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兄弟
    “咳咳咳……我说欣雨啊!你把你洛哥当成什么人了?李董当时都醉的人事不知了,我怎么可能对她干那啥啊?我可没有那么禽~兽!”

    叶洛听了张欣雨的话后,险些就被酒水呛死了,赶紧解释道。

    “咯咯咯……这么说你是禽~兽不如了?”张欣雨听见叶洛说没有和李若寒发生关系,心情顿时有阴转晴,轻笑着调侃起来。

    “切!没文化了吧?这怎么是禽~兽不如了呢?这应该叫坐怀不乱!”叶洛表示自己很不服气,开口反驳道。

    “忍者神龟就忍者神龟了呗!还坐怀不乱呢?咯咯咯……”张欣雨也不由在心中感叹叶洛的定力真好,像李若寒这样的绝色美女,醉在了他面前,他都能把持住。

    不愧是自己看上的男人,不过同时张欣雨心中也有一丝紧迫感。叶洛的这个李董给她的压力太大了,而叶洛又天天跟她在一起,说不定哪天叶洛就被她给吃了!

    自己是不是应该率先向叶洛表白,从而和他确定关系?可是,要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主动表白?哎呦!太羞人了!我做不到。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嘴,不和你纠结了。我喝酒吃菜!”叶洛耸了耸肩,一副我无所谓,随你怎么说的样子。随即就开始吃吃喝喝了起来。

    看见了叶洛手中的酒杯,张欣雨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酒壮怂人胆!自己是不是也要喝一点酒,再借着酒劲,向叶洛表白呢?

    对!就这么办!于是乎张欣雨便跑去拿了个酒杯,给自己到了一杯白酒。

    “来,叶洛,我们碰一个!”张欣雨举起酒杯对着叶洛。

    “呃……你还真的喝啊?”叶洛略微有些迟疑的说道。

    “难道我还煮的喝啊?诶,别唧唧歪歪的像个娘们似的,快喝!”张欣雨很肯定的说道。

    “好嘞!”叶洛当即也不犹豫了,开心的说道,毕竟有人陪自己喝酒,总比自己一个人,有趣多了!随即叶洛就举起酒杯,和张欣雨一碰。一口就干了。

    而张欣雨也颇为豪气的学着叶洛的样子,一口将自己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水进入了肚中,张欣雨那白皙的俏脸之上也微微的泛起了醉人的粉晕。

    “哈哈哈……欣雨,果然是女中豪杰啊!来!我们再来一个!”叶洛一看张欣雨这喝酒的架势,以为张欣雨的酒量肯定很好,不由又礼尚往来的回敬了张欣雨一杯!

    张欣雨当然是来者不拒,又是一口闷了一杯!

    “坏了!”叶洛突然一拍自己脑门,开口说道。

    “怎么了?叶洛?”张欣雨被叶洛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不由好奇的开口问道。

    “这个,欣雨啊,你不会痛~经吧?”叶洛突然想起来了李若寒,喝酒之后,痛~经痛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哎呀!讨厌啦!你怎么会突然问起人家这个问题啊?”张欣雨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娇声问道。

    “唉!是这样子的,我今天早上发现我们李董,突然双手捂着肚子,蹲坐在地上,身下还有血,在那里痛的死去活来的。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流产了呢!不过后来才知道,她这是痛~经,因为喝了酒之后,发作起来就更痛了!”

    叶洛老老实实的解释道,当然他也不会傻到告诉张欣雨,其实自己看到李若寒痛~经的时候,李若寒是没有穿衣服的。毕竟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要是传了出去,对李董的声誉不好!

    “啥?你把痛~经当做流~产了?咯咯咯……叶洛,我真佩服你的想象力!你放心好了,老娘我发育成熟,没有痛~经这毛病,你就尽管让我喝好了!况且~人家大姨妈才刚走几天!现在是安全期,你就放心的和我喝吧!”

    张欣雨大笑着说道,心里暖暖的,原来叶洛居然这么关心自己啊。

    “哦!那就好,你是没有看见,李董当时那个痛的死去活来的样子噢!啧啧啧……”叶洛随意的说道。

    “我听说痛~经的人多喝点生姜大枣红糖水,平时多吃点芹菜牛肉粥,和煲点当归羊肉汤喝喝,可以缓解,甚至根除痛~经呢!”张欣雨也借着酒意随口说道。

    “哦?是吗?真的那么神?”叶洛抬了抬眉毛,夹了一口菜,有点不相信的开口问道。

    “嗯,是真的!我单位以前有个女同事,以前也有痛~经的毛病,发作的时候也是痛的死去活来的,后来她的男朋友就做这些给她吃,结果还真把她的痛~经给吃好了,于是他的男朋友成了她现在的老公!”

    张欣雨见叶洛居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赶紧给叶洛摆出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二人就这么一边喝酒吃菜,一边随意的聊着,酒意渐渐上了张欣雨的小脑袋。

    “诶?对了,欣雨,你现在和你那心上人进展如何?”叶洛好奇的问道。

    “不怎么样!人家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其实一直都是喜欢他的!”张欣雨听见叶洛居然问自己这个问题,一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万分幽怨的看着叶洛,心中不由一阵气苦,郁闷无比的开口说道。

    “啊?不会吧?那个欣雨啊,不是我说你啊!有句话你没听说过吗?男追女,隔房隔车隔丈母娘!可是女追男,这可就是只隔了一层纱啊!你得放下你心中那所谓的矜持,要自信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啊!”叶洛咪了一口小酒,夸夸而谈的说道。

    “真的吗?”张欣雨顿时眼睛一亮!开口问道。

    “那必须是蒸的啊!难不成还是煎的啊?再说了,你洛哥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啊?”叶洛万分肯定的说道。

    “呼!”张欣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开口问道:“那好,叶洛我问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叶洛不由愣了一下,不知道张欣雨为什么会这么问。

    不过随即就开口老老实实的说道:“我觉得你挺好的啊!人也漂亮,身材又好,还是张家大小姐。妥妥的一个白富美啊!怎么能不好呢?”

    “那~你觉得我对你好不好?”张欣雨犹豫了一下,紧接着又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对我好不好?那当然必须是好啊!你可是我兄弟!能对我不好吗?是吧!”叶洛笑呵呵的开口问道。

    随即叶洛似乎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继而开口说道:“哈哈……欣雨,你这小丫头,不会是又想拿我去当挡箭牌了吧?好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再帮你一次好了,谁叫咱是兄弟呢!”

    “兄~弟?”听见了这俩个字,张欣雨瞬间脸色苍白,原本冲到嘴边的那句―“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瞬间就被张欣雨生生的咽了回去!原来,我在他心中的位置,只是兄弟?

    “啪啦!”

    张欣雨的心,似乎被叶洛的这句兄弟,给生生的击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