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乔迁之喜
    赚到了六百元钱,再加上曲淇送来的一堆食物也节省了很多开支,现在甄山和姬文博手里的现金还有一千多块,这大大缓解了他们的紧张状态。

    初六以后,一些公司开始上班了,甄山姬文博每天的活动除了健身读报之外,还增加了一个项目,投简历。他们每天去网吧一个小时,在招聘网站浏览招聘信息,择其善者而投之,只是毕竟刚刚过年,职位较少,两人收获不大。

    甄山每天的睡前读书已经将《平凡的世界》读到了第三本,此时的孙小平已经去了煤矿下井,在更加危险艰苦的环境下继续自己的生活,孙少平的哥哥孙少安则在家乡开办了自己的砖厂。姬文博不明白一点,孙少平为什么宁愿自己在外受苦也不愿意回家和他哥哥一起经营砖厂呢?正如书中孙少安所说,以孙少平的学历和吃苦精神,兄弟二人珠联璧合强强联手定能将砖厂经营红火富甲一方。可为什么孙少平非要独自去走更艰难更危险的人生路呢?

    甄山说出了自己的见解:经济独立才能人格独立,人格独立才会思想独立。对于有独立思想的人来说,让他放弃自己的思想独立性比拿走他所有的财富更可怕。换句话说,《平凡的世界》整本书都在传递一个信念:人,可以活得很卑微,但是思想,必须伟大。

    一直到元宵节,甄山和姬文博都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面试机会。所有有效是相对无效来说的,在北京,只要你的信息出现在网络上,你每天都会接到很多莫名其妙的面试电话,多数是保险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公司,当然,对这些公司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毕竟中间也是有一些靠谱公司的,但其概率相对极小。

    日子就像流水一样过去,随着春节的过去,东小口镇重新热闹起来,很多小店都重新开张了,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意和事情做,眼看元宵节又要到了,姬文博稍微有些灰心。他告诉甄山自己想家了,他合计索性趁着现在手里的钱还够买车票,两人打点一下分别回沈阳和山东得了。

    甄山知道姬文博这是在吐槽,他忽然笑个不停,姬文博好奇他为何发笑。甄山说他想起来《西游记》里有一个人物就是整天想着分行李回老家,哎呀,那个人物是谁来着?好像还挺帅的!姬文博自己也笑了。

    元宵节并不是法定假日,甄山姬文博买了袋黑芝麻的汤圆煮了就算过节了。

    正月十六上午,甄山忽然接到了戴毛毛的电话,戴毛毛刚从老家回京特意邀请几位朋友到他家一聚,尝尝他带来的老家特产。另外,他刚搬家到了魏公村附近一个二室一厅的房子,环境很不错,正适合聚会。

    甄山自然满口答应,姬文博只是眉头皱了一皱苦笑了一下也答应了。甄山不明白姬文博这是什么表情和态度,难道姬文博认为戴毛毛这是在炫耀吗?

    姬文博拍拍甄山:“我当然不是认为他在炫耀,大家都是朋友嘛,我是,,,唉,到了你就明白了。”

    朋友乔迁,虽然只是重新租了个房子,但对方相邀聚会,礼物还是要准备一下的,这叫温锅。

    但,这礼物愁坏了二人,买贵的吧买不起,买便宜的也费劲,太便宜的更不好还不如不拿。现在甄山姬文博手里最值钱的东西就三样,电脑、手机、mp3,送哪个都是笑话啊。

    姬文博眼珠一转:“我做主了,那箱酸奶和那箱可乐还没动呢,把包装擦干净带过去,这俩加起来上百块呢。”

    这两箱东西还是曲淇带来的,甄山姬文博一直没动,倒不是不爱喝,主要是怕把馋虫吊起来,他们日常只在早上喝一包纯牛奶,酸奶可乐一直没拆封。

    甄山有些犹豫,不过想想还有十来天就要交下个月房租了,就这个吧。

    东小口和魏公村的距离从地图上看就挺远,几乎是北京城的半个对角线。那要是坐起车来就更远了,甄山姬文博下午三点多出发,倒了两趟公交车之后到达戴毛毛所在的小区已经快六点了。

    姬文博走进小区先感慨了一下:“这就是所谓的高尚住宅小区吧,不知道住在里面的人高尚不高尚啊。”

    甄山总觉得姬文博今天的情绪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什么。他得提防着点这小子,人家乔迁之喜别让这小子给祸害了。

    等到他俩找到戴毛毛的房间,一进门就发现曲淇和田恬也都到了。虽然曲淇常见,但是五个人聚在一起还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重新聚到一块大家都很高兴。

    曲淇带来的礼物是一套汤锅,大锅煮汤小锅煮奶,是一款很适合温锅的礼物。当曲淇一眼看到甄山和姬文博带来的礼物时明显惊讶了一下,不过她很快恢复了平静。

    戴毛毛满脸红光,他根本不在乎甄山姬文博拿来的是什么,他热情的拥抱了他们,又把他们让到沙发上。甄山刚坐下,一条小哈士奇狗就扑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戴毛毛喊了一声:“蛋蛋,回来。”哈士奇仍然我行我素,在甄山的身上蹭来蹭去。戴毛毛只好一把把它抱起塞到了狗笼子里才作罢。

    戴毛毛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刚开始养,还没熟悉,有点不听话。”

    姬文博开玩笑:“恩,估计它都不知道自己叫蛋蛋。”

    大家哈哈一笑,这时田恬把瓜子开心果之类东西都搬过来了,她腰里扎着围裙问甄山他们:“咱们今天吃火锅,没问题吧?”

    当然都没问题,田恬扒拉了一下戴毛毛,两人赶紧走进厨房准备食材去了。

    甄山忽然觉得有些奇怪的气氛,他想起来什么,转头看看姬文博和曲淇,姬文博正在盯着他:“还没看出来?!”

    曲淇一拍姬文博:“你早就知道吗?还是刚看出来的?”

    姬文博笑了笑:“我大概在大年初二就知道了,不过当时只是猜测,今天一进门就明确了。”

    甄山想起来那天在网吧姬文博神秘莫测的微笑,还有田恬那天身边那个和姬文博同款的mp3,原来在那时候田恬就和戴毛毛在一起了。

    他们俩在一起了,按理说没什么不对,他们是朋友,现在还是同事,以前也是同事兼舍友,还每天一起上下班。对啊,其实他们没在一起才让人奇怪呢。戴毛毛虽然长得黑了一些,但是人很本分,技术出色,现在看来也很能赚钱。田恬呢,高学历高素质,人又漂亮又能干。两个人在一起就算不那么金童玉女,也是挺般配的。

    可甄山为什么觉得心里有个地方猛然抽搐了一下呢,就好像在心脏的某个位置被人用小夹子忽然夹了一下,那种瞬间的刺痛和抽搐带着一种痛,还带着一种解脱,说不上来的感觉。

    甄山一直保持着有些木然的脸色坐在那里,曲淇看到了他的表情,索性把脸转到一边去了。姬文博拍了拍甄山,像是安慰他一样。

    蛋蛋一声叫唤打破了凝固的空气,厨房里戴毛毛和田恬说说笑笑的声音也时而传来,曲淇忽然转过头问两个男生:“我说你们俩怎么这么会过,我送你们的酸奶可乐原封不动的又拿到这里来了,你俩是不想花钱还是不爱喝啊?”

    甄山刚要解释,姬文博忽然大声说了一句话:“这狗是多钱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