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7章 罗廖对峙
    已经到了后半夜,外面的天更黑了,今夜风很大,非常的不平静。就像今夜的祁阳城,注定不会平静。

    “哒,哒,哒哒哒......”

    邪无风坐在椅子上,右手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静静地看着前方跳动的烛火。

    柳素素站在邪无风的身旁,不停地打着哈欠,她不知道邪无风想干嘛,夜都这么深了,为何不歇息?

    邪无风睡不着,而且他今晚注定无法睡着。

    “时间差不多了吧!”

    邪无风喃喃地道。

    邪无风的话音刚落,外面跑过来一个卫兵,看着邪无风,慌慌张张地叫道:“大人,周大人有事找您!”

    卫兵的话音刚落,祁阳城通判周傅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看着邪无风,叫道:“邪都尉,大事不好了!刘大人让你赶快带人前往廖府,罗晋三带着罗家的人已经包围了廖府,刘大人已经带人赶过去了!”

    邪无风看着周傅,问道:“周大人,如此慌张,所为何事?”

    “老夫暂时也不知呀!刘大人的命令,邪都尉还是快点赶过去吧!”

    周傅看着邪无风,道。

    “好的,周大人!”

    邪无风应道。周傅是祁阳通判,官拜副四品,比他高。不过通判是个文职,不带兵,不管事,只做一些文案工作。今年祁阳武学堂年考的主考官就是他。

    邪无风看着屋里的卫兵钱三道:“钱三,去把所有人叫起来,都尉府门前集合。”

    “是!大人!!!”

    钱三连忙应道。钱三跑了出去。

    邪无风看向了柳素素,周傅也看向了柳素素,有些差异。他在祁阳武学堂里见过柳素素,知道柳素素是楚霸成的女人。像柳素素这样柔柔弱弱的大美人,见过一眼,便很难忘记。

    “素素,你先进屋休息。”

    邪无风看着柳素素,道。

    “是,少爷!”

    柳素素应道。柳素素看向了周傅,道:“周大人,小女子告退!”

    说完,柳素素欠了欠身,转身离开了。她毕竟出身名门,不会失了礼节。

    “这......”

    周傅看着邪无风,很不解。想问,但又不好问。

    “走吧!周大人。”

    邪无风看着周傅,道。

    周傅转头看了柳素素一眼,跟着邪无风出去了。他很想知道,柳素素明明是邪无风的师娘,怎么会在祁阳都尉府里服侍邪无风?不过这是邪无风和楚霸成的家事,他不好过问。

    邪无风和周傅来到前院的时候,所有的卫兵已经被叫醒,一边跑着,一边穿衣服。随着邪无风和周傅来到都尉府的大门口,所有卫兵已经拿上了刀枪,站得整整齐齐。除去守夜城的一百多名卫兵,剩下的三百多名卫兵全在这里了!

    周傅看着,甚是惊奇。据他所知,都尉府的卫兵懒散惯了,现在手脚怎么变得如此麻利了?

    这些天,这些卫兵在邪无风的调理下,已经完全换了模样。懒散的卫兵都被邪无风赶回了家。

    “走!前往廖府!”

    邪无风道。说着,邪无风带头小跑了起来,周傅连忙跟在邪无风的身后。

    三百多名卫兵整齐划一地跟在邪无风和周傅身后。

    周傅小跑了片刻,冲邪无风摆了摆手,上气不接下气,道:“邪,邪都尉,你先赶过去,我,我稍后跟上。”

    “周大人小歇片刻,我先赶过去。”

    邪无风看着周傅,道。

    “是,是!”

    周傅点头道。他是个文人,而且年纪大了,体力不行了。

    不再管周傅,邪无风带着卫兵向廖定山的廖府赶去。这在邪无风的意料之中,所以他没睡,他算准了道台大人刘瑾肯定会派人过来叫他带兵赶往廖家。

    道台府的府衙不过几十人,整个祁阳城最大的兵力就在都尉府。若是罗家和廖家打起来,这两家少说也有几百人!光靠道台府的几十个府衙根本阻止不了。

    其实,邪无风道是希望罗家和廖家打起来,最好打得你死我伤,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就是要把祁阳城搅得天翻地覆,因为只有浑水才能摸到鱼!

    邪无风赶到廖家的时候,廖家大院已经被黑压压的人群围住了。邪无风还是小瞧了罗家,光罗家便有数百人,个个手持刀剑,虎视眈眈地盯着廖家大院。

    廖家的大门口,廖定山和廖定海静静地站着,两人手中拿着剑,但剑并未出鞘。廖定山和廖定海身后站着廖家的人,廖不凡也在其中。

    廖定山和廖定海前方三丈处,罗晋三手持大刀静静站着,冷冷地看着廖定山和廖定海,刀并未出鞘。双方虽然对峙着,但并没有刀剑相向。

    “光打雷,不下雨呀!”

