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蹊跷的事
    曲淇不禁莞尔:“你想和谁成啊?”

    “和你,你愿意收留我吗?”

    “天呢。”曲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夺眶而出。

    甄山坐了起来,黑暗的房间里他只能看到曲淇的轮廓,他有些紧张:“你怎么了?我太着急了是吗?”

    曲淇一下子扑到了甄山怀里:“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这个死木头终于说出了一句人话。”

    甄山也紧紧抱住了曲淇,两个人的心贴在一起,互相都能听到对方砰砰的心跳声。

    曲淇忽然挣脱了甄山的怀抱:“不行,不能就这样答应了,我太亏了。”

    甄山愕然:“那还要我干什么?”

    “跪下!”

    “好吧。”

    “给你。”

    “什么啊?”

    “钻戒,我早就买好了的,今天终于用上了。”

    “可这是你的。。。”

    “什么你的,我的,等结了婚一切都是我的。快,求婚。”

    甄山单膝跪地,就像电影里那样,在黑黢黢的办公室里向曲淇求婚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

    曲淇接过钻戒放到一边,然后一下子就把甄山扑倒在沙发上,两个人干柴遇到烈火一样纠缠在了一起。

    黑暗中只能听到嘴唇吮吸和撕扯衣服的声音,曲淇呻吟着告诉甄山:“甄山我爱你,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了。”

    甄山喘着粗气问她:“我们是不是应该等到结婚那天。”

    “你说的对!”曲淇停止了动作。

    “我刚才只是说说。”

    “哈哈,我觉得你说的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等吧,你这么多年都等了。”

    “你怎么知道?”

    “我如果说是田恬告诉我的,你会不会生气?”

    “她?疯了!”

    “我不介意,真的。而且毕竟你们也没走那最后一步。”

    甄山扶着曲淇坐了起来,曲淇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自嘲:“我记得刚毕业那会儿,在人大附中公交站旁边亲眼看到两个初中生在那里接吻,我的天呢,我觉得自己简直low爆了。更没想到的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那样。看来,我们俩算是这座浮躁的城市里硕果仅存的老古董了。”

    “我觉得也挺好。”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刚才那是生理起作用,现在是心理。”

    “我看是伦理,只要咱们一天没结婚,你就有可能是别人老公,我就有可能是别人老婆,这样多不好。”

    “为什么你说完我反而觉得更兴奋了呢。”

    “你也学的像姬文博了。”

    “把灯打开吧,我们已经不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需要光明。”

    “越说越贫。”

    灯光下,曲淇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甄山拿起自己的大衣递给她:“一会儿出门穿我的,我抗冻。”

    两个人坐了下来,甄山感觉有些饿了,曲淇笑着从柜子里掏出来一盒方便面烧水给他泡上。

    甄山一边吃面一边和曲淇聊天。

    曲淇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刚刚听说,我主演的那两部戏广告和版权都签给了你们公司,本来是赚钱的事情,公司还出了大手笔帮你们渡过难关。我实在不理解,你们公司怎么会和苗总关系这么铁?”

    “你不知道是田恬在中间起的作用吗?”

    “我知道啊,所以我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我以为田恬是你派去的,后来我才发现其实苗总对接的只是田恬,她几乎和你们公司没有直接来往。太奇怪了。”

    “那你知道我们公司最初的投资四千万是怎么来的吗?”

    “也是苗总给的啊,你是说,那四千万也是田恬拉来的?”

    “对,没有田恬,就没有这个公司。”

    “那我就更百思不得其解了,不过。。。”

    “不过什么,有话尽管直说。”

    “我记得那次选秀,我和田恬一起去的,我当时没被选中,但是田恬却被导演组一眼看中,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田恬没有答应。”

    “这和苗总什么关系?”

