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爱的鼓掌
    版权之争在爱视视频创立的那一刻还只是蓝海市场,现在随着爱视视频的一炮而红,版权市场迅速由蓝变红!

    剑网行动之前,央视tv网络电视台正式上线,这是一个巨无霸一样的存在。随后,新浪、搜狐、腾讯等传统互联网巨头迅速跟进,等到剑网行动结束之后的2010年。另一个互联网巨头下属的专业视频网站奇异果网闪亮登场,这标志着视频网站的竞争进入到战国时代。

    随着竞争的加剧,版权的费用被越炒越高。虽然爱视视频拥有大量原始视频和代理权,但这些视频资源只能作为网站的压舱底资源,吸引流量的话还是要靠最新鲜的电视剧电影才行。这些新鲜的版权如今已经被推上了天价。

    面对蜂拥而至的竞争对手,已经坐拥几亿现金的爱视视频又将面临选择。

    现在公司的决策层只剩下甄山和姬文博,田恬去周游世界了,她的股权由甄山代持。苗总和方鼎也是重要股东,但是苗总从来不管,方鼎也表示相信甄山的能力和眼光,同时也是碍于苗总,方鼎也不怎么过问爱视视频的事务,只要是能赚钱,管他呢。

    摆在甄山面前的路有两条,第一,拼版权拼流量,在红海中杀出一条路。第二,另辟蹊径,再次寻找一条蓝海之路。

    姬文博的表态很简单,甄山说了算。

    面对姬文博如今的状态,甄山不知道该说什么,该生气吗?可他毕竟陪伴自己这么长时间,吃过那么多苦。该悲哀吗?又有几人能在巨额财富面前不忘初心。

    也许自己在决定公司的未来之前应该首先决定自己的未来。

    姬文博抢在了甄山的前面,他要结婚了。新娘是他老家的一位姑娘,也是他的邻居。这让甄山大跌眼镜,在北京城风流惯了的姬文博居然会落叶归根寻找一个老家的邻居?!为什么?

    当看到那个山东农村的姑娘时,甄山明白了,那个姑娘芳名刘红梅,虽然长相朴素,但知书达礼,对婆婆相当好。姬文博说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这位姑娘也没嫌弃他的家贫,主动帮助他照顾母亲,如今自己发达了,正是要报答人家的时候。

    姬文博如今财大气粗,分别在北京和家乡办了两场婚礼。甄山和曲淇参加了北京的这场。戴毛毛和田恬也从遥远的非洲送来了祝福。

    婚礼上姬文博哭了,他说他想起自己当年在东小口时太穷太落魄过年不敢回家,父亲病倒还是红梅姑娘照顾的,如今苦尽甘来,他觉得自己所有的幸运都是红梅姑娘给他的,他要守候红梅姑娘一辈子。

    人啊,总是在渡尽劫波之后才能看清楚很多事。

    曲淇靠在甄山的肩膀上:“甄山,你父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我是孤儿。”

    曲淇睁大了眼睛看着甄山,现场来宾很多,作为公众人物她不能不控制自己的情绪,曲淇颤抖着声音趴在甄山耳边问:“甄山,你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们?”

    “说那个干嘛,徒增你们的烦恼。”

    曲淇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趴在甄山的肩膀上默默流泪:“甄山,我们结婚吧。”

    “好!”

    就在姬文博婚礼过后一周,甄山的婚礼也在同一地点举行了。姬文博携自己的新娘参加,戴毛毛和田恬此时已经到达了大洋洲,祝福的消息再次跨越了半个地球。

    不光是爱视视频的员工,方鼎的三驾马车,苗总的代表也都前来祝贺,这个婚礼虽然准备的仓促但是规格却很高。新郎甄山是知名互联网公司董事长,新娘是知名影视红星,互联网和影视剧的结合,恰恰如同爱视视频公司的经营范围一样。

    甄山和曲淇的结合是水到渠成,也是甄山对爱视视频下一步发展方向的基础奠定。

    晚宴过后,曲淇和甄山回到了新婚套房。

    甄山看着这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不禁感慨:“有钱人为什么还要努力赚钱,正是这些纸醉金迷的物欲享受让人不断去追求,不断的追求又会促使人去不断努力和赚钱,唉,都是螺旋式上升的**。”

    “行了,别酸了,我就不信你单身这么多年了,今天一点儿不着急。”曲淇笑着打趣甄山。

    “甄山,过来,帮我把衣服脱掉,以后这是你的工作了。”曲淇嘴上很大胆,脸上却已经是红霞乱飞。

    甄山只给曲淇解开了上衣两人就迫不及待的吻在了一起。

    “你是从什么时候看上我的?”甄山还在装。

    曲淇一边解开甄山的衣服一边告诉他:“大概是从那次你救我吧,我还想问你,我就在那里昏昏沉沉躺了一天,你居然一点儿歪心思都没有?”

    “没有,因为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早晚是我的,我没必要着急。”

    “算了吧,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别吹了。再说,中间你还有田恬这个插曲呢。”

    “我们大喜的日子就不要提这些了吧。”

    “不,我要知道,你到底是怎么青涩的,田恬说的青涩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根本没找对地方?哈哈。”

    “你这个人,你说你是有情趣呢还是没情趣呢?”

    “有啊,不信你试试。”

    **,**千金。

    事毕,曲淇趴在甄山的胸膛上悄悄问他:“甄山,以前我从来都不愿意接吻戏,更别提床戏了,我的导演也没人敢要求我,我就是想把我的所有都给你。你说以后我是不是可以考虑接一接床戏了?哈。”

    “不许接!你如果接的话,那我也接。”

    “你?你怎么接戏,你又不是演员。”

    “我不是演员不要紧,我可以自己投资拍电影电视剧啊,我是制片人,谁当男一号,谁和男一号演床戏还不是我说了算。到时候我就亲自当男一号,亲自和女一号演床戏。导演如果敢不听我的,那我就换导演,行吗?霸道吗?”

    “那你这个制片人可是够坏的,行,如果你当制片人,那我来找导演和编剧,到时候女一号也是我,男一号只能和女一号演床戏,而且可以假戏真做,哈哈。”

    “我说的是认真的。”

    “床戏啊?”

    “制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