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原生态小镇
    东小口镇位于昌平区东南部,与朝阳区、海淀区交界,毗邻奥运公园。小清河流经镇域东南部边缘,半截塔河由西北向东南流经境内,立汤路纵贯地域东部,回南路、中东路横贯北部和南部。地域面积328平方公里,人口总数超过39万。

    这是对于东小口镇比较官方的介绍。对于很多北漂甚至北京当地人来说,也许说东小口还真没多少人知道,但是要是提另外两个地名那就是如雷贯耳了。

    第一个地名就是立水桥,这是十三号线途径的一个大站,也就是这条城铁将东小口镇周边的住宅全部带动了起来。

    第二个地名就是天通苑,这不是一个小区,而是一个小区群,东小口镇一大半以上的居民全都住在这个巨大的小区群里。据说整个天通苑是全亚洲最大人口最多的小区,三十万的小区住户如果放在全世界也要超过很多小国的全国人口。

    回龙观、霍营、东小口是北五环外三个著名的北漂聚集地。比较起来,回龙观相对更整洁规划更完整。霍营相对开发较差一些,但是霍营是很多摇滚青年的圣地,在这里的民房里聚集了一大批来自于全国各地的摇滚爱好者,他们寻觅着摇滚前辈们的足迹来到北京寻找梦想,在梦想达成之前他们就聚集在霍营这块宝地抱团取暖。

    相对回龙观和霍营,东小口要更接地气一些,换句话说更原生态一些。2004年的立水桥地铁旁仍然是大片的庄稼地。走出地铁口,往北去是庞大的天通苑住宅区,那里是现代化的小区、商场、银行和酒店。往西走是一大片庄稼地,穿过庄稼地,则是仍未开发的东小口镇。这里就像很多城市的城中村一样存在着,有低矮的平房,宽阔的院子,拥挤的菜市场、杂乱的街道。当然,这样的地方也不免有洗头房发廊之类的灰色地带,每到晚上整条偏僻的小街道两边都是粉红色的灯光。

    对于北漂来说,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因素。最让他们头疼的其实是卫生环境和硬件设施。

    东小口有大量的民房出租,房租普遍在二百到三百之间,只相当于回龙观或者天通苑房租的七八分之一。廉价带来的结果就是配套条件的缺失,房间里除了床和电灯是标配之外,其他一些设施都是没有的。有线电视、宽带、电视、冰箱、洗衣机和厨房统统是没有的。这还不是最难过的,别说房间里,就是整个院子里普遍都是没有洗澡的地方,想洗澡只能花钱去附近的小浴池,哪怕冲个凉也是。

    但、这还不是最最难受的,房间里还没有的是厕所,甚至很多院子里都没有,不论大小便只能去大路边的公共厕所解决。这里的公共厕所仍然保持着原生态模样,也就是旱厕。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那个味道绝对会让你难以抑制的干呕。而公厕外面的环境自然更是恶劣,这是小镇居民天然的垃圾场,各家的生活垃圾都仍在这里,生活污水伴随着小便在这个区域蜿蜒横流,宛如天堂一般,恩,苍蝇的天堂。

    想象一下吧,北漂一族的男孩女孩们,白天在海淀、东城、西城、朝阳区的各个办公楼里享受着现代化的写字楼。空调、冰箱、电视、宽带、电脑甚至下午茶应有尽有,公司内部或者走廊里几米远就有干净整洁的洗手间,里面飘荡着焚香或者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不夸张的说,即使是端一碗面条在洗手间里也能吃得下去。

    到了下班时分,小部分北漂开着私家车离开公司停车场赶回自己或租或买的商品房里。大部分北漂或乘坐公交或乘坐地铁返回各自租住的小区。还有一小部分人只能去倒车去十三号线,在上面晃荡半个小时到达立水桥车站。

    出了立水桥站,门外是大片的摩的招揽生意,这个地方距离天通苑任何一个小区都不近,不想步行吃灰就得搭乘摩的。

    下班的人群在这里又分成两拨,一拨坐上摩的走了。另一拨则从地铁站抄近道走到庄稼地里,地块之间是一条条小路,步行不到一公里就会看到那些粉红色的小房间,穿过这条粉红色的街道,中间一些男孩子还要应付一些姑娘们的挑逗。紧接着就是那个巨大肮脏的公共厕所,在这里人群再次分流,或者向北或者向西,分别钻入不同的院落和房间。

    面对空空如也的房间,昏暗的灯光,潮湿发霉的气味,再想起一个多小时前自己所处的灯火通明的现代化办公室,那种落差带来的感受真的非常刺激人的情绪。

    环境差位置差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消费低廉。在东小口,石锅拌饭、红烧肉盖饭、宫保鸡丁盖饭这些北漂常吃的饭菜价格比市区内普遍要低一些,菜市场里虽然杂乱无章,但是毕竟也能买到新鲜便宜的蔬菜瓜果和肉类,一些愿意省钱自己做饭的人索性就在院落里支上一个灶台,买一个便宜的液化气单灶,再买个小型液化气瓶,将就着就能做两个菜,买个饼买包馒头就着吃也算不错的一餐。

    每当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炒菜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很多人就会忘掉刚才想起的那种落差,瞬间感觉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其实,自己在农村老家不也是这么过的吗。

    现在是2004年初,小年,很多北漂陆续都回家过年去了,东小口镇的居民数量急剧下降,很多房间也空了出来,有些人过完年还会回来,有些人就不回来了。有的人是心灰意冷厌倦北漂,有的人则是工作事业风生水起来年就要换到回龙观甚至更好的地方租房子去了。现在的东小口,更像是一个宁静而普通的村庄。

    甄山和姬文博坐在面包车里匆匆赶来的地方就是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