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论班长是如何撩妹的。
    下午的阳光很是明媚,几缕光束照射在顾鸳素净的小脸上,让她感觉有些痒痒的。

    她一直在保持着看书的动作,周围的热闹好似与她格格不入。在顾鸳刚转校进班的时候,班级同学对她自然是很好奇,但是顾鸳那种沉闷的脾气,倒让想着跟她接触的同学每每碰壁。所以慢慢地顾鸳就变成了孤身一人,没有了朋友的陪伴。

    这时,也许是日落的阳光有些刺眼,顾鸳蹙起了眉头,抬眼望去窗外。

    可正巧,她看见了倚着围栏与同学说话的席桐,顾鸳压抑住自己嘴角想要上扬的冲动,她只觉得席桐此时的侧脸分外好看,让自己忍不住眼中只容得下她一人。

    席桐照常穿着那件蓝白校服,黑长的马尾辫上绑着一两颗红樱桃,弯弯的眉眼青春靓丽。

    顾鸳心思一直很细腻,她能感觉得到班中的男生,目光渐渐的在她身上有所停留。

    顾鸳一想到此,手中握着的水笔在课堂笔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杂乱不堪,就好像自己现在的情绪一样。

    她黝亮的眼眸中闪过茫然,顾鸳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般在意席桐,明明在之前她也不过是个点头之交的关系…

    在一旁与人说话交谈的席桐,看见了顾鸳无措的表情,她笑容一浅,临时找了个借口甩开了隔壁班的同学。

    席桐推开窗户,趴在上面,灿烂地笑了笑:“顾鸳!”

    “嗯?”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顾鸳扭头看了眼。

    同时,她的心中一颤,每每看到席桐这么明媚的笑容时,自己就很羡慕,什么时候也能像她这样呢?

    “明天周末,我们去逛街吧?”

    现在只是高一,所以高中生活的压力还没有那么大。

    顾鸳听罢摇了摇头:“逛街?我…周末家里有事。”

    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席桐的邀约。

    不过席桐也不气馁,低头看了眼手表,对着顾鸳又道:“下节可是我盼了许久的体育课,顾鸳我们待会组一队吧?”

    顾鸳脸色一白,仓惶之余她看了看课桌上贴着的课程表,今天竟然有一节体育课?!

    她有些慌乱,高一的体育课并没有初中时那么多,所以平常她都找借口提前跟班主任请假,所幸自己成绩一直不错,再加上是转校生的原因,班主任一直都没有拒绝。但今天自己一心顾着看书,却忘记了这一件事,如果等会班主任来班里巡查,看到了自己那可怎么办?

    一直都是乖孩子的顾鸳,实在就没想到过逃课这一说,所以她现在特别焦灼。

    席桐看着她脸色不对劲,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顾鸳咬了咬唇瓣,心里对于体育课十分抗拒,因为…她不想让同学再次看到自己的缺陷。

    她想到了当年发生的事情,顾鸳一下子红了眼眶。

    她的眼睛是娇俏的杏眼,平时一颦一笑都带着水灵,但现在却被蒙上了一层水雾,这让席桐心中一揪。

    她也顾不上待会的体育课,急忙跑进了教室里,坐在了她的身旁。伸手摸了摸顾鸳的额头,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但是动作上难免带上了一些急切。

    “是不是不舒服?要不带你去一趟医务处吧?”

    顾鸳看着她这般关心的样子,眼眶中的泪水更多,她摇了摇头,哽咽着说道:“我不想去上体育课。”

    “那就不去呗,哭什么啊,吓得我还以为你哪里不舒服了呢。”席桐松了一口气,无奈地笑着说道。

    “…可是我没有向班主任请假,怎么可以不去上课?”

    顾鸳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在短发的衬托下,她的那张小脸显得更加的小巧,红通通的杏眸让人怜惜。

    席桐忍不住叹气,这孩子也难免太…乖了吧,再想想她原本的结局,席桐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没关系,待会我去跟体育老师说一声就好了。”

    顾鸳轻颤浓睫,双手紧紧的缠着校服衣角,“班长…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个好学生了?”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安感,唯恐席桐下一句话是赞同。

    妈妈说了,只要自己乖乖的,就会有朋友。但现在自己不想去上体育课,班长会不会就此讨厌自己?毕竟班长成绩那么优秀,肯定不会喜欢坏学生的…

    席桐一头雾水,“不会啊。”

    顾鸳悄悄地抬起眸看着她,发现席桐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这才彻底放下了心。双手不由自主地拽上了席桐的衣角上,弯了弯眼睛,应了一声。

