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公私交错
    视频网站这个行业初始之时,无数网站并举,犹如春秋列国一样,几百个小国家互相攻击在夹缝中生存。中间有些网站会受到资本的青睐,通过资本的借力这些网站最终成为了战国诸侯。

    而在这些诸侯当中,爱视视频是唯一一个没有大规模使用资本烧钱换流量的网站,虽然经历剑网行动之后,爱视视频获取了二十亿的利润一跃成为行业内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其网站流量仍然由于其单一的长视频模式没有达到行业领先位置。在视频网站综合排名中,流量一项爱视视频就居于第五名开外。

    2010年还出现了一个大事,一个有着互联网巨擘背书的强大视频网站横空出世,这就是奇异果网,它的诞生可以说是一件标志性的事件,那就是兼具资本巨头和互联网巨头双重属性的那些行业巨擘开始大规模进入视频网站领域,经历了春秋混战的视频网站行业,马上要进入真正的战国七雄混战时代。

    对于这样的局势,稳坐钓鱼台的甄山胸有成竹,他已经谋划好了自己的下一步战略方向。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有互联网大佬想收购他,而且开的还是天价,换做一般人可能也就卖了。但是甄山觉得自己仍然大有可为,尤其是自己手里已经有了几十亿的资金可以调配的情况下。

    当然,在进行下一步的工作之前他还有一些私事要办。

    第一件事,搬家。

    虽说甄山还是愿意住在回龙观那里,可姬文博要搬,因为那小区太远不说,关键是两个人今非昔比,在小区内经常被无关的人骚扰,安全起见也得搬家啊。

    最终姬文博在中华女子学院附近找了一个高档别墅区,他想买两套,他和甄山一人一套。但是甄山拒绝了,他宁愿姬文博自己买然后自己去借住去。最终姬文博还是以甄山的名义买了一套,然后他自己也跟着住了进去。

    甄山倒不是没钱或者不舍得花钱,他压根对于豪宅豪车就没有兴趣,每天上班姬文博都要开那辆新买的路虎,甄山宁愿搭他的车也不想买新车,只要能代步使用,干嘛费钱去养那么贵的车,有病。

    第二件事,田恬。

    在甄山终于度过了艰难挣扎等待的这几年之后,田恬越来越多的开始疏远他和姬文博,甄山平时忙于工作很少关注她,只有当工作停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田恬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首先是办公室,在新的办公地点,甄山的办公室在最东头,姬文博紧挨着他。但是田恬偏要把自己的办公室放在最西头,那里还有一个单独的电梯可以上下楼。基本上三个人除了开会或偶尔的沟通,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

    住的地方更远了,姬文博和甄山住在中华女子学院附近,那里是东北四环,而田恬则搬到了大兴,西南五环附近。三个人成了对角线。

    当冷静下来之后,甄山觉得田恬在在故意疏远他们,至于为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个人感情纠葛,可自己从来没有伤害过她。难道真正应了那句话,不要和好朋友一起开公司?

    第三件事,曲淇

    曲淇和甄山的关系还处在秘密状态,只有他们俩自己知道。首先曲淇正当红,突然公布婚讯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其次甄山自己也想在这两年集中精力将公司纳入正轨。所以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保持了这种默契。

    由于曲淇的工作性质,两个人更是聚少离多,一年也见不了多少次面,每次秘密见面还得跟防贼一样防着媒体和公众,辛苦是辛苦,倒也有乐趣。

    他们再也回不到当年一起去世贸天阶的时候了。有一天甄山参加一个论坛,路过世贸天阶,他就傻傻的站在那个地方看着头顶的屏幕。想起来当时曲淇在这下面对自己的一吻,好像就在昨天一样,人啊,总是这样。

    第四件事,姬文博

    姬文博这两年拿工资奖金再加上分红,里里外外已经积攒了几千万的身家。他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他母亲接到北京来颐养天年,可老人家还是不愿意离开故土,最终姬文博听从了母亲的意见,没再坚持。转而雇了两个可靠的保姆专职在老家照顾母亲。

    甄山在和姬文博的日常工作中同时发现了他的另一个倾向,姬文博越来越懒于管事,以前会积极去争取的任务他现在态度反而有些消极,除了分内的事情之外他不再积极的为公司出谋划策,相反他更多的是在享受现在的成功氛围。

    甄山对于姬文博的这种转变颇为遗憾也表示理解,穷惯了穷怕了的他现在可能更多的是想享受人生的惬意,人生不顺心之事十之**,既然大部分时间是不顺心的,当惬意生活来临的时候,停下来享受一下生活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甄山只能尽可能不安排姬文博一些需要开拓精神的工作,他转而招来了一批年富力强的职业经理人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

    第五件事,戴毛毛。

    已经许久没和戴毛毛联系的甄山从姬文博那里得知,戴毛毛已经从单位离职了,他兑现了股权,拿到了公司给他的奖励,再加上自己平时的积蓄,总计有几百万的现金。他拿着这笔钱买了一辆房车去丈量中国的版图去了。

    说实话,甄山也羡慕戴毛毛这样的生活,他也想有一天自己能放下一切洒脱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是人和人真的不一样,他每天脑子里想的事情都不是享受,而是下一步,下一步,至于终点在哪儿他只有一个大概的概念,但却没有一个大概的时间点。

    一个周末,天气预报说下午有大暴雨,姬文博硬是劝说甄山留在家里别去公司了,他准备了一些冷餐和红酒,准备和甄山好好喝一顿,兄弟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时光了。

    面对姬文博的盛情相邀,甄山不能不给面子,他也想放松一下,弹簧按得太紧了也容易坏掉。

    正当姬文博和甄山觥筹交错煮酒论英雄的时候,门禁响了,这个时间段谁会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