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8章 栽赃嫁祸
    罗晋三冷冷地看着邪无风,眼中是凌厉的杀气。一个小小的都尉敢在他的面前跳,真是不知死活!但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他不能直接杀了邪无风。

    就在这时,王楠走了过来,看着邪无风,轻声地道:“大人,小人来了。”

    看到邪无风正面对刚罗晋三,王楠心里特别虚。他实在看不透邪无风这个人,什么事都敢做,而且总是出人预料。

    “嗯!”

    邪无风点了点头。

    邪无风看着罗晋三,道:“罗家主无非是想查清楚罗家的商货是否被廖家劫取,查清楚罗家的人是否被廖家所杀,此事很简单。罗家主只要带着几个人进廖家府邸查一查,何须如此大动干戈?”

    “邪都尉所言甚是!所言甚是!”

    刘瑾连忙附和道。刘瑾看向了邪无风,突然觉得邪无风很会做事,刚刚罗晋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薄了他的面子,还好邪无风站了出去来,把面子挣了回来。

    邪无风不管罗晋三是否同意,看着廖定山和廖定海,道:“两位廖家主,你们意下如何?我和刘大人愿意陪同罗家主一起进去查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呀!”

    邪无风的这番话,廖定山和廖定海自然不好拒绝。拒绝了,岂不是说明了他们心里有鬼?

    邪无风这么说,也卖给了罗晋三面子,说明他不是站在廖家那边,只是站在官场上,作为一个官,想把此事查清楚。

    “邪都尉说的没错,廖家主,可敢让罗某人进去搜查一番?”

    罗晋三看着廖定山和廖定海,问道。

    廖定山和廖定海相视一眼,廖定山点了点头,道:“好!罗家主可要好好查!”

    如果没有邪无风和刘瑾,廖定山和廖定海绝对不会允许罗晋三踏入他们廖家半步。但邪无风已经这么说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们只能同意。

    廖不凡看着邪无风,双眼快要喷出火。这祁阳都尉一职本是他的,今晚又被邪无风抢了风头!

    周傅赶了过来,接着在邪无风、刘瑾和周傅的陪同下,罗晋三带着一波人进了廖家。罗晋三让人搜查廖家大院,因为有邪无风三人看着,罗晋三也不好让罗家的人把廖家大院搅得天翻地覆。

    罗晋三看着邪无风,不再那么讨厌邪无风,毕竟邪无风刚刚那番话给足了他面子,也让他进入了廖家。

    罗家的人在廖家大院里搜寻了一番,不过什么都没有找到。罗家人来到了罗晋三的跟前,恭恭敬敬地站着。

    罗晋三的脸色不好看了,罗晋三看着刘瑾,道:“刘大人,廖家有的可不仅是廖家府邸。”

    罗晋三的意思是,廖家人可能把罗家的物资藏在了廖家其他的地方。

    “罗家主,你此话什么意思?你查也查了!你真当我们廖家好欺负吗?!!!”

    廖定海看着罗晋三,沉声道。

    “廖家主,消消气,罗家主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只要廖家没有劫取罗家的商货,还怕罗家主搜查吗?”

    邪无风看着廖定海,笑道。

    “你——”

    廖定海看着邪无风,怒道。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片刻,廖定海沉声道:“如果什么都查不到,又当如何?我们廖家没那么好欺负吧?”

    “如果什么都查不到,明日罗某人定当亲自登门谢罪!”

    罗晋三看着廖定海,道。

    “也算我一个!”

    邪无风看着廖定海,道:“毕竟此言出自我的口中。”

    听邪无风这么说,刘瑾伸手拍了拍邪无风的肩膀,甚是赞赏。如果没有邪无风,此话本应该他来说,但他毕竟是祁阳道台大人,他如果登门谢罪,道台大人的面子何在?威严何在?

    “真没想到此子办事如此机灵,给足了罗晋三面子,也给足了廖家人面子。不错,不错呀!”

    刘瑾看着邪无风,心中想到。

    “好!!!”

    廖定海点头道。邪无风和罗晋三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拒绝吗?

