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初吻
    虽然甄山没谈过恋爱,但是看电视看电影也明白曲淇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甄山一时纠结在那里,他的心脏蹦蹦直跳手却冰冷,他不知所措僵直着身体,唯恐碰到曲淇让她误会。

    曲淇感觉到甄山没动静,她睁开眼睛盯着甄山:“你多大人了,不懂吗?亲我一下你很吃亏吗?你别告诉我,你初吻还在呢。”

    甄山无奈点点头,他确实从没谈过恋爱,初吻当然还在。

    曲淇突然两手捧住了甄山的脸,迅速将自己的红唇贴到了甄山的嘴巴上,甄山慌乱之中想推开曲淇又觉得这样不合适怕伤到她,也就只好任由曲淇处置了。

    这个吻只有短短一秒,但甄山感觉就像很长时间一样,曲淇松开了他的脸退出一步多远嘿嘿笑着看着他。

    曲淇像是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赚了。”然后她突然跑了,一边跑一边回头冲着甄山喊了一声:“甄山,你个傻瓜!等我回来!”

    曲淇跑远了,她拦下路边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甄山还愣愣的站在原地,丝毫不理会旁边别的情侣和路人对他投来的目光,那目光中有祝福、有好奇、还有羡慕和嫉妒。

    甄山的嘴巴上还留着曲淇的味道和口红,他下意识想擦掉手在半空区却停滞住了,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有一条短信。甄山估计是曲淇的。

    确实是曲淇的:甄山,我喜欢你。我好几个月会见不到你,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我怕我一回来你就是别人的了,我不管,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甄山仰起头长吁一口气,自己何德何能会让曲淇喜欢,曲淇说得对,他心里有别人,但是他现在却非常享受这种被别人喜欢的感觉。不管明天如何,今天晚上就让他多享受一会儿吧。

    甄山斟酌半天给曲淇回了两个字:“谢谢。”

    曲淇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她同样心潮澎湃,这是她第一次向一个男生告白,从小到大都是别人追她,如今变成了她追别人。她短信里说的没错,她知道甄山心里装着田恬,自己一直别扭着这个劲儿。没想到前几天她忽然知道了田恬分手的消息,曲淇开始慌了,田恬的分手意味着她随时有可能和甄山在一起,以她对田恬的了解,田恬心里不可能一点儿没有甄山的位置。如果那样自己就彻底没机会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出发去横店,曲淇也不好意思给甄山打电话说这事,直到那天路过回龙观偶尔发现甄山还在北京,于是一切就自然而然发生了。

    现在曲淇已经心满意足,只要她自己说出来了,即使甄山不选择自己,她也了无遗憾。看着甄山回过来的短信透着那股傻劲儿,曲淇笑了,笑中带泪的笑了。

    曲淇的告白打乱了甄山的心境,他也是年轻人,正值血气方刚的岁数,按照正常情况自己这个岁数也该谈恋爱了,那天他坐公交车路过人大,亲眼看到两个初中生在公交车上公然接吻,那一瞬间甄山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现在才想起来自己不过也就二十多岁罢了。

    以前很少想过谈恋爱的事情,每天不是工作就是创业梦想,现在好了,两个女孩打乱了他的心境,他当然不反感曲淇,甚至对她也颇有好感,可如果让他去接受曲淇,马上另一个女孩的名字就会出现在自己心里。

    田恬,没错,从和田恬认识开始,这个女孩就在甄山心里扎了根,只是之前甄山从来没意识到,直到那天戴毛毛当众宣布他和田恬在一起了,甄山才知道什么叫做心酸和心痛。他直后悔为什么自己早没有意识到,不过当时自己正在落魄,心里还有个安慰自己的理由,也许田恬和戴毛毛在一起更幸福,衣食无忧不用操心。

    好了,现在田恬分手了,自己完全可以去追求她了,可甄山发现自己却没有勇气了,他几次想给田恬打个电话问问她怎么样了,却总是不敢迈出那一步。他总觉得自己这么做对不起戴毛毛,也会让田恬看不起。已经很纠结了,现在又杀出来一个曲淇。

    曲淇问的问题,找一个自己爱的还是爱自己的,果然是一个难题。

    甄山就这么拖着自己的心情,拖到了假期结束,又拖过了元宵节。

    元宵节过后甄山利用大学还没开学的淡季,把整个销售队伍重新梳理培训了一遍,他让每个人都必须在自己面前把设备从头到尾接好再从尾到头拆了打包装,这是基本功,必须每个人都会,而且要熟练。

    忙了一天,甄山下班后直接躺倒在床上,他一个人懒得去吃饭,等到一会儿饿了下一袋速冻水饺就算打发了。

    甄山拿出手机不小心点开了录音文件,他的手机仍然只有一个录音,就是那天在音乐会上录的田恬的鼾声。甄山将录音文件设成单曲循环,然后他把手机放到枕头边,一个人躺在被窝里静静听着田恬的鼾声,他心里在偷笑也在质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了,慢慢的他也睡着了。

    等到甄山醒了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也不知道几点了。他拿起手机先把录音关掉,正当他瞥见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晚上十点多了以后,他耳朵里忽然又听见了鼾声。

    恩?自己不是关了吗?不对,这个鼾声不是田恬的,是男人的,是门外面传来的。甄山赶紧光着脚下床直接冲到了姬文博的房间。

    姬文博回来了!

    已经消失了快一个月的姬文博此时正四仰八叉睡在自己床上,被子只搭上身体一半,行李箱还扔在地上。看来姬文博是真的累坏了,他一回到家估计就睡着了,天知道他这一个月都经历了什么。

    甄山把被子给姬文博盖好,然后轻轻退出房间。他自己觉得肚子咕咕直叫,想到姬文博也许也没吃。他就亲自下厨准备给这个兄弟做顿晚饭。

    甄山也谈不上有什么厨艺,煮了一袋速冻水饺,切了几个松花蛋做姜汁松花蛋,然后又做了一个大葱炒鸡蛋,基本已经穷尽了他的手艺。

    甄山将饭菜盖上盖子放到客厅餐桌上,然后自己拿过笔记本半躺在沙发上继续他的创业策划工作。

    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多,姬文博出来上洗手间才发现客厅里的一切,他也不困了,甄山看他醒了赶紧把饭菜去重新热了一遍。

    热菜的时候姬文博进来了,甄山刚想给这位朋友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发觉他身上已经馊了,甄山赶紧让他先去洗澡。估计他那行李箱里的衣服也都差不多,甄山就拿出自己一套保暖内衣给姬文博准备好。

    姬文博洗了个澡换上甄山的衣服坐到了客厅里,他神情有些黯然,甄山不好意思多问,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家里还有两瓶红酒,是我们公司王总过年送我的,要不要我去开了,咱们今晚给喝了。”

    姬文博使劲点点头,甄山开了红酒,倒了两玻璃杯,递给姬文博一杯,姬文博接过来一饮而尽,甄山愣住了,然后就见姬文博坐在那里热泪盈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