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几个小谜团
    茶房忙解释:“这些茶点都是赠送的,不要钱。”

    姬文博等茶房走后一边给甄山倒茶一边叮嘱他:“拜托,我们是来听相声的,不要疑神疑鬼的好吧,现在茶也点了,安心听相声吧。”

    甄山不好意思的解释:“我不是担心钱不够嘛,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不紧张一点儿不行,万一花冒了就麻烦了。”

    姬文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嗯,好茶。我说你啊,就是不放松。你想想,现在是穷,短期内你也改变不了,既然改变不了,那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开心心的过这一天穷日子呢?别瞎合计了,嗑瓜子听相声,现在是过年!”

    两个人在茶馆里喝了四五泡茶水,将小碟里的所有干果一个不剩全都吃光之后才依依不舍离开这里。

    八十块钱还剩下点儿,姬文博买了两个北京糖葫芦,两个人一边吃糖葫芦一边赶着去坐车回去。

    回到东小口天已经傍晚,甄山发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你在哪儿呢?能上qq吗?想看看你,有事。”是田恬的。

    甄山赶紧招呼姬文博找网吧,还好现在不同以前,有些网吧大年初一就开始营业了。他们在天通苑找到一家大型网吧,姬文博算算八十块钱还剩一些,索性就开了两台机器,甄山着急和田恬联系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事情,姬文博则自顾自在网上开始下载音乐,幸好他随着带着那个mp3。

    甄山登陆上qq,发现田恬还在线,他有些激动的和她打了个招呼,即使只是十来天未见,可在甄山看来感觉已经是隔世。

    田恬发起了视频聊天,甄山接受了邀请。两个人隔着屏幕见面了,田恬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羊毛衫,这符合她一贯的穿衣风格。她带着耳麦笑着问甄山:“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你在沈阳吗?”

    她一说话,姬文博从旁边也凑过头来:“hi,田恬大小姐,你还好吧。”

    田恬有点儿奇怪:“姬文博?怎么你也在沈阳?啊,还是你们都在北京?没走吗?”

    甄山只好半真半假的答复她:“我们俩搬家后为了找工作方便就没回家,这几天我们过得挺好,就等着过了春节去上班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田恬这才切入正题:“奥,是这样的,你那个电邮群发器,我那师姐挺感兴趣的,她想买两套试试,托我问你多少钱能卖。另外我觉得你那个东西确实不错,你也可以尝试自己去网上卖一卖试试。”

    我的妈呀,还有意外收获!甄山非常高兴,但犹豫着不知道该要多少钱。姬文博在旁边听到了凑过来对田恬说:“三百一套,一台机器只能安装一套,按序列号自动识别。”

    甄山不知道姬文博为什么这么说,但也只好附和他:“对,就是姬文博说的这样卖。”

    田恬冲着屏幕打了个响指:“ok!我帮你卖两套试试,你记得把安装文件发我邮箱里啊。等我元宵节以后回去再找你们。”

    姬文博很惊讶:“你们公司这么敞亮?放假这么久?”

    田恬有些羞涩的回答:“一句话说不清楚,回去之后咱们见面说吧。”

    甄山依依不舍的挂掉视频聊天,有些怅然若失。

    甄山问姬文博为什么这么报价,姬文博告诉甄山他已经发现网上有同款群发器了,他们卖的方式和价钱就是这样,自己只是照葫芦画瓢。他这么一说,甄山就明白了。

    姬文博拍拍他:“你聊了半天,发现田恬有什么变化没有?”

    甄山回过神来:“她啊,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姬文博嘿嘿一笑:“你没发现她手边放着一个mp3和我这个一模一样吗?”

    甄山摇摇头:“没注意啊,那代表什么?那个mp3好多人都买了。”

    姬文博抬起头神秘的笑了一下:“有些事还是不说为好,日后自明。”

    甄山懒得管这些,他赶紧从自己邮箱里找到电邮群发器的安装文件给田恬发了过去,就算是白给她也无所谓。

    离开网吧,两人懒洋洋的往家走。北京的冬天很冷,寒风吹着脸庞,很快就把他们的脸和耳朵冻得通红。

    姬文博缩着脑袋告诉甄山:“我昨天洗的衣服挂在外面,你猜怎么着?冻硬了,用手一敲梆梆的,咱们应该把牛奶放到外面,明天就可以吃牛奶冰棍了。”

    两个人拐进了东小口镇,路边有一个新盖不久的两层小楼,这是当地居民专门建出来出租用的。房屋面积比他们现在住的要大一些,房间要新一些,硬件设施几乎差不多,租金却比他们的房子贵一百多。这可能也是这栋小楼入住率偏低的原因吧。

    姬文博走到小楼楼下突然停住了,他感觉这栋楼里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甄山也站住了跟着姬文博往楼上看,他不明白姬文博在看什么,旁边有两个行人居然也站住了跟着他们往上看,一边看一边疑惑得嘟囔:什么呀?

    姬文博回过神来,故意打了个喷嚏,一下子让旁边两个行人醒悟过来悻悻而去。甄山也被他骗了,两个人笑着回到了房间。

    没想到曲淇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两个神仙,大过年的不在家过年出去瞎逛什么。”刚说完这句话,曲淇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不过好在甄山姬文博毫不在意。

    曲淇也是刚到,她解释说有个小剧组春节赶进度,苦于没有群众演员所以开价挺高,她想反正在家也是闲着还不如去剧组混饭吃,趁着人少万一能得到更大机会呢。她收拾完东西就搭一个朋友的车进京了,路上她特意让车拐到东小口给甄山他们送东西。

    曲淇带来的东西是一床电热毯,这东西对于甄山他们简直太棒了,小平房没有取暖设施,甄山姬文博只能依靠自己的热量把被窝弄热。有了这个玩意儿,晚上睡觉就舒服多了。当然,这玩意儿睡多了容易上火,不过嘛大冬天的上火也比冻死强。

    姬文博接过电热毯,曲淇连屋都没进赶紧就走了。唉,这个朋友真是上天赐给他们的,总是能雪中送炭。

    电热毯确实威力猛,两个人睡到半夜不得不关掉了,被窝里太热了。最要命的是他们俩身上都开始痒了起来,估计是电热毯火力太猛造成的,当然还有其他因素,他们已经快一个月没洗澡了。

    姬文博提议明天洗澡去,甄山有些心疼:“我问了附近那家浴池,一张门票就要三十,说是过年成本高。去他妈的,根本就是洗澡的人多,借机涨价。太贵了,咱们再忍忍吧。”

    姬文博叹口气:“可惜是冬天,要是夏天就好了,下场大雨在雨里自己就洗了,这天寒地冻的,没法自己解决啊。”

    甄山学着姬文博的口气:“行,等到了夏天,我请你在暴雨里洗澡,不花钱。”

    姬文博忽然想起来什么:“看来,我得从别的地方赚出咱们洗澡的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