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9章 大梵傲炁决
    祁阳城东,廖家大院,廖家大堂客厅内,站满了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共数十人。今天这里汇集了廖家所有的管事,哪怕在外面做生意的廖家管事,也全都赶了回来。

    廖定山和廖定海坐在家主的位置上。廖定海脸色苍白,罗晋三的那两刀,让他伤的不轻。

    “哐当!!!”

    廖定海一拍椅子扶手,沉声道:“今日把你们全都召回来,知道为什么吧?”

    众人面面相视,但却没有人说话。

    “咳,咳咳咳......”

    廖定海咳嗽了几声,看着众人,道:“罗家已经向我们廖家宣战,罗效打伤了不凡,昨夜罗家还砸了我们廖家所有的场子。你们说,该怎么办?”

    众人看着廖定海,依旧没有说话。这种时候,他们根本不需要说话,因为接下来要怎么做,他们根本决定不了。

    “咳,咳咳咳......”

    廖定海又咳嗽了起来。

    一个妇人连忙上前,拿出一块手帕递给了廖定海,轻声地道:“老爷,您不要动气,要养好身子。”

    廖定海没有理会妇人的好意,一把推开了妇人,豁然站起,沉声道:“若不是我们廖家丢失了‘大梵傲炁决’,我昨日非血洗了罗家不可!!!”

    罗家的大梵傲炁决是一门怪异的运炁功法,能把人的修为短时间提升好几个档次,跟马山张家的“张家霸体”有点像。但不同的是,大梵傲炁决只提升修为,不炼体,持续的时间更长。傲炁决一旦运起,直到体内的炁消耗殆尽,方才结束。

    罗定海和罗定山都是大道境三重的高手,如果修炼提升好几个档次,能到大道境六重。再对上罗晋三,即便杀不死罗晋三,也绝对不会落下风!岂会像昨天那般,连罗晋三的一刀都接不住!

    这些年,廖家没落了,跟丢失了“大梵傲炁决”有绝大的关系。这是个武道盛行的年代,你打不过别人,自然没有话语权。

    缓了片刻,廖定海看着大堂内的廖家众人,沉声道:“我们廖家的傲炁决可以丢,但我们廖家的傲气绝不能丢!就算斗不过罗家,我们廖家也要拼他个鱼死网破!!!”

    “二老爷说的对!拼他个鱼死网破!拼他个鱼死网破!!!......”

    大堂内年纪稍轻的廖家管事纷纷附和道。

    廖家那些年老的管事则皱着眉头,一句话不说。拼个鱼死网破?他们廖家拿什么跟罗家拼?这些年,他们忍辱偷生过来了,若要真的跟罗家拼,他们廖家早就完了呀!

    廖家年老的管事全都看向了廖定山,相比廖定海,廖定山的心性更加沉稳。

    廖定山静静地看着众人,并没有说话。他二弟要拼命,他没法阻止,而且他也咽不下这口恶气!

    ......

    “噗嗤!!!”

    邪无风又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比之前苍白了许多。邪无风盘坐在椅子上,缓了片刻。

    他已经减少了炼炁散的药量,但没有用,只要他一运炁,五脏六腑便仿佛烧着一般。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但他不炼炁,修为如何精进?

    缓了片刻后,邪无风伸手轻轻地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医书。邪无风拿起了医书,这本《廖氏怪病录上》,他已经翻了十几遍了,其中有关“纯阳罗刹体”的描述很少,就那么短短几句,而那几句他已经滚瓜烂熟地记在了脑子里。就是不能炼炁!纯阳罗刹体的炼炁武者,寿命肯定到不了三十!

    “混蛋!!!”

    邪无风沉声骂道。一巴掌把医书拍在身旁的茶几上。

    “刺啦”一声,医书的封面撕开了,一张薄薄的黄色油纸出现在了医书封面的夹层中。

    乍一看,邪无风也没太在意,以为只是普通的夹层。但仔细一看,邪无风看到了黄色油纸上画着很多的小人和穴位。

    邪无风连忙拿起《廖氏怪病录上》,把封面撕下了,邪无风小心翼翼地把油纸从封面夹层里抽了出来。

    邪无风把油纸打开,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油纸,而是一块非常薄的羊皮,薄得几乎可以透明,但羊皮的柔韧性很好,很结实。

    邪无风把羊皮平铺在了茶几上,可以看到羊皮上画着很多的小人和穴位。

    “大梵傲炁决?”

    邪无风看着羊皮最上端的几个字,喃喃地道。接着,邪无风顺着最上面的字往下看:炁者,炁灌全身,走五脏,通经脉,汇百穴,大梵傲炁,炁灌全身,生生不息......

    邪无风看着,越看越心惊。他本以为这是医术,但这不是医术,而是一种非常怪异的运炁功法。如果按照功法所述,封至阳、神道、中枢、阳关和长强五大穴位,便能炁灌筋脉,让炁在筋脉中翻滚,累积,从而让炁在筋脉中翻倍。如此一来,这“大梵傲炁决”岂不是能瞬间将人的修为提升一倍?!!!

