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不安好心
    “这~那好吧!”李若寒无奈,只好有浅酌一小口,谁叫自己还有求于人呢?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黄吉史见李若寒又喝了一口,顿时大乐,嘿嘿……自己离成功已经有进了一步啊!

    而在黄吉史和李若寒纠缠的时候,叶洛拿起了几张纸巾,装作擦嘴的样子,偷偷的将酒水吐在了纸巾上面。不过就是含了一会儿这被下了药的酒水,叶洛都觉得脑袋有一点轻微的眩晕感。

    好家伙,这个黄吉史果然是不安好心啊,居然给自己下的是强力迷药!不过既然你黄吉史给我演戏,那么你洛哥我也来演一场戏!看看谁的演技好!

    “唔~今天的这个酒怎么这么烈啊?我怎么感觉我的头有点晕啊?”叶洛故意用手扶着自己的太阳穴,装作晕乎乎的样子,开口说道。

    “哈哈……可能是我们酒喝的有点太急了!你可能有点上头了吧!接下来我们慢慢喝啊!不过李董,我不得不说一声,你的这个贴身司机的酒可不行哦?需要好好练练喽~”

    听见叶洛这么说,黄吉史以为迷药效果已经出来了,心中不由一乐,反正你马上就要倒下了,我就做做好人,大家慢点喝,这样自己也能少喝点啊,等等办事的时候,也不会发生因为酒喝多了,硬不起来的尴尬了啊。

    呃……叶洛的酒量不好?听了黄吉史的话,李若寒额头上顿时挂起来三条粗大的黑线。

    要是叶洛的酒量不好,那谁还敢说自己的酒量好?要知道,上次叶洛被袁文军和他的那两个贴身保镖车轮战,喝了三五瓶五粮液都像个没事人一样啊!这酒量还不好?我看你是真的喝多了吧!

    不过李若寒也不知道叶洛在搞什么鬼,也没有去戳穿他,因为李若寒一直觉得,叶洛每次奇葩的举动后面都隐藏着深意。

    而且黄吉史让慢慢喝也正好合了自己的意。因为真正酒量不好的人不是叶洛,而是自己啊。于是李若寒便开口说道:“嗯,大家慢慢喝,反正也没用什么要紧事,有的是时间啊!”

    于是乎,三人便开始慢慢品着酒,吃着菜。而叶洛却看起来越来越迷糊了,但始终却没有倒下,不过黄吉史却是以为叶洛可能体质比常人稍微好一点,所以药效发作的时间才长一点,也没有在意。

    酒过三巡,李若寒终于开口说出了今天的最终目的。

    “黄行长,其实我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事想请你帮一下忙的。”李若寒开口说道。

    “哦?不知道李董,今天有什么事情想要我黄某人帮忙的啊?你放心,只要我黄某人可以办到的,我黄某人绝无二话!”黄吉史一挑眉毛,开口说道。

    知道李若寒要问他借贷款了,嘿嘿……钱可以借给你,但是要过了这段时间才行!嘿嘿!

    “实不相瞒,我最近急需一笔资金,但是我还缺一千万,因此我想从黄行长那里贷款一千万。”李若寒心中微微一喜,开口说道。

    “一千万?行!没问题!咦李董你的身份来说,区区一千万而已,这笔钱我贷给你!”黄吉史微笑着说道。

    听了黄吉史的话,李若寒不由大喜过望,但是叶洛的眉头却微微一皱,这个黄吉史怎么会这么好说话?

    “那我就先谢谢黄行长了!来我敬黄行长一杯!”李若寒满脸微笑着说道。

    “哈哈哈……好好好!干就不用了,我们随意,随意啊!”黄吉史大笑着说道。

    看着李若寒被酒气熏红的脸蛋,黄吉史以为是李若寒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不由觉得浑身燥热不堪,恨不得现在就将李若寒给扑倒。嘿嘿……真是一个勾人的小妖精啊!

    二人都随意的喝了一小口酒之后,李若寒又开口说道:“黄行长,不知道黄行长你答应我的这一千万什么时候可以到我手上呢?”

    “哦?这个嘛?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们银行放款也是要走流程的啊,原本这一千万的款子放下来,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啊!不过既然我会李董你这么投缘,我再帮你催一催,两个礼拜就可以了!”黄吉史早就想好了托词了!

    “啊?其实呢,我这两天就要用到这一千万,不知道黄行长能不能再帮帮忙,把时间再缩短一点呢?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感谢黄行长的!”

    李若寒听见黄吉史这么说。不由的眉头紧蹙了起来,再度开口问道。

    “哎哟!这么急?李董啊,不是我不帮你啊!你这两天就要,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虽然我是行长,但是我也得遵守规矩啊!”黄吉史故作为难状的看着李若寒说道。

    不过看见李若寒现在略有愁容的精致脸庞,让黄吉史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心中一团邪火顿时砰的一声,蔓延开来。

    黄吉史都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扑上去,狠狠地鞭笞李若寒了!不过,那个该死的叶洛还没有被迷倒,只是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而李若寒的药效似乎也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自己还是得先按捺一下,等他们两的药效完全发挥出来了,自己再动手,免得节外生枝啊!

    听了黄吉史这话,李若寒心头顿时愁绪萦绕,而叶洛就知道了,这个黄吉史,压根就不是真心想贷款给李若寒的,那什么规矩来说事,他难道不知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的这个道理嘛?

    “呼!”黄吉史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又开口说道:“这个,我先去上个厕所。等等回来我再好好想想!”黄吉史感觉自己极度需要用凉水洗个脸,李若寒实在是太勾人了啊!

    “哦哦哦!好的,黄行长你请便!”一听还有希望,李若寒赶紧开口说道。

    等黄吉史走后,原本让人感觉似乎会醉倒的叶洛瞬间清醒了过来,开口对李若寒说道:“李董,我们走吧!这个黄吉史根本就没想把钱借给你,而且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安好心!”

    “啊?怎么会啊?对了,叶洛你在搞什么鬼?”李若寒奇怪的问道。她觉得,这个黄吉史人还挺好的,不像袁文军那样,逼自己喝酒。

    “他其实在我和你的杯子里都下了药!他在我的杯子里,下的是强力迷药,我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所以我一直在装作随时可能会晕倒倒的样子。至于给你下的是什么药,那就要看看他等等会干什么了!”叶洛开口解释道。

    “啊?真的嘛?那你没事吧!”李若寒不由一惊,开口问道。不过脸上还有一点点不大相信。

    “哈哈……你洛哥我怎么可能有事啊?不过这个黄吉史嘛,那是必然会有事的!”叶洛坏笑着说道。

    似乎是为了验证叶洛话的真实性,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女人叫喊声:“救命啊~来人啊~有人非礼我啊!这人就是一个畜生啊!连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都不放过啊~救命啊~来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