “你认识我?”

    罗效看着廖德水问道。廖德水认识罗效,但罗效不认识廖德水,廖德水虽然不是廖家的家丁,但只是廖家的旁支,是个小人物。

    罗效看着周围罗家的人,沉声道:“他是谁?你们谁认识他?!!!”

    “是廖德水,廖家的人!”

    一个家丁道。

    刚刚只要有耳朵的人,都听到了有人在叫廖德水的名字。

    “廖家的人!是廖家的人!!!”

    罗效道。双眼瞬间红了,罗效把刀架在了廖德水的脖子上。

    “大哥,不能杀他!!!”

    罗同看着罗效,连忙道。

    “不用你教我!!!”

    罗效看着罗同,吼道。紧接着,“轰”的一声,罗效一脚把廖德水踹在地上。

    “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廖德水吓得大叫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来了这里?

    “打断他的双腿!带回去!!!”

    罗效指着廖德水,沉声道。此事已经明了,刚刚的小山上,起码有数十个廖家的人!就是廖家劫杀了他们罗家的商队,幸好这次是他亲自带队!

    “大公子,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廖德水看着罗效哭着叫道。他被吓到了,他被吓坏了。

    罗家上来四个家丁,把廖德水摁在了地上。

    “啊——啊——”

    廖德水吓得挣扎了起来,大哭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吃饭来着,我不知道......”

    两个罗家的家丁抓起了一旁的石头,狠狠地砸向了廖德水的双腿。

    “不要!不要啊!!!......”

    廖德水吓得大叫道。但他的叫声是那么的无助。

    “轰!轰!!!”

    接连两声,廖德水的双腿变了形。

    “啊——啊——”

    廖德水惨叫了起来,凄惨的声音震彻了整个山谷。他不知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轰”的一声,罗效一脚踢在了廖德水的脑袋上。廖德水脑袋一歪,不叫了,晕了过去。

    罗效看着身旁的罗十七,道:“罗十七,你快马加鞭,立马把这里的事报告给父亲!”

    “是!大公子!”

    罗十七连忙应道。

    “大哥,此事不简单呀!我们是不是要查清楚,再报告给爹?”

    罗同看着罗效,道。

    “你眼瞎了吗?!!!”

    罗效看着罗同,沉声喝道。罗效指着地上的廖德水,对着罗同,唾沫横飞地叫道:“这是廖家的人,你不知道吗?刚刚山上起码还有二十个廖家的人,他们想干嘛?你不会用脑子想吗?如果这次货资被劫了,收获最大的就是廖家!他们一直想挤掉我们罗家的药坊,难道你不知道吗?!!!”

    罗同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罗十七看着罗同,在等待罗同的意思。罗效转头看着罗十七,沉声喝道:“你聋了吗?还不走?!!!”

    罗同看着罗十七,微微点了点头。

    罗十七连忙转身,翻身上了马。

    罗同和罗十七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罗效的双眼。一股怒火冲上了罗效的脑门,罗效的额头青筋暴起。

    “啪!!!!!”

    罗效一巴掌甩在了罗同的脸上,吼道:“还傻站着干嘛?!!!”

    罗效这含恨而发的一巴掌可不轻,罗同直接被打懵了。其他人也全都被罗效这一巴掌给吓到了。

    罗同雪白的脸瞬间肿了,嘴角出了血。

    罗同缓了片刻,捂着自己的脸,看着罗效,愤怒地叫道:“你打我?!!!”

    “长兄为父,打你怎么了?!!!”

    罗效看着罗同,沉声道:“你没脑子,该打!!!”

    别说打,这一刻罗效都想杀了罗同。他才是罗家的大公子,罗家这些人做事凭什么不听他的话?凭什么要看罗同的脸色?都把他当什么?!!!

    罗同死死地盯着罗效,从罗效的眼中,他看到了恨意。他和罗效虽然是兄弟,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有各自的娘,从小到大,谁都不会管谁。而今天,罗效竟然敢打他!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罗效看着罗同,沉声道。

    “哼!!!”

    罗同冷冷一哼,转身离开了。罗效没脑子,做事鲁莽,但罗同心性比较沉稳,知道现在跟罗效闹起来,对谁都不好!

    罗效看向了罗家的其他人,其他人吓得纷纷向后缩了缩。罗效平日里便嚣张跋扈,经常拿他们这些手下出气。只是让人没想到,他竟然敢拿罗同出气!要知道,罗同可是他们家的老爷罗晋三最喜欢的儿子。

    罗效骑上了马,廖德水被拖上了马车。罗同捂着脸,恶狠狠地盯着前面的罗效。

    “你这个废物!敢打我,等我坐上了家主,我就把你废了,赶出罗家!!!”

    看着罗效,罗同恶狠狠地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