    邪无风顺着往下看,只是盏茶的功夫,羊皮的行功路线便被他看完了。行功路线断了,并没有叙述完整,很显然,这块羊皮只是“大梵傲炁决”的一部分。

    邪无风拿起了《廖氏怪病录上》,把书背面的封面也撕下了。果然不出邪无风的预料,在背面的封面夹层里,邪无风又找到了一块羊皮。

    邪无风接着往下看,直到把这一块羊皮看完,行功运炁的路线依旧没有说清楚。

    人体有一百零八个穴道,有无数的经脉,运炁到不同的经脉,到不同的穴道,便是不同的功法。所以,这世上的炼炁功法千千万万。

    固定的三十二大穴位走一遍,此称为“小周天”,全身穴位走一遍,此称为“大周天”。

    不同的功法,优劣不同,能让“大周天”走得快的功法,便是优的功法。邪无风的炼炁功法很一般,跟绝大部分炼炁之人的功法一样,循规蹈矩。

    “大梵傲炁决”的两张羊皮让邪无风看得意犹未尽。他可以肯定,这两张羊皮只记录“大梵傲炁决”一半的功法,肯定还有另一半的功法!

    “廖氏怪病录?上?”

    看着被撕下的封面,邪无风喃喃地道:“既然有上,那肯定有下!”

    因为只有这本《廖氏怪病录上》记录了“纯阳罗刹体”,所以柳素素只买回了上册。

    “这大梵傲炁决能短时间提升修为,但缺点也非常明显,就是损伤经脉,耗炁太快。但这样的功法,在特殊时候必有大用!因为杀人,只要一刀便够了!”

    看着茶几上的羊皮,邪无风心中想到。如果他能练成这样的功法,即便对上罗效那样的大道境高手,他也有胜算!

    想着,邪无风连忙把两块羊皮塞入了怀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邪无风来到了前院,前院里,王楠和周子欢等人正在苦练“邪风斩”。

    “王卫统,跟我来。”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是,大人!”

    王楠连忙应道。王楠把手中的刀入了刀鞘,连忙跟在了邪无风的身后。

    邪无风带着王楠出了都尉府,直接向廖家的“有德书坊”走去。

    王楠不知道邪无风想干嘛,但跟着邪无风就对了!

    邪无风带着王楠来到有德书坊时,有德书坊内一片凌乱,门被砸了,里面的柜台,桌子,凳子,书柜等等全都被砸了,遍地的书,乱成了一团。

    两个廖家的家丁正在书坊内收拾。

    邪无风走进了有德书坊,两个家丁连忙挡住了邪无风,道:“书坊已经关门了,请出去!”

    “混蛋!大人来查案,你们眼瞎了吗?!!!”

    王楠沉声喝道。叫着,王楠上前一步,把两个家丁推开了。

    两个家丁一脸愤怒地瞪着王楠,却不敢说话。邪无风来了有德书坊多次,他们自然认识邪无风,但现在廖家上下所有人都讨厌邪无风。

    他们虽然讨厌邪无风,但邪无风毕竟是祁阳都尉,他们敢怒不敢言。

    邪无风进了屋,在屋里看了起来。

    邪无风的双眼从地上所有破碎的书籍上扫过,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墙角处一本绿皮的医书上,那书的封面跟他家里的《廖氏怪病录上》的封面一模一样!

    邪无风向墙角走去,弯腰捡起了几本书,也顺手把绿皮的书捡了起来。邪无风看了一眼,果然是《廖氏怪病录下》。

    邪无风转手把《廖氏怪病录下》揣进了怀里,然后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手里的几本医书,甩手丢在了一旁破坏的书柜上。

    邪无风又装模作样地在屋子里转了转,然后来到了两个家丁的跟前,问道:“知道是谁砸了书坊?”

    “还能有谁!肯定是罗家!!!”

    一个家丁冲邪无风,叫道。现在所有廖家的人都知道邪无风是罗家的人,所以他们对邪无风肯定不会有好脸色。

    “呵呵,口说无凭,需要证据。不过,本官会好好调查!”

    邪无风看着两个家丁,道。说完,邪无风出了有德书坊。

    王楠连忙跟在邪无风的身后。

    邪无风出有德书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熟人。确切的说,不算熟,只是一个认识的人!

    穿着黑色祁阳武学堂校服的陈长安看着邪无风,笑呵呵地道:“邪师弟,近来可好呀?”

    “陈师兄!”

    邪无风看着陈长安,叫道。叫完,邪无风又笑着问道:“陈师兄这是要看书吗?可惜了,书坊被砸了。”

    “没关系,只要有书便可以。”

    陈长安笑道。说完,陈长安冲邪无风抱了抱拳,道:“邪师弟,我们师兄弟俩以后聊,我先进去了。”

    陈长安进了有德书坊,片刻书坊里传来了廖家家丁的声音:“对不起,公子,书坊关门了!”

    “门不是开着的吗?何来关门之说。我只是找几本书,找到便走。”

    陈长安,道。

    “呵,呵呵呵......”

    邪无风苦笑着摇了摇头,离开了有德书坊。这陈长安是个奇葩,败给他了,再见他不但没有丝毫的恨意,仿佛自来熟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