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放弃OR继续
    来人是谁?居然是戴毛毛!

    田恬举行生日聚会,自然邀请的都是熟人,之前远方购物公司的几位朋友都在被邀请之列,曲淇身在横店无法赶回来,甄山和姬文博会准时赴约,只有戴毛毛一直在纠结。

    前女友过生日,还邀请了自己。换成谁都会纠结的,拿不定主意的他又想起了姬文博,于是周日一大早就来到姬文博家登门求教。他倒不是没有姬文博的电话号码,只是有些话他觉得还是当面和姬文博聊聊会比较好。

    不巧,姬文博刚要走,听说他要去农展馆,戴毛毛借机邀请姬文博坐他的车去。

    姬文博愕然:“你买车了?!”

    戴毛毛点点头:“刚买的。”

    “什么车?”

    “宝来。”

    “多少钱?”

    “裸车十几万吧。”

    “你有驾照?”

    “刚毕业就考了。”

    “买车了,那你买房没?”

    “我把租的那套房子买下来了,住习惯了。”

    “按揭?”

    “全款,我父母拿了一半。”

    姬文博内心一阵酸楚,md,人比人死气人,这才一起从远方购物出来不到两年,人家车房全有了,老子还背着债呢。

    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姬文博坐上了戴毛毛的新车,他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复。也喜欢车的姬文博正常情况下肯定会在车里摸东摸西左右看看,可年轻的人自尊心却让他一言不发坐在副驾驶上。

    戴毛毛当然也不是来炫耀的,他有自己的问题:“哎,你今天晚上去田恬生日聚会吗?”

    姬文博这才醒过神来:“啊,去,我和甄山都去。也邀请你了吗?”

    “邀请了。”

    “一起去?”

    “我不去。”

    “我理解。”

    “可我还是想去。”

    “那就一起去呗。”

    “纠结。”

    “纠结毛线啊。”

    “田恬和甄山?在一起了吗?”

    “what?!”

    戴毛毛只能实话实说了:“我找你就是想问问田恬现在和甄山在一起了吗?”

    姬文博很惊讶:“你为什么这么说?他们。。。很明显吗?”

    戴毛毛一边缓慢的开着车一边回忆:“田恬给我提分手前,她和甄山在北京城游玩了两天。田恬没有瞒我,我自己也看到了,那天是甄山送她回来的。在那之后不久,田恬就跟我提出分手了,我猜肯定和甄山有关。你告诉我实话,行吗?”

    姬文博很同情戴毛毛,所以他实话实说:“我不知道,真的,如果非要我做出一个是或否的回答,我会选择否。甄山一直在忙别的事,至少他从来没跟我说过,也从来没表现出来和田恬在一起的事情。”

    戴毛毛松了口气:“那我觉得好多了,今天晚上我也能过去了。”

    姬文博夸张的笑了一下:“不会吧,就为这个来找我啊?”

    戴毛毛不好意思的笑了:“是,我怕搞不清楚情况到时候尴尬。”

    这边戴毛毛和姬文博沿着五环向农展馆继续行驶过去,那边甄山已经在展览现场做好准备了。今天是周日,来看展览的人很多,待到教育设备论坛开始的时候,台下也坐满了一两百人,中间不乏一些投资公司和投资人。甄山觉得这个兆头不错,起码待会儿姬文博演讲的时候会有人听。

    十一点的时候,按理姬文博也该到了,从回龙观坐城铁到东直门,出来之后随便坐什么交通工具都能很快到达农展馆,然后甄山会协助他将笔记本电脑接到会场大屏幕上准备最后的演讲。

    甄山不知道的是,城铁不堵车,可汽车堵车啊。姬文博坐着戴毛毛的车一路赶来,本来戴毛毛开的就慢,等下了五环开始就开始堵车了。这可要了命了。当姬文博在电话里告诉甄山他遇到堵车的时候,甄山都快疯了:“城铁也堵车?!”

    姬文博没好意思说戴毛毛,只好解释自己是坐车来的,一旦到了农展馆附近他会马上跑步过去。

    眼看十一点半了,姬文博还没到达农展馆,他此刻想下车跑步都来不及了,农展馆附近堵车成了一锅粥,姬文博路不熟,等到他找到甄山,估计人家论坛的摊儿都快撤完了。

    十一点二十四了,轮到北通录播系统上台介绍了,甄山只能硬着头皮先上台把自己的设备讲完。等到他快讲完北通录播系统的时候,他忽然瞥见田恬也赶来了,她就站在远处对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甄山心里一阵激动,可遍寻人群还是没发现姬文博的影子。

    在台下听众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甄山的演讲结束,主持人按照之前的流程宣布:“下面的演讲由北京协和网络技术公司带来,他们公司本次演讲的主题是“网络的未来属于网络视频”,下面有请北京协和网络技术公司首席运营官姬文博先生上台。

    台下一阵骚动,因为这个演讲是论坛流程表上没有的,大家出于礼貌还是都象征性的鼓了鼓掌欢迎姬文博上台。

    甄山站在讲台旁边还没走开,他现在已经确认姬文博来不了了,他必须在五秒钟之内做出决定,放弃or继续。

    继续!机会难得,放弃可惜。甄山重新站到讲台前,台下有些注意到的人都面面相觑,甄山只好先致歉:“不好意思各位,姬文博先生临时有事,今天的演讲由我来做,谢谢大家。”

    就在大家报以礼貌掌声的时候,甄山忽然发现人群的后面站着北通公司的马总和王总,他们不是说今天不来吗?!他们俩此时也惊奇的看着台上的甄山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甄山必须在两秒钟内再次做出继续or放弃的决定。

    放弃意味着一切没有任何变化,姬文博可以继续寻找投资公司,自己至少可以继续在北通公司上班。继续的话,也许自己的工作也没了,以后只能破釜沉舟和姬文博一起干到底了。他清楚马总的个性,他的眼睛里是决不允许揉进一点沙子的,这是一个不会妥协的老板。他如果会妥协的话,北通公司也许早就是业界翘楚了。

    两秒钟时间到!继续!

    甄山只能假装看不见他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没有ppt,没有准备,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