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同居斗室
    甄山姬文博挤坐在面包车里,北京城区渐渐远去。甄山两眼出神望着车窗外,姬文博提醒他:“咱们瞒着曲淇搬走了,你是不是也得给她发个短信啊。”

    甄山点头称是,刚把手机掏出来,曲淇的电话就打来了:“甄山,你丫有病吧,走怎么不告诉我一声,你怕我缠上你们俩吗?”

    甄山无言以对:“奥,不是,我们是正好碰上一个便宜房子,房东着急,就,就,,,。”甄山撒谎连自己都不信。

    曲淇更生气了:“放丫臭屁吧,你到哪儿了?赶紧给老子回来,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不怕我再出事吗?”

    甄山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愣住了,姬文博接过电话:“曲淇啊,我是姬文博,你博哥,不是我们不告诉你,实在是怕再麻烦你。我们现在已经出北五环了,等安顿下来我就打给你,你那边放心,万一有事,你一个电话,我和甄山天涯海角也要杀回去救你。今年小年,提前祝你生日,不是,祝你新年快乐,给你拜个早年。”

    曲淇叹口气:“行吧,人各有志,你们也是好面子的人。你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去东小口了?”

    姬文博有点惊讶:“呦,你神啊,你怎么猜到的?”

    曲淇切了一声:“废话,招待所老板告诉我的,车是他找的,他当然知道你们去哪儿了。行了,回头我去看你们去,挂了。”

    姬文博挂掉电话叹口气:“这丫头,好,可惜啊。”

    甄山有点疑惑:“可惜什么?”

    姬文博看着甄山一脸神鬼莫测,他知道曲淇对甄山有特殊好感,甄山不知道,可他就不想告诉甄山,让他自己悟去。

    姬文博没还给甄山手机,直接拿着手机拨通了家里电话:“爸啊,是我,你儿子。我妈呢?你让她接电话。妈啊,我今年春节不回去了,我给你说一声。哎呀,忙啊,新公司业务忙,全指着我呢,你听,过小年我还坐车在外面跑呢,我自己手机联系业务都打没电了,这还是拿同事电话给你打的。内什么,长话短说,妈啊,春节你要我给你寄多少钱回去啊?别,别,我这边宽裕着呢,你说个数。真不要啊,也行吧,回头明年我给你带双份儿回去,给我爸买辆车。哈哈,自行车也是车啊。呦,妈,我到地方了,过年我再给你们打电话拜年啊,挂了,妈,保重身体,拜拜。”

    甄山一脸平静的看着姬文博在那里骗他妈妈,姬文博挂掉电话把手机还给甄山:“到你了,要不要和我说一样的?”

    甄山拿起手机拨了几个号码又挂上了:“不用打了,回头发个短信吧,电话说容易穿帮,我没你嘴皮子利索。”

    姬文博有些不好意思:“搞销售搞营销的,嘴皮子是入门槛,脸皮厚是基本功。”

    面包车在姬文博指挥下拐进了那个小院,司机着急回去,帮着他们把一堆行李和电脑全都卸到了院子里然后扬长而去。

    房东闻声出来,看见姬文博和甄山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来干嘛:“租房子吧?今天是好时候,都走了,就剩下两三家了,你们自己挑,住哪间都行。”

    姬文博刚要转身又想起来什么:“老板,房租多少钱,几个月起交?”

    房东伸出三个手指头:“三百,可以一个月一交,不要押金,合适吧。”

    甄山赶紧也回过身来:“不是,之前那些小演员住这里不都是二百吗?”

    房东奥了一声:“那是之前,现在冬天了,费用大,我那窗户都新加了塑料布呢,保暖。没事,你们要觉得不行,可以去别处再看看。”

    姬文博明白了,这是他们把行李先卸下来惹的祸,老板是个人精,借着这个机会敲他们的竹杠,他略一思索:“这样吧,我们也不二百了,你也别三百,二百五吧。”

    房东笑了:“多难听啊,骂人啊。二百六吧。”

    姬文博也笑了:“嫌不好听就二百四,行不?”

    房东甩了一下手:“行行行,难听就难听,二百五就二百五。”

    甄山和姬文博用一个吉利数把自己的新家安顿在了一排小平房的其中一间,房间左边隔壁是一家三口,在东小口开洗衣店的。右边隔壁是一对情侣,在附近超市打工的。姬文博之所以把房间选在这里,理由是两边家里都有火炉,他们夹在中间可以借机取暖。整个院子里除了房东也就剩下他们三家了,还好这边还没有关于性取向之类的概念,两个邻居对两个大小伙子同居在这斗室也没什么不好的看法。

    小小的房间只有十几平米,靠墙一张木头大床,房顶上挂着一个普通小瓦数灯泡,在床头位置拉出来了一个插线板,还是简易那种,花线的。

    行李容易布置,该铺的铺,多余的衣服还可以当被子盖。两套电脑毫无用处,只能堆在墙角。就是这插线板只有一个口好用,两个人得轮流给手机充电。

    姬文博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计划着:“插排买一个,热得快得买个,暖水壶一个也够,还有玻璃水杯得俩,冷的时候喝杯热水舒服一些。小桌子,小椅子,电褥子,哎呦,得不少东西呢。”

    甄山拦住姬文博:“算了,除了烧热水喝热水必备的东西之外,其他的都别买了,咱们也不能做饭,用桌子椅子也没啥用。”

    姬文博坏笑着看着甄山:“那,一回家咱俩就上床啊?”

    甄山也笑了,他推了一把姬文博:“你他妈不能做床边上吗?行啦,赶紧出去把热得快和暖壶买回来,然后咱们俩赶紧算账,看看手里的钱能支撑多久。”

    两个人走到市场上在一个杂货商店买回来必要的东西,然后在街边一个小面馆里一人要了一晚炸酱面权当做午餐了。

    回到屋里,甄山接出来插排,分别插上两人的手机充电器,姬文博唯恐插线板短路,小心翼翼将热得快打开了,还好,插线板一切正常。

    两个人趴在床上在一张废报纸上开始算账,去掉刚才的车钱和一个月房租钱,以及刚才吃饭买东西的钱,两个人还剩下960块现金,这些钱要坚持到他们找到工作获得收入,光是看起来就非常紧张。

    才刚开始算账,姬文博就一拍大腿:“坏了,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