    罗晋三伸手拍了拍邪无风的肩膀,笑道:“不管事情如何,明日我请邪都尉和刘大人吃酒。”

    在罗晋三看来,邪无风的两番言语都是在帮他,他再对邪无风冷言冷语,就真的过分了!

    “呵呵,谢谢罗家主的好意,我们还是先办正事。”

    邪无风笑道。

    接着,邪无风等人出了廖家大院。

    廖定山和廖定海带着邪无风和罗晋三等人去了廖家的药坊。一大群人来到了廖家的药坊,廖定海上前敲响了药坊的房门。

    过了片刻,药坊的门打开了,药坊的掌柜的廖定文亲自开的门。

    看到是廖定山和廖定海,廖定文吓了一跳,连忙叫道:“老爷!”

    “嗯!”

    廖定海点了点头,道:“带我们进去看看。”

    门开了,罗晋三挥了挥手,罗晋三身后的罗家人连忙进了药坊,进了后院。

    廖定文傻傻地看着,不明所以。

    罗家人刚进后院没多久,便传来了大叫声:“老爷,找到了!找到了!!!”

    听说找到了,罗晋三连忙向药坊后院走去。而廖定山和廖定海大惊,连忙跟了过去。

    邪无风微微笑了笑,也跟了过去。

    廖家药坊的后院里,放着好几个大箱子,用油布盖着。此刻,油布已经被揭开,里面的大箱子露了出来,映着火把的光,一眼便能看到箱子上的印着大大的“罗”字。

    罗晋三指着大箱子,转头看着廖定山和廖定海,沉声道:“廖家主,你们廖家的药箱上印着‘罗’字吗?!!!”

    廖定山和廖定海大惊,这是怎么回事?罗家的药箱怎么会在他们廖家的药坊里?

    廖定山和廖定海看向了廖定文。廖定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肯定出大事了!廖定文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大叫道:“老爷,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油布下放的明明是我们廖家的药物,怎么,怎么......”

    “哎呀,怎么会这样?!!!”

    刘瑾大惊道。

    “呵,呵呵!”

    罗晋三冷冷地笑了笑,看着廖定山和廖定海,沉声道:“廖家主,你们是不是要给罗某人一个合理的说法?!!!”

    “罗家主,先息怒!这件事定然不是我们廖家所为,定然是有人要陷害我们廖家。”

    廖定山看着罗晋三,道。言语没有刚刚那么犀利了,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在证据确凿,他不好狡辩。

    “呵呵,廖家主还真是会说呀!”

    罗晋三看着廖定山,笑道。

    “罗家主,请息怒!此事我们廖家肯定会给罗家一个交代!”

    廖定山看着罗晋三,道。说完,又补充道:“罗家主,你不妨想一下,如果我们知道此事,又怎么会带罗家主前来调查?”

    听廖定山这么说,罗晋三皱了下眉头。他不傻,从廖定山和廖定海的举动看,廖定山和廖定海确实不像知情的样子,但这并不能说明此事跟廖家没有关系!

    廖定文听到廖定山这么说,真心吓坏了。廖定山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作为药坊的掌柜的,是不是应该知道自己看管的药坊里为什么会出现罗家的药?

    “是,是啊!罗家主,先别急,此事还要调查。”

    刘瑾看着罗晋三,连忙道。

    “好!我给你们调查的时间!你们廖家必须给我们罗家一个说法。”

    罗晋三道。说完,罗晋三冷冷地补充了一句:“否则,你们廖家人杀我们罗家人十七人,我们罗家定会杀你们三十四人!!!”

    罗晋三的话可把刘瑾吓坏了,这打打杀杀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罗晋三冷冷地看了廖定山和廖定海一眼,拂袖转身离开了。他不怕廖家飞了,如果廖家查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便前往廖家府邸,杀廖家三十四人,让他们血债血偿!!!

    邪无风笑呵呵地看着罗晋三离开。

    王楠看着邪无风,邪无风嘴角淡淡的笑意一直未退,让他心底发寒。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正是此刻扮演好人的邪无风!

    王楠很庆幸,庆幸自己跟邪无风站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