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人生苦短
    姬文博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对甄山说道:“在家里的时候我就决定,不管是打工还是创业,我就当现在一切是零,从头再来。所以我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一堆科技报纸研究。我和你一样,自从看了你们的录播系统以后,我也开始对流媒体视频的前景非常看好。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

    姬文博的电脑上出现了一个来自国外的网站,在这个网站上,分门别类的展示着很多视频,有电影有电视剧也有mv等内容。甄山和姬文博的英语都不怎么灵光,但互联网语言是相同的,他们看得懂。

    大致上浏览了这个网站之后,甄山激动的一拍大腿:“对!就是这个!这个视频网站的架构和我想的差不多。”

    姬文博也有些激动:“以前我们是摸索,做的是别人没做过的,我们不知道前面等着我们的是什么,或者当我们还没等到开花结果的那天我们就油尽灯枯不得不放弃了。现在不一样,已经有人走在了前面,而且技术和网络环境也日新月异,我相信,未来的网络肯定不能是现在这样平面的,网络视频必将成为网络浏览的主力资源。”

    甄山想起协和团购网和视频简历来,是啊,那些激进的想法虽然很让人激动,也非常有前瞻性,但生不逢时却是最大的障碍。有时候创业就是这样,也许你在前一年的创意惨败,但随着社会的进步第二年别人再做就势不可挡,时也命也。

    不管怎么说,视频网站已经到了风口了。按照以前的规律,美国有的东西中国稍后也会有,在解放前,这个稍后的时间可能是几十年,到改革开放之后,这个稍后的时间可能只有十年甚至几年。到了网络时代,这个时间可能仅仅只有几个月甚至更短。而在不久的将来,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加速度,也许很多网络产业中国甚至会走在美国前面,工业化时代我们落后的太多,网络时代我们完全可以弯道超车。

    当然,大环境再好对于个体来说那差异仍然很大,比如说同样的团购网项目,乔宇的海归团队就能拿到投资,甄山的本土团队就铩羽而归。这就是个体差异。

    视频网站的项目就在眼前,似乎马上触手可及,对于有雄厚资本的团队来说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问题。可对于如今的甄山姬文博来说,这件事是他们有生以来最大的难题!

    首先,人,一个小团购网站的建设甄山和戴毛毛累吐了血尚且无法搞定,还要找外包团队帮助一起做。现在做一个更为复杂、难度更大、要求服务器和网站架构更稳定的视频网站,光是开发人员、维护人员、视频采编人员和客服人员就是一个很大的团队,更别说还有配套的行政人员和后勤人员。

    其次、设备,开发一个中等规模的视频网站的话,虽然没有先例可以借鉴,但是考虑到各方面,不论是开发人员用的电脑和网站的服务器都将是一笔不小的花费,还有一个就是带宽,跑视频的带宽自然不能和网页的带宽相提并论。

    综合来看就是两个字,资金!粗略的估算,建设和维护这样一个网站没有个几千万是万万不能启动的,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贸然上马只会落得个协和团购网的下场。

    而如今姬文博和甄山身上有多少钱?很不幸,上次他们还能凑十万,这次他们连一万都凑不齐了,如果加上债务,两个人的资产已经为负数了。这样的条件,他们还能再挑战一次?

    两人分析了半天,最终得到这个结果,姬文博和甄山都沉默了,姬文博掏出一包香烟来递给甄山,甄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一根,他不免好奇:“你不是不抽烟吗?”

    姬文博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着,然后一边给甄山点烟一边告诉他:“就这次我爸住院,我学会了,也不多抽,每当难受的时候就抽一根。你从来不抽烟吗?”

    甄山吸了一口烟就开始咳嗽:“咳,咳,咳,大学时候抽过一根,再也没抽过。”

    姬文博来了兴趣:“那次为什么抽烟啊?”

    甄山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我暗地里喜欢一个女生,在宿舍里聊天的时候被舍友逼着说出来了,这帮损友就告诉了那个女生,算是替我表白了吧。可那个女生就给我回了一句话,还是晚上约我出去单独说的,我去赴约的时候想过很多可能,却没想到会是那样一句话。”

    姬文博等着听甄山的回忆,甄山却沉默了,姬文博拍拍他:“什么话?还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甄山苦笑了一下:“没那么粗俗,就五个字,专门跑过来说了五个字:不要毁了我。呵呵,咳、咳,咳。”

    姬文博又拍了拍甄山:“还好啦,这就是你一直不找女朋友的原因?”

    甄山点点头:“算是,也不算,从来不想。”

    姬文博一下坐了起来:“从来不想?田恬一直没找过你吗?”

    甄山摇摇头:“没找过,我也没找过她,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扰她,她刚分手。”

    姬文博无语了:“刚分手,两个月了好吧,你们可真费劲。”

    甄山摆摆手:“算了,别聊这个了,不是聊视频网站吗?怎么跑题了?”

    姬文博站了起来:“以我的想法,干!没钱就去找钱,没人就去找人,方向已定,大势已定,撸起袖子干呗。我陪我爸住院的时候,楼下就是急救室,有一天半夜我听见楼下吵吵,我就下楼去看。有一个男人刚刚被车撞了送进医院急救,他的母亲妻子和一双儿女连夜赶来在急救室外面坐等。医生出来就说了一句话,人没了。那一瞬间,整个急救大厅被那四个可怜人呢的哭声震撼,就那么一个意外事故,母亲晚年丧子,妻子中年丧夫,儿女少年丧父,人生大不幸啊。我也哭了,我当时就想,人生就是这么短暂,也许一个小时前这个家庭还是温馨的幸福的,一个小时以后天就塌了。”

    姬文博说着话激动的抽烟,缭绕的烟雾也让他咳嗽起来:“人生苦短譬如朝露,反正也是光脚了,再拼一次,输了就彻底输了,不拼的话,这辈子都会后悔!”

    甄山也站了起来:“好,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再拼最后一次!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