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5章 罗家老怪
    罗家大院内有一个禁区,在罗家后院的西北边有一片很大的竹林,穿过竹林,可见到一座石室,石室内放着罗家列祖列宗的牌位。这座石室便是罗家的禁区,若非过节祭祀,这座石室根本不允许人靠近。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从罗晋三的爷爷罗天苍开始,便立下了这个规矩。久而久之,罗家人也就习惯了。

    此刻,罗晋三正在这座石室中。这不是一座普通的石室,放着牌位的石墙后面还有一扇暗门。罗晋三开了暗门,走了进去。

    罗晋三一进暗门,平日里嚣张的神态全无,转而变得毕恭毕敬。

    阴暗的石室内,有一张石床。此刻,一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老者正盘膝坐在石床上。一头干枯的头发,一张除了骨头,便只有皮的脸,眼圈凹陷,皮肉都要长到眼圈中,脸上的皱纹更如同刀刻一般皱在一起。老者闭着双眼,坐在石床上一动不动,仿佛跟石床长在一起的雕像。

    “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

    老者未开口,也未睁眼,但石室里莫名其妙响起了苍老沙哑的声音。随着这苍老的声音发出,一股淡淡的炁在老者周身散开,周围的尘土的翻滚,在跳动。

    “回爷爷,已经准备好了。不出意外,三天以后就能送到。”

    罗晋三恭恭敬敬地道。

    罗晋三没有叫错,此刻坐在石床上的老者正是罗家在祁阳城第三代家主,罗晋三的爷爷罗天苍!也可以说他是罗家的第一代家主——罗通宝!!!

    罗晋三五十多了,罗晋三的爷爷罗天苍少说也有一百出头,而罗晋三的爷爷的爷爷罗通宝,那早已是三百多年前的人了!

    外人只知道罗家的“撼天刀”霸气凶悍,却不知罗家最强的乃是罗家的以炁炼魂——遣将移魂。

    遣将移魂是一门流传于波斯国、石国、土拉国等小国的邪恶功法。遣将移魂跟淬体很像,淬体炼体,遣将移魂炼的是人的精神,炼的是魂!一旦大成,能将自己的魂体打入到他人的身体中。

    但是,遣将移魂只能对刚死之人使用,在刚死之人的身体机能还没有彻底丧失之前,将自身的魂魄打入其身体。遣将移魂的成功率极低,所以是一门非常邪恶的功法,为正道人士不齿!

    罗通宝早年在波斯国经商,无意间获得了这门邪恶的功法。罗通宝为了练这套邪恶的功法,心性大便,杀了自己两个儿子,四个孙子!直到自己的第五个孙子罗天苍,也是在他快要寿终之际,才成功的将自己的魂魄打入了罗天苍的身体里。所以,罗天苍就是罗通宝!

    这种事,历来只有罗家的家主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所以,这座石室成了罗家的禁区。

    “你是说,还有意外?”

    石室里又响起了罗天苍的声音。

    罗晋三一惊,连忙道:“没有意外!三天后,爷爷要的东西必然会送到。孙儿已经跟波斯的商人打点好了一切。”

    “嗯!”

    罗天苍淡淡的声音在石室中响起:“这波斯国的千年黑鬼胎,三百年才能小成,我守着这副破皮囊三百年。你若是把此事办砸了,我就让你早点去跟你爹团聚。”

    罗天苍的语气虽然平淡,但言语却杀气凛然。而且他绝对不是开玩笑,因为他两世为人,两世的孙儿几乎都被他杀光了,不在乎再多杀一个。

    听罗天苍这么说,罗晋三吓得连忙跪倒在地,道:“爷爷放心,三日后,孙儿肯定把东西送到爷爷跟前!”

    “去吧!”

    罗天苍道。

    “孙儿告辞!”

    罗晋三恭恭敬敬地道。说完,罗晋三站了起来,出了阴暗的石室。

    罗晋三关上了暗门。狠狠地松了口气,脸上全是虚汗。每一次见罗天苍,他都会吓得没了半条命。他怕罗天苍,那种怕是来自骨子里的,来自灵魂里的怕,每次想到,就不寒而栗。

    罗晋三出了石室,穿过了竹林。

    罗晋三刚走出竹林,守在外面的罗同便连忙道:“爹,廖家的人来了!”

    “来便来了,这么慌张干嘛?!!!”

    罗晋三沉声道。刚刚被罗天苍吓坏了,只能把这口气撒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爹,这次廖家带来了证据。在我们家的药箱里,找到了徐家的衣服,这事可能跟徐家有关。如果是徐家利用这次的事挑起我们家和廖家厮杀,倒也有可能。”

    罗同看着罗晋三,道。

    “证据?”

    罗晋三皱着眉头,道。

    “爹,听说廖不凡被大哥打残了,如果此事跟廖家没关系。那就麻烦了!大哥闯祸了!”

    罗同看着罗晋三,道。

    罗晋三看着罗同,沉声道:“你什么意思?你想我把你大哥交给廖家?!!!”

    “不是!孩儿不是这个意思!”

    罗同连忙道。低下了头,甚是心虚。他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不是廖家劫杀了他们罗家的商队,他恨不得他爹把他大哥交给廖家。

    “同儿,你和效儿都是我的儿子。你要记住,血浓于水!不管如何,他都是你大哥!我还没死,我不想看到你们兄弟相残!!!”

    罗晋三沉声道。

    “孩儿知道,孩儿不是那个意思!”

    罗同连忙道。

    “不是最好。”

    罗晋三道:“去看看。”

    接着,罗晋三带着罗同向罗家大门口走去。罗同跟在罗晋三身后,脸色甚是不快。他就搞不懂,他爹为什么处处护着他的那个废物大哥?就应该让他吃点苦头,不是更好吗?

    随着罗晋三走过来,罗家的人让开了一条道。

    罗家的大门口,放着罗家的马车和药箱。除了少了一部分炼炁散,其他的药物都在。

    见罗晋三出来了,廖定山甩手把手中的破布丢给了罗晋三,沉声道:“罗家主,麻烦你睁大双眼看清楚了,这是在你们罗家的药箱里找到的!”

    罗晋三接过破布,看着破布上的半个“徐”字,过了片刻,罗晋三看着廖定山,道:“廖家主,你给罗某人这玩意,想说明什么?难道就凭一块破布,就能证明是徐家挑拨离间?若药箱里放的是从罗家衣服上扯下的破布,你是不是会说是我们罗家自家杀了自家十七人,栽赃给你们廖家?”

    此刻,不管怎么说,罗晋三都不会承认此事跟廖家没关系。如果他承认了,那罗效打廖不凡便没了理。本来他答应了廖家,给廖家三天时间,是因为三天后,还有一件大事要做,可他这个莽撞的大儿子,偏偏给他闯祸!

    “罗家主,你们罗家十七人绝不是我们廖家所杀!!!”

    廖定山看着罗晋三,冷冷地道。

    “廖家主,就凭你一句话,不够吧!你能解释我们家的药箱为什么在你们廖家的药坊里出现吗?你能解释廖德水为什么在五岭山出现吗?”

    罗晋三看着廖定山,道。

    罗定海指着罗晋三,怒道:“罗晋三,废话我也懒得跟你说了!我的侄儿现在卧床不起,生死未卜,你今天必须要交出罗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