    看着廖定山和罗晋三,邪无风心中想到。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罗家不会对廖家动手,毕竟廖家不是那么好欺负。

    “哎呀,大家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刘瑾看着罗晋三,劝道。

    邪无风向刘瑾走了过去,看着刘瑾,抱拳道:“大人!”

    “邪都尉,你来了呀!”

    刘瑾道。看向了邪无风身后的三百多名卫兵,刘瑾心里踏实多了。

    这可什么事呀!睡得好好的,听手下说罗晋三带着罗家人围堵了廖家的府邸,可把他吓坏了。这些年,他一直在祁阳城几大家族中来回周旋,就怕出什么岔子。

    他把祁阳武学堂药资的生意给了罗家,就是为了稳住罗家,他的妹妹嫁给了徐家,徐家倒还好说,柳家的话,有镇南王的香王妃撑腰,没有人敢得罪柳家。他最怕的就是罗家和廖家,这两家关系一直不和。今年祁阳武学堂年考,他本意把空缺的祁阳都尉一职给廖不凡,却跑出来一个邪无风,把此事搅黄了!

    此事一黄,罗晋三便带人包围了廖家,这是在干嘛呀!他身为祁阳道台大人,就是希望在他的管理下,各个大家族能和和睦睦,一起发展,这证明了他的能力,为他将来升官发财打下基础。

    其实,刘瑾不想让邪无风做都尉,但万胜州通判魏通钦点了邪无风为祁阳都尉,他不敢不从呀!

    “哎呀,大家都把刀剑收起来,有话好好说。”

    刘瑾看着罗晋三,道。这些年,罗家发展越来越快,罗晋三修为极高,罗家俨然已经成了祁阳城最大的家族。所以,他要稳住罗晋三。

    刘瑾不想任何一家成为老大,但有些事他控制不了!罗晋三做事越来越霸道,很多时候,都不把他这个道台大人放在眼里。但他除了稳住罗晋三,没有任何的办法。

    “刘大人,廖家截我罗家商货,杀我罗家的人。刘大人,你可得为罗某人做主呀!”

    罗晋三看着刘瑾,道。语气相当霸道。他愿意给刘瑾三分面子,不是因为刘瑾是道台大人,而是因为刘瑾身后有祁阳武学堂。祁阳武学堂内高手如云,这才是他给刘瑾三分面子的原因。

    “罗家主,你血口喷人了吧!!!”

    廖定山看着罗晋三,沉声道。

    “哈哈哈......”

    罗晋三大笑了起来,看着廖定山,道:“廖家主,我罗某人血口喷人?你们可知你们抢劫的物资是今年祁阳武学堂的开学物资,大部分是炼炁散?”

    “罗家主,荒谬!!!我们何时抢了炼炁散?”

    廖定山沉声道。莫名其妙,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罗晋三便带人围堵了他们廖家大院,还一口咬定他们廖家抢了他们罗家的商队,杀了他们罗家的人。

    是的,这些年廖家一直被罗家压着,一直想出头。但抢劫祁阳武学堂开学物资这种事,他们廖家做不出来!这事一旦做了,就得罪了整个祁阳武学堂,对他们廖家非常不利。他廖定山有脑子,不会干出这种蠢事!

    “哎呀,罗家主,祁阳武学堂的物资被抢了?此事为何不跟本官说?!!!”

    刘瑾看着罗晋三,大惊道。

    “罗某人不想打扰刘大人,罗某人已经派两个犬子前往了岭南山陈家药庄,再购一批药。这损失的金钱,罗某人认了,但廖家千不该万不该杀害我罗家十七条人命!此事,我罗某人定要讨回公道!!!”

    罗晋三看着刘瑾,沉声道。

    “哎呀,罗家主,此事你应该跟本官说呀!十七条人命可不是小事,杀人偿命呀!得交给官府呀!”

    刘瑾看着罗晋三,道。

    “刘大人,这是罗家的家事,罗某人自能处理,不麻烦刘大人费心了!!!”

    罗晋三看着刘瑾,沉声道。语气越来越不善。

    刘瑾看着罗晋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邪无风走到了刘瑾的身旁,看着罗晋三,笑道:“罗家主,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整个祁阳道都在刘大人的管辖下,你们罗家人只要是在祁阳道内死的,刘大人就有权管。什么叫你们罗家的家事?皇天之下,莫非王土?”

    罗晋三看着邪无风,沉声喝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呵,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罗晋三,笑道:“罗家主的口气还真是大呀!‘本官’不才,也是祁阳都尉,敢问罗家主官拜几品,敢这么跟‘本官’说话?!!!”

    邪无风把“本官”二字说得异常重,意在提醒罗晋三,他是官,而他罗晋三什么都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