    席桐温柔地拍了拍她的手,无声地喃喃道:“真是个傻丫头。”

    在她们两个人的交谈中,班里的同学早就跑到了操场上等待着体育课。席桐再次看了眼手表,安慰着说道:“我这就去给你请假,放心吧。”

    虽然在席桐心中觉得请不请假都一样,毕竟体育老师也不清楚班里的同学谁没来。不过看到为了顾鸳,她还是选择跑一趟,顺便再跟班主任说一声。

    之前看顾鸳那么抗拒的样子,想必她是在恐惧什么。所以自己先跟班主任说一下,让她先不要上体育课吧,别到时候出什么意外。

    顾鸳趴在窗口望着操场上的同学,眼睛里微微透出几分羡慕,但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眼中的神采一扫而空,神色变得有些空洞。

    虽然刚刚班长没有追问自己为什么不去上体育课的原因,那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总要说明一下请假的理由。但是…自己真的不想说,害怕再次会听到那一声声的嘲笑。

    顾鸳的眼睛再次泛起了酸涩感,她更害怕班长会嫌弃自己,好不容易自己有了一个朋友,真的不想失去她。但是…如果瞒着这件事对她说谎,班长也会对自己失望的吧?

    席桐再次回到班里的时候,怀中还多了一摞子书,这是待会要发给班里同学的。

    顾鸳看着折返而来的席桐,感觉到很是意外,不由得问道:“班长…不是应该在上体育课吗?”

    席桐大咧咧地一摆手:“干脆也给自己请了个假,没事的。”

    顾鸳抿抿唇,开口问道:“班长怎么不问我请假的原因?”

    席桐坐回座位上,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歪头笑说着:“如果你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啊。”

    额头是她微凉的指尖,顾鸳眸光微闪,旋即又垂下了眸,她做出了决定,哪怕班长会嫌弃,顾鸳声音有些颤抖,她说道:“其实…我的双腿不可以剧烈运动,像体育课我是不可以去上的。”

    席桐一惊,顾鸳的身体状况,好像在原本的剧情中未曾提到过啊,而且现下并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

    她眼睛落在了顾鸳纤细的双腿上,动作轻柔地去触碰,“那以后就不上体育课了,请假什么的我帮你。”

    顾鸳浅粉的唇瓣弯了弯,没有在班长脸上看出嫌弃的表情,感觉心里暖洋洋的。既然自己都开口了,那接下来的话也就没有那么难说出口了。

    “我在初中的时候做了次手术,所以就休学了一年。我妈妈怕我跟不上学习进度,就让我重新读了一年,在我刚进班的时候,班主任对着同学说以后要多多照顾我,并且还说出了我双腿不便。我知道老师当时的举动是好意,但是我看着台下同学个个眼睛里带着嘲笑的时候,我觉得这样很羞辱,便更加的不敢跟他们去交流。后来他们看我行走不便,就在背后骂我是个瘸子,不仅如此他们还会捉弄我。就算我在以后恢复的很好,走路也逐渐的稳妥,甚至旁人都看不出我的腿曾经有过问题,我也永远忘不了他们带来的伤害。”顾鸳低着头慢慢地讲述着自己曾经的遭遇,所以她并未看见席桐眼中的疼惜与怜爱。

    顾鸳像是要把这几年的闷气一撒而空,她讥讽地勾了勾唇,又道:“初中毕了业就来到了高中,但是我已经厌烦了他们的一个个卑鄙无耻的模样,所以我就让妈妈给我办了转学手续。”

    如果当初妈妈没有同意转学,恐怕自己想不到在以后会做出什么事。

    压迫久了,就总想着要自救。

    不过还好,自己再次得到了新生…

    “好了,不要再低着头了。”

    席桐皱着眉,听到了脑海里的警报声,她很纳闷这么乖的一个女生,怎么会有黑化的潜质?不过想想也是,要不然她日后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在解除了警报后,席桐叹了口气,她瞧着顾鸳苍白的小脸,温柔地伸出手抱了抱顾鸳,“不要再伤心了,你看现在的生活不就很好吗?”

    顾鸳还是第一次与一个女生这么靠近,她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刚刚心中的烦闷一下子消失不见,只剩下这能够将她溺毙的温暖。

    是啊,现在的生活确实很好,连一直奢望的朋友现在都已经出现了。

    顾鸳笑开了颜,学着席桐的动作也紧紧地回抱了她。

    刚推开门的陆洋一眼就看见了正在紧紧拥抱的二人,俊秀的脸上出现了懵逼的表情。

    咋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橘里橘气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