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4章 连环栽赃
    “呜,呜呜呜......”

    “凡儿,我的凡儿呀!你可不能出事呀!你出事了,叫娘怎么活呀!呜呜呜......”

    “大哥,呜呜呜,你醒醒啊!大哥!呜呜呜......”

    廖家大院的西厢房,传来了一群女人的哭泣声。厢房前方的花园里,廖定山和廖定海静静地站着,廖定山和廖定海身后站着一大群廖家的人,个个面容冷峻。廖定山脸色更加难看,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大哥,凡儿已经被打成了这样!后半生已经完了,难道你能咽下这口气?!!!”

    廖定海看着廖定山,沉声问道。

    廖定山没有说话,咬紧了牙齿,额头青筋暴起。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了肉里,都渗出了血。咽下这口气?如何咽下?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呀!他这个儿子心性虽然差了点,但资质上佳,在廖家的年轻一辈中,绝对是佼佼者!就这样被罗效打废了!打废了!!!

    就在这时,刘瑾带着邪无风赶了过来。

    刘瑾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廖定山和廖定海的跟前,看着廖定山,小心翼翼地问道:“廖家主,不凡怎么样了?”

    廖定山看了刘瑾一眼,没有说话。

    “看来情况很严重呀!这个罗效实在气人,不是说好了三天时间,怎么就对廖不凡动了手?这罗家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见廖定山不说话,刘瑾心中想到。越想越烦。想着,刘瑾看着廖定山,小心翼翼地劝道:“哎!这个罗效真是太目中无人了!廖家主,你得冷静呀!冷静呀!”

    “刘大人!!!”

    廖定山看着刘瑾,沉声道:“不凡不是你的儿子!如果是刘大人的儿子现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生死未卜,刘大人如何冷静?!!!”

    刘瑾看着廖定山,张了张嘴,却不敢说话。

    刘瑾看向了邪无风,意思让邪无风出言打圆场。或是把邪无风推给廖定山撒撒气,只要廖定山撒了这口气,后面的事就好商量了!

    刘瑾的意思,邪无风当然明白。邪无风看着廖定山,刚要说话,就在这时,王楠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看着邪无风,叫道:“大人,大事不好了!属下在府衙罗家的药箱里发现了这个!!!”

    “发现了什么?!!!”

    邪无风连忙道。

    “这个,大人!”

    王楠道。说着,王楠连忙把一块破布递给了邪无风。

    邪无风打开了破布,破布上印着一个字,不过这个字只有一半,但只要读过书的人,都能认出这一半的字,是个“徐”字。而且这明显是徐家家丁衣服上的字!

    刘瑾看着一半的“徐”字,吓傻了。

    “大人,属下只扯下了一半,还有一把卡在药箱里。”

    王楠看着邪无风,道。

    “闭嘴!!!”

    邪无风看着王楠,沉声喝道。说着,邪无风连忙把破布收入了袖子中,“不想”被廖定山和廖定海看到。

    廖定山一把抓住了邪无风的左臂,抢过了邪无风袖中的破布。邪无风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廖定山抢走破布。

    看着破布上的半个“徐”字,廖定山的双眼更加红了。廖定山看着王楠,沉声问道:“你说这块布在罗家的药箱里发现的?!!!”

    王楠看着廖定山,没有说话。

    刘瑾看着廖定山,连忙道:“廖家主,可能只是个误会!”

    “刘大人!是不是误会,刘大人心里没数吗!!!”

    廖定山看着刘瑾,沉声道。说完,廖定山看着周围的廖家人,道:“去道台府!把我的剑拿来!!!”

    接着,廖定山带头快步离开了。所有的廖家人全都跟在了廖定山的身后。

    “这,这......”

    刘瑾慌慌张张地看着廖定山,不知所措。廖定山要拿剑,可把他吓坏了。廖定山拿剑,说明他要杀人,这事大了!

    “你——你——”

    刘瑾恶狠狠地瞪了王楠一眼,道:“你没脑子吗?!!!”

    “对不起,大人!小人太心急了!”

    王楠连忙道歉道。但嘴角却露出了一抹笑意。

    刘瑾连忙跟在廖家人后面,出了廖家大院。刘瑾不是练武之人,岂能跟上廖定山和廖定海等人的步伐?

    没跑几步,刘瑾便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刘瑾看着邪无风,气喘吁吁地道:“邪都尉,快,快去阻止廖家主!一定要阻止廖家主!......”

    “是,大人!”

    邪无风应道。然后快步向廖定山和廖定海追去。

    廖定山和廖定海带着一大群廖家人气势汹汹地向道台府衙行去。

    就在廖家人来到道台府衙门前时,邪无风连忙上前挡住了廖定山和廖定海,叫道:“两位廖家主,府衙重地,你们不能入内!”

    “滚开!!!”

    廖定山沉声喝道。一把推开了邪无风。邪无风向后退了几步,“不得不”站到一旁。

    在廖家药坊搜到的罗家药物作为证物,放在了道台府衙的后院,廖定山和廖定海带着人直接向后院走去。上来阻止廖家人的衙役全都被廖定山和廖定海推开了。

    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阻止廖定山和廖定海这样的大道境高手?还有,邪无风真的想阻止吗?

    一个被盖子卡住的木箱子,一块破布卡在了木箱的棱角上,在风中飘扬,甚是显眼。远远地,便可以看到破布上印着半个“徐”字。

    廖定山上前,拿着手中破布跟箱子上的破布对了一下,正好是一个“徐”字,而且纹路非常吻合。

    “是徐家!!!”

    廖定山咬牙切齿地道。说完,廖定山看着周围的廖家人,道:“把马车推到罗家!我要罗定山给个说法!!!”

    “是!老爷!!!”

    廖家人纷纷应道。

    接着,廖家人一起动手,推动着马车。

    府衙内的衙役连忙上前阻止,叫道:“你们不能动证物!不能动!!!”

    “哐当”一声,廖定山手中的剑出鞘了。廖定山冷冷地看着周围的衙役。

    周围的衙役吓得连忙向后退去。

    刘瑾不在,众衙役只能看向邪无风。邪无风有什么办法?只能装作没有看到。

    廖家人推着马车出了府衙。

    廖定山手持长剑,带着证物向罗家赶去。他已经调查清楚了,罗家的十七人绝对不是他们廖家所杀。现在事情已经明了了,有人从中作梗,想要挑起他们廖家和罗家厮杀,好坐收渔翁之利。如果他们廖家和罗家拼起来,谁获利最大?定然是徐家!!!

    虽然事情明了了,但罗效打残他的儿子,这样的血债必须用血来偿还!!!

    邪无风等人赶到罗家大院的时候,刘瑾已经到了。刘瑾还算有先见之明,知道邪无风阻止不了廖家人夺取物证,所以提前来到了罗家等着。

    邪无风来到了刘瑾跟前,看着刘瑾,道:“大人,下官无能,无法阻止廖家主夺取物证。”

    “哎!罢了!”

    刘瑾道。说着,刘瑾向廖定山走了过去,连忙道:“廖家主,你先冷静一下,此事还有蹊跷,还需要查清楚。”

    廖定山根本没理会刘瑾,直接向罗家大院走去。

    罗家人见廖定山和廖定海带着一大群廖家人来了,连忙拿起了刀剑,严阵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