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3章 楚霸成的诡计
    波斯商队在祁阳城待了七天,七天内,每天都有表演,表演的空档,波斯人向祁阳城的老百姓兜售他们波斯国的奇珍异宝。

    邪无风对波斯国的奇珍异宝没兴趣,倒是月儿买了很多古怪的玩意,柳素素也买了一些。

    波斯商队离开了祁阳城,祁阳城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

    廖家大院,楚霸成拿着刚从波斯商队那里买来的两瓶葡萄美酒,静静地站在廖家大院内。

    廖定山从大堂内走了出来,看着楚霸成,道:“楚堂主!”

    “总堂主,您好!”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点头哈腰地道。

    “楚堂主,有什么事吗?”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问道。语气平淡,对于楚霸成这种小角色,他根本不当回事。如果不是因为楚霸成是邪无风的师父,他都不会认识楚霸成。

    “总堂主,听闻你们廖家跟邪无风有点过节,我......”

    楚霸成的话还没有说话,便被廖定山厉声打断了:“楚堂主,你这是要来当说客吗?我们跟邪都尉没有任何过节!!!”

    “不,不,不!”

    楚霸成连忙摆手,道:“总堂主,您不要误会!我跟邪无风没有关系!确切地说,我跟邪无风之间只有恨!我非常讨厌邪无风,我恨不得他死!”

    听楚霸成这么说,廖定山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楚霸成,等待着楚霸成的下文。

    “哎!!!”

    楚霸成重重地叹了口气,沉声道:“那个混蛋夺走了我的妻子,素素可是他的师娘呀!可是那个混蛋贪图素素的美色,仗着自己是祁阳都尉,硬生生地从我的身旁把素素抢走了!”

    廖定山乜着眼看着楚霸成,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总堂主,如果不嫌弃,我只想为总堂主做点事!”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抱拳道。

    “这个楚霸成的修为还算不错,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倒可以用一用。这个邪无风还真是不知羞耻,连自己的师娘都抢!”

    看着楚霸成,廖定山心中想到。想着,廖定山笑道:“楚堂主,屋里请!”

    “总堂主请!请!”

    楚霸成点头哈腰地道。楚霸成心中一喜,廖定山让他进屋,就说明这事有戏了!

    廖定山带着楚霸成进了客厅,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道:“楚堂主,坐!”

    本来,廖定山没打算把楚霸成带进屋,准备随便说两句便把楚霸成打发走。没想到楚霸成跟邪无风有仇,他们廖家现在急需要用人。

    “总堂主,坐!”

    楚霸成连忙道。

    见廖定山在椅子上坐下了,楚霸成把手中的葡萄酒放到了的茶几上,笑道:“波斯商队来了祁阳城,我也去看了热闹,听闻总堂主喜欢喝酒,我特意讨了这两瓶葡萄美酒,还请总堂主不要嫌弃。”

    “诶!楚堂主能来,已经蓬荜生辉,干嘛带东西呀!”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客气道。

    楚霸成笑了笑,在椅子上坐下了,看着廖定山,道:“总堂主和罗家的事,我听闻了一些。这罗家实在欺人太甚,实在可恶!”

    楚霸成说这番话,就是要表明自己的立场,他站在廖家这边。他已经打探清楚了,最近邪无风跟罗家走的近,他自然不能去罗家那边。邪无风跟罗家走的近,那就意味着他会是廖家的敌人,所以他才来了廖家。

    楚霸成也清楚,廖家都不过罗家,但他要对付的人不是罗家,他只是想弄死邪无风。不弄死邪无风,他无法咽下心里这口恶气;不弄死邪无风,他无法在祁阳武学堂立足;不弄死邪无风,邪无风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必须弄死邪无风!

    至于廖家和罗家的斗争,他不想参与,他只想借廖家的手弄死邪无风。

    “罗晋三为人霸道,目中无人。”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道。说完,廖定山看着楚霸成,笑着问道:“楚堂主,你说这番话,就不怕被罗晋三听到吗?”

    “不怕!我说的是实话!我有什么好怕的!”

    楚霸成连忙道。

    “呵,呵呵!”

    廖定山微微笑了笑,道:“楚堂主是个明事理之人呀!”

    廖定山心里很清楚,如果邪无风跟他们家亲近,那今天楚霸成就会出现在罗家,跟罗晋三说同意的话。不过无所谓,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那便可以成为朋友。

    “呵,呵呵呵......”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笑了笑。

    “楚堂主打算怎么对付邪无风?”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问道。

    “这邪无风心肠歹毒,受恩不报,白眼狼一只,该死!!!”

    楚霸成咬牙切齿地道。楚霸成现在恨不得邪无风立马去死。这些天,邪无风每天中午让柳素素给他送饭,现在祁阳武学堂里的人都知道,他曾经的妻子柳素素现在是邪无风的丫鬟。现在,不管他走到哪,都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没有说话。他也想除掉邪无风,但他现在还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总堂主,邪无风现在是祁阳都尉,有道台大人和罗家那帮人为他撑腰,不好直接动他。但如果邪无风只是个老百姓,罗家的人不可能再把他当回事。”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笑道。

    “嗯!”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点了点头。他们廖家到现在没有动邪无风,也是这个原因,现在刘瑾受伤卧床,整个祁阳城都是邪无风在管理。祁阳通判周傅就是个文官,根本不管事。刘瑾很看好邪无风,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他们廖家动了邪无风,他们廖家的形势会更加严峻。

    “呵,呵呵呵......”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笑了笑,道:“总堂主,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说说看。”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道。

    “我之前在关河县认识一些道上的朋友,如果他们进城打家劫舍,还能成功脱逃,这事就是邪无风这个祁阳都尉失职。到时廖家主给道台大人施压,道台大人是不是就会罢了邪无风?”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笑道。为了这个计划,他准备了好久。

    “说说,想要我做什么?”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道。

    “总堂主,我希望我这些道上的朋友抢劫的是总堂主的家业,最好能有几个人受伤,到时总堂主也好给道台大人施压。”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道。

    “这个没问题。”

    廖定山点头道。

    听廖定山这么说,楚霸成心中一喜,连忙道:“那总堂主,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楚堂主准备好了,通知我一声便好。”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道。说完,廖定山看着楚霸成笑着问道:“不过楚堂主,你如何让你那些道上的朋友顺利离开祁阳城呢?”

    “呵呵呵,这个总堂主放心。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就是祁阳城的人,他跟守北城门的卫兵长是亲戚。”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笑道。

    “如此甚好!”

    廖定山笑道。如果楚霸成的此计成了,他们就能把邪无风从祁阳都尉上拉下来。就算楚霸成此计败了,他们廖家也没有什么损失,到时他只要否认跟楚霸成一起设计陷害邪无风便可以了。

    “总堂主,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了。”

    楚霸成看着廖定山,笑道。

    “嗯!”

    廖定山点了点头。

    楚霸成站了起来,抱拳道:“总堂主,我先告辞了!”

    “楚堂主慢走,我就不送了。”

    廖定山看着楚霸成,道。

    “不送,不送。”

    楚霸成点头哈腰地道。

    接着,楚霸成屁颠屁颠地出了廖家的大院。

    楚霸成走后,廖定山笑了笑,甚是鄙视地道:“呵呵,还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