    “那次的选秀就是苗总出钱办的,也就是说那天田恬应该见到了苗总,她们也就是那时候开始认识的。”

    “那也没什么奇怪,也许田恬只是和苗总谈话投机,虽然没答应当演员却成了朋友也未可知。”

    “可你知道吗?娱乐圈有个传言,苗总那个选秀,看似是给电视剧选女演员,实际上是给大佬选情人。”

    “曲淇!你过分了。”

    “我还没说到田恬你就急眼了?怎么?忘了刚才的求婚了?现在咱们俩是一家人,胳膊肘不许往外拐。”

    “好吧,你说完吧,我听听。”

    “你记得那次电视选秀把我淘汰的那个女演员吗?她就是被选中的情人,所以导演组评委才不顾社会舆论力捧那个白痴。可也奇怪,忽然就有了一个反转,我就咸鱼翻身了。事情是好事,可圈里有传言说我是靠更大的大佬上位,md,恶心死我了。我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嘛。”

    “曲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是有些蹊跷。”

    “关键问题在于,田恬给你们公司先后拉来的资金有多少?一亿多吧?一个亿还多四千万!当然你可以说这里面一个是投资款,一个是广告费。可就算这是赌债,能借到一亿多赌债的是什么人?”

    “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我也不相信田恬是给哪个大佬当了小三之类,哪个大佬也没有傻到拿一亿多资金去给小三玩儿。我觉得,田恬似乎和苗总之间有一种超越友情甚至超越亲情的一种感情因素在,不然的话,苗总不会这么帮她的,简直是予取予求。”

    “苗总背景到底有多大?”

    “这么说吧,你们互联网圈里谁最大?”

    “那几个互联网巨擘的老总呗。”

    “那我告诉你,苗总在影视圈的地位是那几位大佬在互联网圈影响力的总和。”

    “有意思。”

    “咱们俩的婚礼什么时候办?在哪儿办?”

    “哎,怎么瞬间切换主题了?”

    “恩,我愿意,快点回答我,我愁嫁。”

    “我想想啊,等我把我手里那些浩如烟海的影视剧版权变现,公司上市那天!”

    “太长了吧,我不等。”

    “相信我,第一步不需要一年,第二步也许只需要再延后半年。”

    “再等一年半?算了,你和我到沙发上去吧。”

    “真的”

    “想得美,等就等,二十多年老娘都等了,还差你这一年半载的。”

    曲淇不禁莞尔:“你想和谁成啊?”

    “和你,你愿意收留我吗?”

    “天呢。”曲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夺眶而出。

    甄山坐了起来,黑暗的房间里他只能看到曲淇的轮廓,他有些紧张:“你怎么了?我太着急了是吗?”

    曲淇一下子扑到了甄山怀里:“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这个死木头终于说出了一句人话。”

    甄山也紧紧抱住了曲淇,两个人的心贴在一起,互相都能听到对方砰砰的心跳声。

    曲淇忽然挣脱了甄山的怀抱:“不行,不能就这样答应了,我太亏了。”

    甄山愕然:“那还要我干什么?”

    “跪下!”

    “好吧。”

    “给你。”

    “什么啊?”

    “钻戒,我早就买好了的,今天终于用上了。”

    “可这是你的。。。”

    “什么你的,我的,等结了婚一切都是我的。快,求婚。”

    甄山单膝跪地,就像电影里那样,在黑黢黢的办公室里向曲淇求婚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

    曲淇接过钻戒放到一边,然后一下子就把甄山扑倒在沙发上,两个人干柴遇到烈火一样纠缠在了一起。

    黑暗中只能听到嘴唇吮吸和撕扯衣服的声音,曲淇呻吟着告诉甄山:“甄山我爱你,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了。”

    甄山喘着粗气问她:“我们是不是应该等到结婚那天。”

    “你说的对!”曲淇停止了动作。

    “我刚才只是说说。”

    “哈哈,我觉得你说的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等吧,你这么多年都等了。”

    “你怎么知道?”

    “我如果说是田恬告诉我的,你会不会生气?”

    “她?疯了!”

