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9章 人证物证
    “听说了吗?出大事了,昨天晚上罗家家主罗晋三带人包围了廖家的大院,好多的人呀,个个拿着刀剑,要不是道台大人刘瑾赶过去,估计要死好多人!”

    “真的吗?发生了什么事呀?”

    “听说是廖家劫了罗家的商货,还杀了罗家十几个人。”

    “杀人了?这事可大了呀!罗家和廖家不会在城里杀人吧?”

    “不好说,我敢说罗家不会咽下这口气!”

    “听说了吗?罗家和廖家打起来了!”

    “杀人了呀!廖家杀了罗家好多的人!”

    “哎呀呀,这下可完了,要天下大乱呀!”

    昨晚罗家和廖家发生的事已经在祁阳城大街小巷传开了。小到十来岁刚懂事的少年,大到七十老翁,都在议论这事。

    此刻,祁阳道台府衙,刘瑾坐在高堂上,紧皱着眉头。邪无风和周傅站在刘瑾身旁,高堂下面坐着罗晋三、廖定山和廖定海。高堂中站着罗效和罗同等罗家人,还趴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廖德水。

    看着廖德水,廖定山和廖定海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们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们的廖家。

    “哐当!!!”

    刘瑾一拍惊堂木,看着廖德水,沉声道:“廖德水,快说,到底是谁指使了你?!!!”

    “大人,小人,小人......”

    廖德水说着,看向了廖定山和廖定海,奄奄一息地道:“老爷,我,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哐当!!!”

    刘瑾又拍了一下惊堂木,沉声道:“廖德水,如今人证物证俱在,还想狡辩,还不如实招来,争取从轻发落?!!!”

    “大人,小人,小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小人睡着了,睡醒后,便,便出现了五岭山,小人还被罗大公子打了......”

    廖德水奄奄一息地说着。他的双腿被打断了,身受重伤,但他的脑子总算清醒了一些。

    “大人,我觉得此事很蹊跷。”

    廖定海看着刘瑾,道。

    刘瑾看向了廖定海,微微皱起了眉头。现在,人证物证都在,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此事跟廖家脱不了干系,还有什么蹊跷?他倒也希望有蹊跷!他真心不想看到廖家和罗家闹起来。

    “呵,呵呵,蹊跷?廖家主,你觉得还有什么蹊跷?”

    罗晋三看着廖定海冷笑道。说着,罗晋三指着廖德水,道:“难道这个廖德水是人假扮的,不是你们廖家的人?”

    “罗家主,你先消消气。你不妨想一下,如果是有人从中做梗,挑起你我两家斗争,坐山观虎斗呢?”

    廖定海看着罗晋三,道。在廖定海看来,这种可能性最大,因为他确实没有劫杀罗家的商队!也或是他们廖家有人背着他这么做了,可谁有这胆子?

    “哈,哈哈哈......”

    罗晋三看着廖定海,哈哈大笑道:“罗家主,坐山观虎斗?你觉得你们廖家还是老虎吗?又有什么资格跟我斗?”

    “哐当!!!”

    廖定海一拍椅子扶手,站了起来,指着罗晋三。廖定海刚要发作,但被廖定山拉住了。

    “呵呵,刘大人本意把祁阳都尉一职给你们廖家,可是你们廖家也太不争气了吧?别人送到手的东西,都能弄丢了!”

    罗晋三看着廖定山和廖定海,冷嘲热讽地道。说着,罗晋三看了眼廖定山身后的廖不凡,甚是鄙视。

    罗晋三的这番言语,不带丝毫的拐弯,**裸地羞辱了廖家。同是,也把邪无风推到了刀尖浪口上。

    看到罗晋三轻蔑的眼神,廖不凡暴怒了,指着罗晋三,大叫道:“罗晋三,你说什么?你以为我们廖家真的怕了你吗?!!!”

    “啪!!!!!”

    廖不凡刚叫完,廖定山站了起来,狠狠地给了廖不凡一巴掌,沉声喝道:“没大没小!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快给廖家主道歉!!!”

    “爹!!!”

    廖不凡看着廖定山,咬牙切齿地叫道。

    “道歉!!!”

