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原来如此
    田恬这句话提醒了戴毛毛,他仔细打量了前台附近环境后推断这个摄像头能连接到的最大可能就是冯红梅的电脑。

    田恬小声的问戴毛毛:“黑了它?!”

    戴毛毛想了想:“我试试,不过我可能需要甄山一些帮助。”

    三人回到戴毛毛办公位,戴毛毛在电脑上尝试做了一些动作,发现冯红梅的电脑一直在开机状态,这个就太好办了。不过随即发现她的电脑加密比较复杂,戴毛毛拨通了甄山的电话,询问了他一些技术上的问题。

    甄山还没到家,他在公交车上解答完戴毛毛的问题后又问他:“你这是要黑谁的电脑?”

    戴毛毛乐了一下:“回头告诉你。”

    经过一番操作,随着戴毛毛一声清脆的敲击回车声,大功告成。

    戴毛毛在田恬指挥下开始浏览冯红梅的硬盘。

    按照正常路径,他顺利找到了摄像头的存储位置,原来不光是前台有摄像头,会议室、财务室和大门前也有,庆幸的是刚才他们小声交谈的地方是在监控范围之外。

    戴毛毛在监控录像存储硬盘内发现了一个单独的文件夹,里面是截取的录像片段,不光有他们截留订单、背后骂老板和联络招待所那几段,还有其他同事一些违纪事件的录像片段。看到这些,三个人不禁觉得后背发冷,难以想象冯红梅每天上班花了多长时间在这个工作上。

    再三确认戴毛毛工作位附近没有监控摄像头之后,曲淇终于忍不住开骂了:“妈的,气死老子了,怪不得她经常坐在办公室里带着耳机,原来是偷偷干这活儿呢。”

    田恬倒看得开:“其实很多公司都装监控的,错的不是安装监控这件事,而是使用监控的人,水至清则无鱼,很多时候你对公司看得太清楚太透彻反而不好。”

    戴毛毛接着发挥:“不过也得承认,苍蝇不叮无缝蛋,咱们做点出格的事也不能怪公司针对你。得了,以后注意吧。”

    曲淇杏眼一瞪:“还以后?!老子不想干了,这破公司没法呆。你们呢?”

    田恬和戴毛毛面面相觑,也是,曲淇刚刚在招待所问题上被耍了一道,难免心中不爽。

    戴毛毛这边想关掉远程连接然后退出消除痕迹,田恬忽然拦住了他:“先别退出,我想看看其他的。”

    戴毛毛把位子让给了田恬,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你去看她其他资料不太好吧?!”

    曲淇往地上啐了一口:“有什么不好?!许她看我们,不许我们看她?!看,看看她电脑里有啥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见不得人的东西自然是没有的,不过田恬却找到了一些其他意想不到的文件。

    有几份资料显示,原来崔总的身份确实不简单,他不光是远方购物的老总,他还是他和冯红梅老家地方教育局的副局长!

    田恬输入了那个教育局的官方网站,果然在政务公开一栏中发现了崔总的身影。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崔总总是来往于老家和北京之间了,他每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老家呆着,很少的时间才来到北京公司里坐镇。

    戴毛毛不解:“那他不怕被查到吗?”

    曲淇摇摇头:“我之前注意过咱们公司法人和股东名单中没有崔总,当时我就估计那几个人都是她的亲属,但我还真不敢想崔总居然是个公务员,还是个副局长。”

    田恬冷笑了一下:“这也不难解释他为什么是从教参教材这个行业起家,近水楼台罢了。”

    田恬又从文件夹里发现几个不起眼的文件,上面显示崔总正在以北京远方电子商务公司的名义在他们当地争取税收和补贴政策,同时还有就是他正在以公司名义在当地买地进入房地产领域。

    田恬一下子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我明白了!为什么崔总没有互联网思维,为什么他一直拒绝公司扩大再投资,为什么他放了个亲戚在这里坐镇。”

    曲淇没看明白:“为什么啊?”

    田恬指着那些文件解释道:“第一,崔总只是打算维持这个公司的正常运营,我估计他对公司的目标就是能保持盈利就好,最低不赔钱就行。所以他拒绝公司扩大再投资,因为那样意味着风险,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造成亏损。第二,他维持公司的目的只是想把公司当做一个工具,一个在他们当地可以申请投资补贴和政策倾斜的工具,他利用北京高新技术公司的幌子在当地拿地开发,争取税务优惠和财政补贴,玩儿得飞起啊。”

    戴毛毛和曲淇现在明白了:“也就是说甄山和姬文博那些公司改革方案完全就是飞蛾扑火,崔总的心思根本不在互联网上。”

    田恬叹口气:“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抠门的原因,只要北京这个公司能维持盈利或者不赔钱他就满意。那也就是说,如果市场出现波动,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裁员!在他眼里,只要存在北京远方电子商务公司这个牌子就够了。”

    曲淇一拍桌子:“不干了,明知是火坑,我不呆了。”

    田恬让戴毛毛关掉电脑:“别着急,咱们回去和甄山他们商量一下,干与不干,都有一堆事呢。”

    当三个人回到宿舍和甄山姬文博聚齐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甄山他们已经被辞退了!

    田恬哭笑不得:“吃饭的时候我还合计,校园代理们的意见和你们俩不谋而合,对于你们来说也许是一把双刃剑,要不就是崔总重新赏识你们,考虑你们的方案。要不就是崔总认为是你们背后搞小动作,鼓动校园代理发难。看来崔总选择是后者啊,他给你们最后说的话就很明显了。对了,我们也有重大新闻告诉你们。”

    当甄山姬文博得知刚才戴毛毛他们从冯红梅电脑里看到的一切时,他们也被这些信息震惊到了。原来公司里存在如此之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悲哀的是,按照这些信息显示,甄山和姬文博那些所谓的方案全是对牛弹琴,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败的,这种无力的感觉让甄山姬文博悲从心来。

    曲淇一甩手:“不管了,明天我就提出辞职,不干了,不干了。”

    田恬叹口气:“好吧,我陪你,我也提离职,有些秘密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当知道了的时候你也就无法继续蒙蔽自己,说服自己了。”

    甄山赶紧劝阻:“别冲动好嘛,我们俩是被辞退,可以多拿一个月工资的,你们提离职的话,是没有这一个月工资赔偿的。”

    曲淇切了一声:“那又如何!老娘差那点钱?再说了,我非得等到人家撵我走吗?等到没皮没脸被撵走吗?”

    甄山和姬文博稍显尴尬,田恬赶紧打圆场:“也不是,主要还是当你知道这些的时候,真的无法再继续呆下去了。比如,当你知道你的爱人对你不忠,难道还要等对方提出分手吗?”

    姬文博喃喃的说道:“可现在在公司眼里,不忠的是我们。”

    田恬换了个说法:“好,你明知道自己不爱对方了,那还等什么?非得等到撕破脸才分手吗?好聚好散吧。”

    甄山摆摆手:“等会儿,别着急,现在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你们考虑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