    “我不介意,真的。而且毕竟你们也没走那最后一步。”

    甄山扶着曲淇坐了起来,曲淇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自嘲:“我记得刚毕业那会儿,在人大附中公交站旁边亲眼看到两个初中生在那里接吻,我的天呢,我觉得自己简直low爆了。更没想到的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那样。看来,我们俩算是这座浮躁的城市里硕果仅存的老古董了。”

    “我觉得也挺好。”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刚才那是生理起作用,现在是心理。”

    “我看是伦理,只要咱们一天没结婚,你就有可能是别人老公,我就有可能是别人老婆,这样多不好。”

    “为什么你说完我反而觉得更兴奋了呢。”

    “你也学的像姬文博了。”

    “把灯打开吧,我们已经不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需要光明。”

    “越说越贫。”

    灯光下,曲淇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甄山拿起自己的大衣递给她:“一会儿出门穿我的,我抗冻。”

    两个人坐了下来,甄山感觉有些饿了,曲淇笑着从柜子里掏出来一盒方便面烧水给他泡上。

    甄山一边吃面一边和曲淇聊天。

    曲淇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刚刚听说,我主演的那两部戏广告和版权都签给了你们公司,本来是赚钱的事情,公司还出了大手笔帮你们渡过难关。我实在不理解,你们公司怎么会和苗总关系这么铁?”

    “你不知道是田恬在中间起的作用吗?”

    “我知道啊,所以我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我以为田恬是你派去的,后来我才发现其实苗总对接的只是田恬,她几乎和你们公司没有直接来往。太奇怪了。”

    “那你知道我们公司最初的投资四千万是怎么来的吗?”

    “也是苗总给的啊,你是说,那四千万也是田恬拉来的?”

    “对,没有田恬,就没有这个公司。”

    “那我就更百思不得其解了,不过。。。”

    “不过什么,有话尽管直说。”

    “我记得那次选秀,我和田恬一起去的,我当时没被选中,但是田恬却被导演组一眼看中,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田恬没有答应。”

    “这和苗总什么关系?”

    “那次的选秀就是苗总出钱办的,也就是说那天田恬应该见到了苗总,她们也就是那时候开始认识的。”

    “那也没什么奇怪,也许田恬只是和苗总谈话投机,虽然没答应当演员却成了朋友也未可知。”

    “可你知道吗?娱乐圈有个传言,苗总那个选秀,看似是给电视剧选女演员,实际上是给大佬选情人。”

    “曲淇!你过分了。”

    “我还没说到田恬你就急眼了?怎么?忘了刚才的求婚了?现在咱们俩是一家人,胳膊肘不许往外拐。”

    “好吧,你说完吧,我听听。”

    “你记得那次电视选秀把我淘汰的那个女演员吗?她就是被选中的情人,所以导演组评委才不顾社会舆论力捧那个白痴。可也奇怪,忽然就有了一个反转,我就咸鱼翻身了。事情是好事,可圈里有传言说我是靠更大的大佬上位,md,恶心死我了。我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嘛。”

    “曲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是有些蹊跷。”

    “关键问题在于,田恬给你们公司先后拉来的资金有多少?一亿多吧?一个亿还多四千万!当然你可以说这里面一个是投资款,一个是广告费。可就算这是赌债,能借到一亿多赌债的是什么人?”

    “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我也不相信田恬是给哪个大佬当了小三之类,哪个大佬也没有傻到拿一亿多资金去给小三玩儿。我觉得,田恬似乎和苗总之间有一种超越友情甚至超越亲情的一种感情因素在,不然的话,苗总不会这么帮她的,简直是予取予求。”

    “苗总背景到底有多大?”

    “这么说吧,你们互联网圈里谁最大?”

    “那几个互联网巨擘的老总呗。”

    “那我告诉你,苗总在影视圈的地位是那几位大佬在互联网圈影响力的总和。”

    “有意思。”

    “咱们俩的婚礼什么时候办?在哪儿办?”

    “哎,怎么瞬间切换主题了?”

    “恩,我愿意,快点回答我,我愁嫁。”

    “我想想啊,等我把我手里那些浩如烟海的影视剧版权变现,公司上市那天!”

    “太长了吧,我不等。”

    “相信我,第一步不需要一年,第二步也许只需要再延后半年。”

    “再等一年半?算了,你和我到沙发上去吧。”

    “真的”

    “想得美,等就等,二十多年老娘都等了,还差你这一年半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