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远方购物
    当甄山曲淇姬文博一溜小跑钻进公司打卡的时候,田恬和戴毛毛已经悠闲的坐在工位上喝着咖啡浏览网页了。

    他们五个人工作的地方叫做北京远方电子商务公司,主打的是网络购物,所以简称远方购物。公司在海淀黄庄一幢写字楼里租了半层写字间,据说这幢楼就是著名的互联网大佬搜狐网的起步之地。目前公司拥有正式员工二十多人,除了一个司机和前台曲淇算是北京当地人之外,连公司老板崔总都是北漂。

    远方购物现在的经营主体就是一家电子商务网站,主营产品就是图书。由于崔总是卖教材教参起家,他仍然保留了自己原先的一种特殊经营模式—校园代理。

    不得不说,崔总还是有着超前市场意识的,他早在2002年就开始建设远方购物网站,这对于一个年逾四十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来说是难能可贵的。但远方购物也是命运多舛,刚刚上线不久即遭遇**危机,这个危机对于远方购物来说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公司网购业务增长迅速,另一方面则是公司员工不断流失。**危机顶峰的时候公司甚至只剩下一半员工,这也是为什么像姬文博这样没有行业经验的,戴毛毛那样学历偏低的人都能顺利入职的重要原因。

    目前**危机已过,世纪交替的网络泡沫逐渐回归正常,在泡沫中幸存下来或者泡沫过后新成立的一些互联网公司开始发力,像新浪网易这样的互联网大佬股价也比泡沫危机时上涨了几倍到几十倍。淘宝网在慢慢超越卓越和易趣,腾讯qq也刚刚度过最危险的时期开始步入盈利阶段。因此崔总对远方购物的未来充满信心,也急需有新的发展规划。负责公司企划的姬文博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拿出这样一套方案来。

    周一例会崔总破天荒的很早就到了,他还带来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从穿着打扮上来看不像是北京当地人,甚至也不像是北漂。果然,崔总介绍,这是他刚从老家招聘来的总经理助理冯红梅。

    接下来是互相认识,冯红梅只是淡淡的说了几句自己的情况,简单到大家都没记住她到底是哪儿毕业的,学什么专业的,而这恰恰是北漂一族们互相介绍自己时候的必备信息。

    在北京这种大学云集的城市,有时候所谓的老乡情缘还远远不如学长学姐学弟学妹这种关系来得亲密,而且本身大学是分级别的,自然毕业生由于毕业学校不同也是隐隐带着阶级划分的。比如说清华北大就是单独一个档,985高校又是一档,211学校就是下一档,再往下的学校几乎就没有什么可区分的必要了。当然,北京还有一个特殊档—北京市属高校,比如北京工业大学,首都师范大学,首都医科大学等,他们的毕业生有时候其优越感甚至要凌驾于211高校之上。

    轮到其他员工了,姬文博先介绍了自己:“我叫姬文博,姬是周文王姬昌那个姬,文博就是文章和博学两个字。山东济南人,山东大学经济学毕业,24岁,之前在山东从事百货行业。现在公司负责市场企划工作。我也是刚刚入职不久,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甄山:“我叫甄山,甄士隐那个甄,愚公移山的山。辽宁沈阳人,辽宁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23岁,远方购物是我第一份工作,我负责程序开发。”

    戴毛毛“我叫戴毛毛,别笑!戴是穿戴的戴,毛毛就是毛毛细雨。湖南长沙人,长沙广告学院毕业,23岁,这是第二份工作,我以前在长沙做广告设计,现在在公司负责网页设计。”

    曲淇:“我叫曲淇,都不许笑。曲奇的曲,三点水加其他的其,据我爸说我老家是河南的,这是我爷爷为了纪念家乡给我起的名字。所以,别笑了,跟饼干没关系。我是北京人,北京工商大学会计专业毕业,22岁,刚毕业,在公司做前台,这是我第一份工作,不过在座的我可算老员工,公司刚成立时我还没毕业就来实习了。”

    田恬:“我叫田恬,田园恬静,河北沧州人,北京师范大学统计学专业毕业,23岁,这是我第一份正式工作,我是公司文员。”

    待到其他员工都介绍完毕,崔总清清嗓子布置了几个任务,第一就是姬文博的公司发展企划方案要尽快拿出来。第二是公司准备召开全国的校园代理大会,具体接待工作由田恬和曲淇负责,会务工作由姬文博和冯红梅负责。第三就是以后公司的日常管理由冯红梅负责,有小事直接向她汇报即可。

    员工们面无表情的听着崔总的话,相熟的员工之间互相用眼神和表情传递着自己的情绪和看法。

    崔总开完会就走了,整整一个上午公司里都是静悄悄的,一方面大家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另一方面谁也不知道这位新来领导的底细,这时候保持沉默和安静乃是上策。冯红梅则把自己关在会议室里看了一上午公司的资料。

    中午的午餐大家一般都是在楼下一家川味快餐店解决,十块钱一份的盖浇饭是大家的最爱,这种饭菜简直是专门为上班族准备的,有菜有饭加一块钱还有汤,荤素搭配菜饭搭配汤饭搭配,要健康有健康要能量有能量要实惠也有实惠。

    吃饭的时候,曲淇姗姗来迟,甄山学着四川服务员的口音拉长音儿朝饭店后厨喊道:“回锅肉盖饭,紫菜汤,快点儿。”这是曲淇的最爱,每餐必点。

    曲淇压低声音神秘的朝其他四个人说道:“告诉你们,我已经知道新来领导的底细了。”

    姬文博停住手里的勺子:“啥呀?崔总的二奶?”

    戴毛毛摇摇头:“现在不是都叫三儿吗?”

    田恬白了他们两眼:“龌龊,别瞎猜。”

    曲淇倒也大方,没卖关子:“拉倒吧,我告诉你们啊,是崔总他外甥女。”

    切,大家都松了口气,这种关系总算比其他关系感觉要好一些。

    一下午仍然相安无事,冯红梅只是在公司各个岗位来回巡逻了一下,她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和其他人交流。

    其实姬文博能猜到冯红梅的心理,她这个样子恰恰说明她心里也有点儿虚,想维护形象的同时还不想不耻下问。只能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先维持着。姬文博其实也是刚来公司不久,他刚来公司的时候也是这副面孔。

    晚五点准时下班,大部分员工陆续都走了,这些员工大部分也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和甄山他们只是不在一个小区而已。而龙华小区宿舍的五个人则按照性别区分习惯也不同,两个女生一般都要出去逛街再回家,而三个男生则留在公司里把公司当做免费的网吧使用。毕竟宿舍里一没有网络,二没有有线电视,三更关键的是五个人谁都没有笔记本电脑或者台式机。这样的宿舍除了睡觉几乎没啥用处了就,还不如留在公司享受免费的电脑和网络呢。

    今天稍微例外,曲淇田恬要买很多东西,于是他们拉走了性格温和的戴毛毛当壮丁。姬文博则想和甄山聊聊公司新企划案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