    廖定山沉声喝道。他想被罗晋三这样羞辱吗?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们廖家不利,一旦跟罗晋三闹了起来,他们廖家就坐实“杀了罗家十七人”这事。到时,没有人会站在他们廖家这边,他们廖家就彻底完了!

    还有,罗晋三大道境五重的修为,即便是他和廖定海连手,都不一定是罗晋三的对手!放眼整个祁阳城,能跟罗晋三一较高下的,只有祁阳武学堂的武堂大人沈苍云!罗家为什么这么嚣张,那是因为他们罗家现在确实有如此嚣张的资本!

    廖不凡看向了罗晋三,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罗老爷,对不起!小子不懂事!!!”

    “呵,呵呵呵......”

    罗晋三笑了笑,看着廖定山,笑道:“廖家主,你的儿子还需要好好调教呀!就他这样,拿什么跟邪都尉比?败了也是正常呀!哈哈哈......”

    罗晋三再次把邪无风推了出来。

    廖不凡恶狠狠地盯着罗晋三,又恶狠狠地看向了邪无风。他恨!恨罗晋三!更恨邪无风!若不是邪无风抢了他的祁阳都尉,他哪里用得着受罗晋三这样的羞辱?!!!

    邪无风笑呵呵地看着,仿佛事不关己。他很清楚罗晋三为什么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把他拉到他们罗家的阵营。罗晋三这么做了,说明他在罗晋三心中有了地位,这是好事呀!

    “咳,咳咳......”

    刘瑾咳嗽了几声,看着罗晋三和廖定山等人,道:“罗家主,廖家主,都消消气,消消气!”

    刚刚刘瑾不说话,就是为了让罗晋三撒撒气。如果让罗晋三爆发了,那才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廖定山和廖定海再次坐下了,而廖不凡依旧死死地盯着邪无风。

    “哎,罗家主,你想一下。廖家主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廖德水真是被人打晕了,带去了五岭山,岂不是冤枉了廖德水?”

    刘瑾看着罗晋三,道。

    “大人,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

    廖德水看着刘瑾,有气无力地道。

    “本官觉得,廖德水受伤太重,需要抬下去医治。等廖德水的伤好一些了,再审此案,这期间本官会派人着力调查此案。”

    刘瑾看着罗晋三,道。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这件事缓下来,他不能直接把廖家的罪名坐实。即便此事就是廖家所为,他也希望廖定山和廖定海对此事毫不知情。

    “罗家主,此事确实有疑点!请给廖某人一点时间,廖某人一定会给罗家主一个交代!如果此事真是我们廖家人背着我和二弟所为,我廖某人定然会带人前往罗家登门谢罪!”

    廖定山看着罗晋三,抱拳道。

    “好!好!”

    罗晋三看着廖定山,点了点头,道:“既然廖家主都这么说了,罗某人自然要给廖家主面子!廖家主,罗某人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廖家主不来罗某人家中,罗某人定然登门拜访!!!”

    “谢谢罗家主!”

    廖定山谢道。

    “好,好,三天,三天!本官也会尽快查个水落石出。”

    刘瑾连忙打圆场,道。说完,刘瑾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邪无风,道:“邪都尉,你暂时先放下手中的事案,极力调查此案。”

    “是,大人!”

    邪无风应道。

    “没有其他的事,罗某人先行告退。”

    罗晋三道。说完,罗晋三站了起来,看向了刘瑾,道:“刘大人,昨晚罗某人说过请大人吃酒的事?”

    “哎呀,罗家主,闹出了这样的事,本官忙得很,实在难以抽出时间,谢谢罗家主的好意了!”

    刘瑾连忙道。刘瑾在官场混了多年,深知罗晋三的这顿酒不能吃,起码现在不能吃!

    罗晋三看向了邪无风。

    “罗家主的好意,无风不敢拒绝。”

    邪无风看着罗晋三,笑道。

    “好,今晚本家的通宝酒楼,罗某人恭候都尉大人!”

    罗晋三道。说完,罗晋三转身离开了。

    大堂内的罗家人连忙跟在了罗晋三的身后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