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0章 罗家鸿门宴
    剩下的廖家人看着邪无风,双眼快要喷出火来。邪无风答应了罗晋三一起喝酒,那就意味着从此以后,邪无风会是罗家的人!

    刘瑾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邪无风的肩膀,轻声地道:“替本官好好招待罗家主。”

    “是,大人!”

    邪无风应道。

    在刘瑾看来,邪无风实在太会做事了!他不能参加罗晋三的酒宴,但邪无风绝对不能跟他一样拒绝罗晋三,这么多人看着呢,那就是在打罗晋三的脸!所以,邪无风做的很好,邪无风过去,给了罗晋三面子,不仅让罗晋三有台阶下,他也有台阶下。

    但是,刘瑾也清楚,一旦邪无风吃了罗晋三的这顿酒,邪无风将会成为廖家人的眼中钉。不过无所谓了,从邪无风抢了廖不凡的祁阳都尉一职开始,邪无风已经是廖家人的眼中钉了!

    相比心性不够成熟的廖不凡,刘瑾现在更加看好会做事,心性成熟的邪无风。

    如果刘瑾知道现在让他焦头烂额的局面都是出自他看好的邪无风之手,不知道他又该如何想?

    “大人,我们先告辞了!”

    廖定山看着刘瑾,抱拳道。

    “廖家主,你们也速速回去调查一番。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呀!”

    刘瑾看着廖定山,道。

    “是,大人!”

    廖定山道。刘瑾的言外之意,廖定山自然明白,就是说,他们廖家人中有清有浊,要他把浊的人交出来,给罗家一个交代!

    廖定山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廖德水,又看向了刘瑾,道:“还请大人照顾一下廖德水。”

    “会的!”

    刘瑾道。

    接着,廖定山带着廖家人离开了,把廖德水留下了。

    “老爷!救我!救我!......”

    廖德水奋起全身的力气叫着。廖德水见廖家人要把留下,吓坏了。

    廖定山没有理会廖德水,他知道,廖德水现在是犯人,他无法带廖德水离开。他要强行带廖德水离开,反而让人生疑。

    廖不凡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地瞪了邪无风一眼。他们廖家不一定斗得过罗家,但整死一个毫无后台的邪无风,还是轻而易举!

    廖家人走后,刘瑾又拍了拍邪无风的肩膀,道:“邪都尉,今晚酒宴上,替本官劝劝罗家主,此事确实有几分蹊跷。”

    “会的,大人!”

    邪无风应道。

    “好了,忙了一天一夜了,你先回去歇息,好好准备今晚的酒宴。明日有时间的话,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案子,毕竟是十七条人命,我们必须给罗家一个合理的说法。”

    刘瑾看着邪无风,道。

    “是,大人!”

    邪无风应道。

    “好了,回去吧!”

    刘瑾挥了挥手,道。

    “大人,下官先行告退!”

    邪无风抱拳道。接着,邪无风带着王楠出了道台府衙。

    出了道台府衙后,邪无风微微笑了笑。刘瑾做人非常圆滑,但在他看来,刘瑾这个道台大人当的很窝囊。他若是道台大人,那整个祁阳道内,他说什么,就得是什么!!!

    王楠跟在邪无风的身后,不敢说话。他不太理解邪无风为什么要答应罗晋三的宴请,要知道罗家的十七条人命是他们杀的。换做是他,他绝对没有参加罗晋三宴请的胆量!

    邪无风回到了都尉府,柳素素为邪无风准备了热水。邪无风洗了把脸,便上床休息了。

    柳素素轻轻地揉捏着邪无风的脑袋,直到邪无风睡着。

    邪无风一觉睡醒,天刚好黑了。邪无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上了一件崭新的蓝色长袍,邪无风带着王楠出了都尉府。

    通宝酒楼,位于祁阳城正中心,祁阳城内最大的酒楼,通宝酒楼附近的所有产业都是罗家的产业。通宝酒楼前的通宝街,寻常百姓根本进不了通宝街,因为街道两头有罗家的人看守,能走在这条街上的人,大都是衣着光鲜之人。

    通宝街到了晚上更为繁华,街道两旁,灯红酒绿,莺莺燕燕,是富家子弟最佳的娱乐和消费场所。罗家这些年发展迅速,跟这条通宝街关系甚大。

    邪无风还未靠近通宝酒楼,便看到了酒楼内灯火通明,载歌载舞。

    王楠跟在邪无风的身后,轻声地道:“平日里,小人都进不了这条通宝街,今日借了大人的光,进来观光一番。”

    “呵呵,王卫统不要急,迟早有一天,你可以住在这通宝街。”

    邪无风笑道。

    “小人不......”

    王楠本想说“小人不是那个意思”,但想了一下,连忙改口,道:“小人期待那一天!”

    王楠以前做个都尉府的卫统,整天混吃等死。不是他没有野心,而是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强硬的后台,没办法有野心。但他现在不一样了,邪无风野心勃勃,他必须得有野心,否则他无法跟着邪无风。

    “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王楠,微微笑了笑。他不喜欢没有野心的人!没有野心的人,就像上一世的他自己,他非常鄙视那样的自己!如果他手握重权,家财万贯,那个女人还会离开他吗?还敢离开他吗?他还会被人打得惨死街头吗?

    邪无风带着王楠向通宝酒楼走去,罗效站在酒楼门口,见邪无风来了,罗效淡淡地道:“邪都尉!”

    罗效心里很不爽,一个小小的都尉而已,他爹竟然要他亲自相迎,真把这个小小的都尉当人看了!

    “大公子!”

    邪无风看着罗效,笑道。

    “邪都尉请,家父已经在楼上设宴等着邪都尉。”

    罗效淡淡地道。

    “大公子,请!”

    邪无风客气道。邪无风心里很清楚,罗晋三让罗效亲自迎接他,肯定不是因为他是祁阳都尉,而是有其他的目的。

    接着,王楠守在门口,邪无风和罗效进了通宝酒楼。通宝酒楼内,四周亮着胳膊粗的红烛,把整个酒楼照亮了。二楼传来了丝竹之声。

    邪无风跟着罗效上了二楼,罗效带着邪无风进了二楼最豪华的雅厅。

    门一开,邪无风便看到了几个披着红色丝绸,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波斯女子在载歌载舞。

    罗晋三坐在一张八仙桌旁,桌上摆满了酒菜。与罗晋三同坐的,还有罗晋三的三儿子罗同。至于罗晋三的二儿子罗坤正在打理罗家码头的生意,暂时不在祁阳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