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0章 有福同享
    邪无风带着王楠去了南城门上方的城楼,进了城楼后,邪无风让王楠在外面守着,不许人靠近。邪无风没有回都尉府,那是因为在都尉府内,他得时时提防一双眼睛。

    王楠不明白邪无风想干嘛,但邪无风要他做什么,他照做便是!

    邪无风在板凳上坐下了,迫不及待地拿出了刚刚从有德书坊偷来的《廖氏怪病录下》。

    邪无风把《廖氏怪病录下》的前后封面撕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撕开了两个封面的夹层。没有让邪无风失望,邪无风在夹层中找到了两张很薄的羊皮,是“大梵傲炁决”的后半部分。

    “这廖家人真是奇怪,竟然把这么强悍的功法藏在两本书的封面里,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邪无风心中想到。想着,邪无风笑了笑。管他什么目的,这对他来说,可真是喜从天降呀!

    邪无风把两块羊皮在桌上铺好,快速地看了起来。

    看完了整个“大梵傲炁决”功法,邪无风把四块羊皮全都收了起来。邪无风把桌上的《廖氏怪病录下》丢进了一旁的火盆里,“腾”的一下,火盆里快要熄灭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大梵傲炁决’不仅仅是短时提升修为的怪异功法,还是一门非常独特的炼炁之法!”

    看着火盆里燃起的火焰,邪无风喃喃地道。说完,邪无风跳上了桌子,在桌上盘膝坐下了。他记忆力超强,几乎过目不忘,大梵傲炁决的功法只看了两遍后,整个行功运炁的路线已经被他记在了脑海中。

    邪无风按照大梵傲炁决上写的,先封闭了自己五大穴道。然后按照傲炁决上的运炁之法,开始运炁。

    邪无风体内的炁一动,邪无风便感觉到了五脏六腑隐隐作痛,但邪无风管不了那么多了。

    只是片刻,邪无风便感觉到了体内的炁在身体的经脉里乱窜,但却无法排出去。炁膨胀着经脉,让他浑身仿佛要炸裂。

    “喝!!!”

    邪无风爆喝一声。身体内的炁轰然而出。

    “轰!!!!!”

    邪无风屁股下的桌子碎了,火盆被邪无风震飞,周围的板凳全都被邪无风震碎。就连相隔一丈远的木门,也被邪无风一下子震碎了。

    站在门口的王楠只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炁从屋里窜了出来,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这股强大的炁给震飞了。

    “咳,咳咳咳......”

    邪无风轻微地咳嗽了起来,脸色变得苍白。

    “大人!!!”

    王楠站稳脚步后,连忙向屋里冲去。

    邪无风从屋里走了出来,身上乱糟糟的,全是木屑。

    王楠看向了屋内,本来好好的屋子,此刻乱成一团,桌椅全碎了,木屑横飞,窗户和门全都碎了。刚刚屋里冲出来的炁,起码是大道境以上高手散发的炁,可是此刻屋里除了邪无风,并没有其他人!

    “难道大人到了大道境?这根本不可能呀!这才多长时间,大人便从小道境一重一下子跳到了大道境?”

    王楠心中想到。很不可思议,但他不敢问。

    “大人!您没事吧?”

    王楠看着邪无风,轻声地道。

    “我没事。”

    邪无风道。说完,邪无风笑了笑。大梵傲炁决果然很特别,没有让他失望。

    王楠看着邪无风离开,愣了片刻,王楠连忙跟上了邪无风的脚步。现在,王楠对邪无风更加又敬又怕了,如果刚刚真是邪无风所为,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王楠帮邪无风理了理身上的木屑,邪无风带着王楠下了城墙。

    邪无风的脸色很难看,苍白的可怕,但邪无风的脸上却带着笑意。刚刚他只是小试了“大梵傲炁决”,其发挥的威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他刚刚手中有刀,这样一刀下去,罗效那样的大道境高手能挡得住吗?

    “咳,咳咳咳......”

    邪无风一边走着,一边轻微地咳嗽着。大梵傲炁决虽然厉害,但用过之后,身体会被反噬。再加上他的纯阳罗刹体,不能运炁,现在反噬得厉害。

    “今夜子时,城南竹林,你带王松和周子欢过来,我教你们一套能短时间内提升自身修为的运炁功法。”

    邪无风看着王楠,道。

    “短时间内提升修为的运炁功法?难道大人刚刚用的就是这样的功法?”

    王楠心中想到。想着,王楠又惊又喜,连忙应道:“是,大人!”

    跟着邪无风这么久,王楠看出来了,邪无风不是一个藏私之人。邪无风不仅把“邪风斩”教给了他们,现在还要教他们如此厉害的运炁功法,可见邪无风已经把他们当自己人了。

    邪无风回到了都尉府,回到了后院客厅在椅子上坐下了,闭目养神。

    柳素素被月儿拉出去买书了。平日里,柳素素不敢随便出都尉府,但月儿不怕邪无风,来去自如。

    待柳素素回来后,柳素素做了晚饭。

    饭后,邪无风便洗洗睡了。快到半夜子时的时候,邪无起身,悄悄地离开了。

    柳素素知道邪无风起来了,出去了,但她不敢多问。

    祁阳城南竹林,邪无道走到那边的时候,王楠已经带着周子欢和王松在竹林旁等候。

    听王楠说,邪无风要教他们非常厉害的运炁功法,王松显得非常兴奋。周子欢的内心也非常激动,邪无风愿意把这种功法交给他,说明了邪无风对他已经既往不咎,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最近领会了邪无风的手段后,周子欢已经下定决心,死心塌地地跟着邪无风。屠三笑有手段,有野心,但屠三笑的手段和野心跟邪无风的手段和野心相比,真的是微不足道!

    “我接下来要教你们的功法,是一门能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修为的功法。但记住了,这套功法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要使用这套功法!”

    邪无风看着王楠三人,道。

    “是!大人!”

    王楠三人连忙应道。

    接下来,邪无风把“大梵傲炁决”的功法和运炁之法全都传授给了王楠三人。邪无风根本不怕王楠三人背叛他,以他的资质,练了“邪风斩”十五年,才大成。王楠三人还到不了他这种程度,如果王楠三人背叛他,他有十足的把握杀了他们!

    虽然“大梵傲炁决”非常珍贵,但他现在是用人之际,他身边需要高手!而且他这么做,也能让王楠三人更加死心塌地地为他卖命!

    只要王楠三人不背叛他,邪无风不会亏待他们!

    把“大梵傲炁决”的功法交给王楠三人后,邪无风便离开了。剩下的,得由他们自己领会,能领会多少,那得看他们的资质了!

    邪无风只是教了王楠三人运炁的功法,并没有告诉他们三人这套功法的名字。没必要说的东西,邪无风不会多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