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吓破胆
    “呵呵……你看看我是谁?”只见那个在窗外飘荡的男人猛然间抬起了头,冷笑着说道!

    一张王举湿熟悉无比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了王举湿的面前!

    居然是已经死去的刘德能!

    “鬼啊!!!”

    王举湿发出了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之后。

    “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捂着自己的心脏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同时嘴角一抹黄黑色的苦胆水流了出来!随即王举湿便停止了呼吸!

    外面两个负责看守的警察迅速破门而入!

    “王举湿!王举湿!你怎么?”两个警察看见王举湿一动不动的倒在了窗口前,顿时大惊失色,不由大喊了起来!

    一个警察用自己的手指,探了探王举湿的鼻息,不由脸色立变!赶紧开口大喊道:“医生!医生!快来,王举湿出问题了!”

    很快就有一个医生匆匆的跑了进来。检查了一下王举湿的身体。

    “医生,快把王举湿送去急救啊!他现在对我们警方很重要啊!”一个警察不由大喊了起来。

    因为刘德能被枪杀一案,王举湿很有可能就参与其中!不过警方通过调查怀疑幕后黑手另有其人!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审问王举湿,王举湿珏因为急性心脏病而昏迷不醒,所以只好先将王举湿,送到医院进行救治!谁知道还会发生这种情况啊?

    “不用了!因为他已经死了!”医生检查完毕之后,摇了摇头,对着两个警察说道。

    “什么?你是说王举湿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我们两个一直都守在门口,根本就没有人进去啊!他这么可能会死啊?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抢救吗?”

    两个警察顿时惊叫起来!这王举湿在自己的班上死去,这麻烦可不小啊,别的不说,光是检查报告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

    “他是被活活吓死的!连胆子都已经被吓破,估计他的那颗本来就脆弱的心脏都已碎裂了,你叫我怎么救?那什么来救?”医生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被吓死的?”一个警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对了,我刚刚就是听见,王举湿他大叫了一声鬼啊!我才冲进来的!”另外一个警察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顿时所以的目光不由齐齐的看向了那空空如也的窗口……

    一股寒意从每个人的尾椎骨上升起,迅速的席卷了全身!难道……真的有鬼?

    “那个我还有病人要照看,我先走了啊!”医生第一个离开了王举湿的病房。

    “我们也出去给局里打电话汇报一下吧!”两个警察也快速的离开了。

    而在医院病房的楼顶,一个身披黑布的男人,将自己腰间的自动绳索收好。又从脸上撕下了一块胶质面具,拿出打火机将面具点着,随手往后一扔,这种面具材质很易燃,因此这个男人很放心的就向下走去了。

    浑然没有发觉那块原本着火的面具居然跌进了一滩积水上面,燃烧的火苗迅速的熄灭了……

    往下走去的男人,同时还拿出了一个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暗五,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

    “哈哈……暗一老大,有我出马,这点小事还搞不定吗?”

    “嗯,很好,就这样了,一切为了袁家!”

    “好,一切为了袁家!”说完男子就挂断了电话,离开了医院,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帘射进了宾馆床沿之上,李若寒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抹未退去的绯红。

    想起了昨夜的缠绵,脸上羞意更盛,自己是不是已经是叶洛的女人了?

    想到这里,李若寒反倒害羞的不好意思睁开双眼了!一动都不敢动了。万一叶洛正在看着自己,那多羞人啊!

    可是很快,李若寒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怎么自己的手脚不能动啊,好像被绑着了一样啊!难道叶洛还喜欢那种刺激的方式?

    可是自己明明就是处~女啊,怎么下面没有异样感传来?书上不是说初经人事之后,会有不适感吗?

    怀着满腹疑惑,李若寒悄悄的睁开了双眼,偷偷的看去,发现现实的场景与自己想象的完全就不一样啊!

    叶洛这头猪,的确是睡在了自己的旁边!可是他是睡在了自己旁边的另一张床上!再看看自己的衣服,完完好好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完全不像被叶洛那啥过了一样!

    这叶洛难道是忍者神龟吗?自己这么一个娇柔美女,别人想吃都吃不到!可他倒好,我自己故意把自己灌醉了,想给他吃,都送到床上了,他都能生生忍住!这简直比忍者神龟还能忍啊!而且你既然不想吃了我,那你干嘛还那么恶趣味的绑住我啊?

    想到这里,李若寒不由郁闷的,冲着仍在呼呼大睡的叶洛,大声叫嚷了起来:“叶洛,你这头猪!别睡了!快醒醒!”

    “唔~啊!李董,你醒了啊!酒醒了么?”叶洛瞬间就清醒了过来,高兴的大叫道,就想让李若寒帮自己报销昨晚上的巨额费用。

    可是还没等叶洛开口,李若寒就已经开始嚷嚷了:“叶洛,你快帮我解开这些绳子!我的手脚都麻了!”

    “啊?哦哦,好的,好的!”叶洛一愣之后,慌忙帮李若寒将绳子解开了。

    “叶洛,你干嘛绑我啊?”李若寒有点好奇的问道。

    “呃……那个,我不是怕李董你误会么?上次你喝醉酒之后,自己把裙子给脱了,然后不是还以为是我脱得吗?然后上次的开房钱你都不肯给我报销,所以这次我就只好把李董你的手脚绑住了,这样你就不会自己脱衣服了,这样就不会误会我了。

    然后李董,昨晚我帮你付了一瓶路易十三的钱一万八千八,还有这次的开房钱二百九十八,加上上次的开房钱八百八,共计一万九千九百八十六块,我给您取个整随随便便帮我报销两万就好了,嘿嘿……”

    叶洛解释完之后,就一脸期待的看着李若寒说道。毕竟现在自己已经身无分文了啊!

    听完了叶洛的解释,李若寒顿时哭笑不得!自己该说他什么好呢?现在李若寒只觉得叶洛这人智商无敌,情商堪忧啊!心中涌起了一阵莫名的烦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