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第一次
    甄山旁边还躺着田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到底什么事情,你现在告诉我,我没法马上回去。”

    姬文博急得大喊:“你在外面一夜情呢?还没法回来!要命的事情。”

    田恬听见了一把抢过手机:“对,一夜情了,姬文博你满意了吧。”

    姬文博忽然没声了,甄山拿过电话:“你简单说下情况,我马上穿衣服。”说完他就后悔了,我擦,这更说不清了。

    原来是国家刚刚颁发了《互联网视听网站管理规定》,要求各网站必须保证视频内容的健康和合法,并且视频网站也必须拥有国家颁发的相关牌照,没有牌照的一律取缔。

    这真是要命的事情,还好爱视视频在视频内容上是干净的,不会出事,关键是这个牌照,到底要求严不严?容不容易拿到?这是个问题,唉,等了那么久的反盗版法规没等到,结果等来个这样的规定。

    甄山决定连夜回去,田恬摇摇头:“没有车啊。”

    姬文博试探着问:“要不我让曲淇或者戴毛毛开车去接你们?”

    “滚!全是馊主意!”甄山有些生气了,这个时候还开这种玩笑。

    田恬插了句话:“今天回不去了,这样吧,我来想办法。”

    甄山也只好如此,他让姬文博密切关注相关新闻,明天一回去马上研究问题。

    田恬让甄山打电话给方鼎,问问方鼎这事情怎么办。甄山担心方鼎会趁火打劫,田恬说不会,方鼎不会让他的六千万打水漂的。再说了,他就算不关心爱视视频,他也得关心他的心肝宝贝番茄网啊。

    甄山打电话的时候,田恬出去了。果然方鼎也没睡着,他也关注到相关新闻,毕竟他手底下投资项目有两个视频网站,相对来说番茄网的视频内容由于太多太杂更难办一些,方鼎告诉甄山,他已经让番茄网连夜加班删减视频了。方鼎关心爱视视频那边怎么样。

    甄山让方鼎放心,爱视视频这边绝不会由于视频内容出事,现在最关键的是牌照问题。方鼎表示这事他也一头雾水,必须得等周一上班之后问问相关人士才能知道消息。

    双方最后约定随时保持联系,手机24小时开机。

    甄山挂掉电话,就听见房门外田恬也在打电话,声音很小。甄山想听一听,却不敢距离太近,只隐约听到牌照之类,原来她说想办法不是说说,她是真有办法。

    果然,田恬一进屋就告诉甄山,她问清楚了,这次的新法规是广电总局和信息产业部联合下发的,苗总和广电总局那边很熟,她得到的消息是牌照不是关键,整治内容是主要目的,所以爱视视频可以安心。至于牌照,她一个电话的事情,下周上班直接去她那里对接就行。

    甄山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方鼎,田恬笑笑说不用,苗总说番茄网可能这次会吃一些亏,不过不会要命。

    甄山好奇田恬怎么和这个神通广大的苗总这么熟悉,田恬一摊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以前你能想象到我们会同居一室同处一床吗?”

    甄山不好意思了,他想起来刚才那个吻。田恬坐过来:“我不知道你的内心所属,所以我不想勉强,我也不希望你会认为我是个荡妇。”

    “你胡说!不要用这种词放到自己身上,哪怕只是说说,我会生气的。”

    “谢谢你,可我还是想问,如果我真的是个荡妇,你还会喜欢我吗?”

    “你,我不知道。”

    “明白了。”

    田恬开始脱衣服,她这次脱的只剩下内衣,也没有让甄山回避。然后她坦然的躺在里被窝里:“今天晚上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如果你不做也无所谓,明天我们还是同事。”

    甄山陷入苦恼,对于他来说这是比创业更大的苦恼。他渴望爱情,他也喜欢田恬,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了,田恬的酮体就在那里,自己随时可以拥有,可能天底下任何一个男人这个时候都不会拒绝。

    可甄山却非常纠结,这和他想象的爱情并不一样,他以为两个人的床笫之事必定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可今天怎么感觉田恬像是为了给他而给他。

    田恬是荡妇吗?肯定不是,她甚至是一个很骄傲的女孩,虽然她和戴毛毛同居过,可那也是正常人的选择范围。但是今天她的表现很怪,很怪。怪在哪儿?甄山说不上来,总之她似乎故意想让甄山把她当做荡妇一样看待。

    夜深了,隔壁的房间传来男女欢快的声音,甄山不是柳下惠,此时此景,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田恬似乎睡着了,天呢,她居然还能睡着。看来她此时已经是心静如水,心不静的人在此时此刻是睡不着的。甄山坐起身子看着田恬的侧颜,月光照到屋子里犹如水银,田恬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映衬下犹如大理石一样。

    甄山使劲咽了口唾沫,隔壁的人此刻正进入**,那女人低沉的嘶吼犹如兴奋剂一样让甄山难以抑制情绪。他不禁抱住了头捂住了耳朵。

    田恬翻了个身,整个肩膀都露出了被子,犹如凝脂一样的皮肤距离甄山只有十几厘米,他再也难以自制,终于慢慢的把自己塞进了田恬的被窝。

    甄山热烈的吻把田恬唤醒,她也热烈的回应他。那些凝脂,那些大理石此刻都被他所拥有,田恬的气息和温度让甄山感到颤抖,他的肌肉难以控制的颤动起来。

    田恬紧紧抱住了甄山让他平静下来,甄山满头是汗水,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他只是激动而机械的将阻挡他们俩之间的东西统统剥去。

    甄山的状态让田恬惊讶,她搂住甄山轻声问他:“你是第一次吗?”甄山激动的点点头,田恬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瞬间的到来。

    甄山的电话又响了,这个时候不是姬文博就是方鼎,田恬贴心的推推他:“去接吧,不着急,时间还有很多。”

    甄山伸手拽过手机,天呢,是曲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