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年夜饭
    姬文博告诉甄山:“我们如果每天这么吃下去,等到下个月,咱俩是饿不死,可皮肤和肠胃就完蛋了,不行,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甄山跟着姬文博来到菜市场,此时天已经黑了,冷飕飕的,菜市场只剩下几个小店和几个小摊还在营业。姬文博来到一家卖主食的小店,要了几个葱油饼,原先一块钱两张的饼,现在一块钱买了四张。他又买了一罐阿香婆香辣酱,五块钱。

    菜市场还有零星几个摊位正在收拾,姬文博和甄山赶过去又花了一块钱买了一小捆大葱,再花一块钱买了颗卷心菜和几个青椒。

    今天晚上他们改善了伙食,葱油饼卷大葱配上卷心菜青椒蘸酱,辛辣的食材让人胃口大开,甄山吃的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直喊葱油饼买少了。

    姬文博得意的算账:“你看,同样是八块钱,吃得好多了,而且阿香婆、卷心菜和大葱还有剩余,再凑合两三块钱又能吃一顿。”

    中国人琢磨怎么吃的大脑一旦开动起来,创意是无穷的。

    腊月二十六,两个人的手机话费告急,但是街边卖的手机充值卡最小面值都是五十块钱,一人一张就得一百元。两人估算一下,最近电话不会太多,把钱仍在卡里太可惜。姬文博带上三十块钱步行前往天通苑的移动营业厅,他给两个人的手机各自充了十五块钱话费。

    在姬文博去营业厅的时候,甄山也去了菜市场,趁收摊他买了几样蔬菜和粉条,又去买了几张葱油饼。回到住处,他借了隔壁小夫妻的炉灶开始做饭,本来他是想给小夫妻两块钱的,人家并不在意,用一下能怎么的,什么钱不钱的,用呗,用一次还能用穷了怎的。

    甄山也不会做什么饭菜,他只是简单把白水烧开,将几样蔬菜和粉条下到开水煮熟,再将用过的方便面桶洗干净当大碗用。蔬菜粉条和着水倒进面桶里,再配上剩下的阿香婆香辣酱,一顿简易的麻辣烫就这么出锅了。

    姬文博回来之后,看到两桶香喷喷的麻辣烫兴奋得直跳脚,两个人热热乎乎的吃了顿晚餐。

    姬文博开玩笑说:“我那是山东吃法,你这是东北吃法。”

    腊月二十七、二十八和二十九三天,两个人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日子过了下来,算一算每天的花费,平均才二十多块钱,现在两个人手里还攥着七百来块钱,眼看年关将过,心里也就稳当一些了。

    甄山的《平凡的世界》已经读到了孙少平和田晓霞的来往,姬文博枕着自己的双手听着故事,他不禁沉浸在那种美好单纯的青春幻想之中。

    姬文博问甄山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甄山说不上来,姬文博索性就拿三个人作比较:“冯红梅,田恬,曲淇,三种类型你喜欢哪一种?”

    甄山惊讶的嘴巴都张大了:“冯红梅?!你没搞错?!”

    姬文博点点头:“其实冯红梅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当然从咱俩的角度来看,似乎她比较阴暗一些,但我认为她是一个能忍能坚持的女孩,这也是一种优秀的特质,不是吗?”

    甄山不禁怀疑姬文博是不是一个情种,天天揣摩女孩。

    在姬文博坚持下,甄山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田恬和曲淇各有不同,我没谈过恋爱,所以不好评价,非选不可的话我可能会选,田恬吧。”

    姬文博稍微有些失望,甄山让他选,他狡猾的缩进被窝:“我谁也不选,她俩都不是我的菜。”

    甄山气乐了:“可以都不选啊?!你早说啊。”

    姬文博嘿嘿笑了:“你也可以两个都选啊,随便。”

    大年三十,两个人都没出去跑步,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看这几天的报纸。房东过来了,他拿来几副春联和一小碗浆糊送给他俩,嘱咐他们把自己房子也贴上春联,过年嘛也要有过年的样子。

    有事情干总是好的,两个人七手八脚把春联贴好。姬文博一边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边流出了眼泪:“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过春节,第一次过年没有回家。”

    甄山默然,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姬文博,而是转身走开,他忽然想起今天过年,很多店都会提前关门,他得赶紧去把今天的年夜饭买来。姬文博赶紧擦干眼泪和甄山一起出去。

    两人刚转过身就看见曲淇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呢子大衣,身上背着一个大包两个手上还各拎着一大包东西正站在小院门口看他俩,姬文博和甄山一时愣住了,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阳光刺眼产生幻觉了。

    曲淇一声大喝把他们从懵懂中叫醒过来:“傻站着干嘛,过来帮老娘拿东西,累死我了。”

    甄山姬文博赶紧迎上前去,把大包小裹从曲淇身上卸下来,三个人说笑着一起进了小屋。

    曲淇带来的东西还真不少,一箱纯牛奶,一箱酸牛奶,一箱可乐还有一袋子橘子,再有就是一大包方便面、饼干、火腿肠、午餐肉和鱼罐头等吃食。曲淇说一路累坏了真不是说着玩儿的。

    曲淇又从大衣里掏出两管维c泡腾片给甄山:“我猜你们俩肯定天天吃那些快餐,那不行,缺少维生素容易得病,每天你们俩泡一杯喝了,就当补充营养吧。”

    放好东西,姬文博才想起来:“哎,你怎么知道我们没回家?你不怕扑空啊。”

    曲淇一阵好笑:“你还说呢,我在招待所碰见那面包车司机了,他还跟我学你是怎么糊弄你爸妈的,笑死我了。我这两天一直想过来,今天趁着有住天通苑的朋友开车回家就跟着过来了。怎么样,你俩住的惯吗?”

    甄山赶紧回答:“还行,还行,你们那些小演员都能住,我们也能住。哎,你是不是要回延庆过年,一会儿怎么走啊?”

    曲淇看看表:“我约了一个亲戚五点半在东小口开车接我一起回延庆,现在还早,我去买点酒和饺子,我陪你们过个节吧。”

    甄山赶紧推让,姬文博一点儿不客气:“饺子酒饺子酒,越吃越有,来来,我陪你去买,你不知道哪儿有卖的。”

    三个年轻人就在这北京城不起眼的角落里提前吃了年夜饭,今天是合家团聚的日子,中国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逢年过节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此刻却不知道有多少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仍然漂泊在外无法回家。

    眼看五点半了,曲淇一边看表一边神秘的告诉甄山姬文博:“一会儿你们去送我上车,我还让我那亲戚给你们带来一个好玩意,那是他们家不用的,我合计你们肯定能用上,就让他给捎过来了。”

    曲淇这关子卖的,把甄山姬文博的胃口都给吊了起来。

    等到送曲淇上车,她的亲戚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小箱子来,甄山姬文博才知道这确实是一个好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