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尴尬
    “叶洛,你就是一个混蛋!”说完李若寒便气喘吁吁的跑进了袁生间,昨晚喝醉了没有洗澡,感觉自己身上粘乎乎的,李若寒想赶紧洗个澡先。只留下了一脸迷茫的叶洛……

    呃……这是什么情况啊?干嘛骂我啊?那么贵的酒又不是我开的。叶洛以为是李若寒觉得自己要求报销的钱太多了而生气。不由觉得自己好无辜,还有,这到底给不给自己报销啊?怎么连个准话都不给我啊……

    “唉!果然老话说的没错,越有钱的人,越扣啊!”叶洛满脸无奈的躺在了床上,心中默默地为自己光荣牺牲了的荷包开始了默哀。

    话说李若寒走进了浴室,将衣物脱光了,走进了淋浴房,开始冲澡了。

    突然!

    李若寒的小腹部,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疼痛感!

    不好!自己的亲戚来了!

    该死的怎么会这个时候来?李若寒极度郁闷的想到。

    原来李若寒也有着一种困扰着很多女孩的疾病——痛经!每次李若寒大姨妈来的时候,都会痛不欲生,连路都走不动!

    再加上昨晚上李若寒还醉酒了,这就是雪上加霜啊!疼痛如海浪一般的袭来,李若寒紧咬牙关,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弓着腰,蹲在了淋浴房中,拼命的忍着,不敢叫出声来,心里拼命的祈祷这一阵疼痛快点过去,千万不要愈演愈烈!

    可是有时候,老天就喜欢和你开个玩笑。很多事情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李若寒小腹部的疼痛,一阵强过一阵!终于,当一股猛烈无比的疼痛传来的时候,李若寒终于忍不住了!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惨叫,痛的泪珠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滴落下来!

    “啊!”李若寒的惨叫声从洗手间里传到了叶洛的耳朵里。

    叶洛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飞快的冲进袁生间里!

    瞬间,叶洛傻了,李若寒也傻了……

    映入叶洛眼帘的画面有多香艳,我就不过多描述了,大家可以自由发挥一下。

    略过无数之后,叶洛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李若寒身下的血水上!

    叶洛如遭雷击一般,愣愣的看着双手捂着小腹部,蹲坐在淋浴房里的李若寒,结结巴巴的,傻傻的,呆呆的开口问道:“这,这个,那个,李,李董,你流……产了?这,这,这应该和我没有关系吧?”

    “流产?”听见了叶洛的话,李若寒瞬间懵逼了,不过立张就反应了过来!大声骂道:“你才流产了呢!叶洛,你就是一个大笨蛋!难道你不知道什么是痛经吗?我是痛经!不是流产!哎呦!”

    “呼!原来只是痛~经啊,看来不需要打1了啊!”叶洛顿时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你个大笨蛋,还愣着干嘛啊?还不把我抱到床上去啊?你想直接痛死我,直接打殡仪馆电话啊?”李若寒见叶洛依旧还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不由没好气的大声说道。

    “哦!好的!”叶洛一把将李若寒抱到了床上,又拿了一块干毛巾将李若寒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之后,用被子将她紧紧地裹了起来。

    “叶洛~”蜷缩成一团的李若寒忽然红着脸,如同蚊子叫一般,轻轻的叫了一下叶洛。

    “嗯?怎么了?”叶洛疑惑的问道。

    “我的包包里有袁生~巾,还有我的内~裤在洗手间,你去帮我拿过来好吗?”李若寒说这话的时候,小脸红的都快滴血了。

    “哦!好的!”叶洛倒是没有多想什么,毕竟现在是非常时刻。

    接过内裤等东西,李若寒艰难的将东西都弄好,深深的吸了一口,脸烫的都快冒烟了,对叶洛开口说道:“帮我穿上……”

    “什么?我帮你穿上?”叶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确定的问道。

    “嗯,我自己动不了了啊,你快点啊,我这样好难受啊!”李若寒不由开始催促道。

    “呼!好吧!”叶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颇有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感觉,开口说道。接受了这个光荣而已艰巨的任务!

    历经千辛万苦,叶洛终于圆满的完成了任务。看着依旧痛的缩成一团的李若寒,叶洛不由开口说道:“李董,要不我帮你揉揉吧!听说这样可以缓解痛经的疼痛。”

    “嗯!”李若寒轻轻的应了一声。

    随着叶洛那充满热力的大手,在自己的小腹部不断的按摩,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感觉,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李若寒只觉得自己的疼痛居然减缓了好多!望着一本正经,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的为自己按摩的叶洛,李若寒的心中顿时被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填满了,不由开口说道:“叶洛,你真好,谢谢你!”

    哪知道叶洛瞬间就回了一句:“哈哈……谢谢就不用了,对了,李董,你看那两万块钱什么时候帮我报销一下啊?”

    李若寒瞬间无语,她实在是搞不清楚叶洛的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还怕我赖了他这两万块钱吗?唉!算了,让他等等直接去财务报了吧,省的他老是纠结这件事情了!

    正当李若寒准备开口让叶洛等等直接去财务报销的时候。

    “叮铃铃……”

    李若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李若寒拿起了手机,一看,原来是小桃红给自己打过来的。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秀眉,这段时间,小桃红都快成了一只报丧的乌鸦了,从来就没有一个好消息传达给自己!

    但是电话还是要接的,就算是坏消息,自己总不能掩耳盗铃吧!

    于是乎李若寒便接起了电话,开口说道:“喂?怎么了?”

    “李董!不好了!王举湿死了!警方刚刚来电话说,让我们派个代表去协同调查!最好是对刘德能和王举湿这两件案子都有点了解的人,说是从多方角度看问题,可能会有新线索的。”小桃红慌慌忙忙的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李若寒因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因此一点都不惊讶。很平淡的说道,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毕竟李若寒觉得,那不翼而飞的一个多亿已经找到了,王举湿死不死和自己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是吧!

    “怎么了?”见李若寒挂断了电话,叶洛便随口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