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论班长是如何撩妹的。
    夏日的夜晚清风徐徐,席桐小跑着来到了跟林如如相约的咖啡厅。

    林如如长的打眼,席桐一下子就看见了她的位置。

    “你还真是让我苦等。”林大小姐发着牢骚,显然已经没有了耐性。

    席桐把手上的背包放在了一旁,笑着解释道:“我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赶来了,你还说我慢。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有专车接送啊。”

    林如如傲娇地轻哼了声,不过她今天找席桐是另有其他的事情,不只只是为了陆洋。

    她知道自己有事相求,所以笑得极为灿烂,把放在手边的甜点朝着席桐讨好的推了推,“席桐啊,我想问你一个人。”

    席桐一挑眉,狐疑地看着林如如的笑容,怎么觉得林如如笑得那么慎得慌呢。“你想干嘛?”

    “上次来接你跟顾鸳的那个人是谁啊?”

    席桐一听,嘴角抽了抽,这话怎么听得好像在指顾鸳的哥哥顾知远啊…

    席桐迟疑了一下,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咱俩好歹也是朋友了,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一直以为只有陆洋才可以配得上我的身份,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打脸了!那天在校门口,我看见了那个男人,我顿时惊为天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肯定会喜欢上我的!”林如如双手捧脸,眼神透着痴迷,脸上泛着红光,简直就是一副碰见心上人的模样。

    席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谁要是摊上林如如这种正处于中二期的女生,上辈子肯定欠她钱了,要不然这辈子也不会这么倒霉被她看上。

    不过这林如如移情别恋也太快了吧?不是说好专钓陆洋一人的吗!!!

    但是吐槽归吐槽,顾知远好歹也是顾鸳的哥哥,怎么说也不能让他下这个苦海吧。

    席桐咳嗽了一下,眼睛一转,计从心来,她开始毫不留情的抹黑顾知远。

    “唉,不是我不让你认识他,实在是因为那个人真的是个变态!你知道吗,他只要一谈女朋友,就占有欲极强,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跟谁出去玩,都必须经过他的同意才行!要不然就凭他那模样,你觉得会没女朋友?”

    像林如如这种说风就是雨的人,就怕的就是别人控制她的自由。当她听到席桐这番话后,那是一脸痴呆,只觉得自己的情路为何如此坎坷。

    席桐看她一副难以接受的样子,不由得打趣着说道:“你突然转移目标,难道是不喜欢陆洋了?”

    林如如一愣,“也不是不喜欢陆洋了,就是看到有人比他更好看,所以我这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果然还是林如如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啊…

    席桐失笑着,其实这段日子跟她相处的机会多了,竟然觉得林如如这个女生,也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甚至有点可爱。不过这种可爱仅限于她疯狂吐槽陆洋的时候。

    想想自己也是有点私心的,要不是她跟陆洋有着纠缠,或许自己也不会让她去这般折腾一番陆洋。

    不过当林如如提起陆洋时,她的语气有些嫌弃,难不成两个人又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席桐眼睛亮亮的,勾着唇问道:“陆洋最近跟你的进展还顺利吗?”

    林如如脸上出现了一种很怪异的表情,皱着眉头,撇着嘴,“以前我追着他,也没发现陆洋这个人有多自恋,但是现在我用了你交给我的方法后,陆洋好像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知道啊,你已经跟我说过了,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现在时不时的就会出现,搞得神出鬼没,特别烦。而且说话的时候经常夸自己,好像全世界就他最完美似的!”林如如跟大多女生的心态一样,当她有多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现在就有多么的嫌弃他。

    而且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男生自以为是的自夸,如果陆洋可以继续保持着对林如如的不屑与高冷,或许现在林如如还会巴巴的粘着他。只是可惜,陆洋习惯了林如如的纠缠,突然冷不丁的转换态度,他就会感觉到若有所失,甚至还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变得不够吸引人,慢慢地他就会变成当初林如如的模样。

    毕竟像陆洋那种骄傲的人,让他失去对自己的自信,比什么都够悲惨。

    只是这一切,比席桐想象中顺利的多。

    当初的陆洋是拯救顾鸳的人,也是那个将顾鸳推入万丈深渊的人,所以最终酿成了苦果,两个人一死一伤。

    就算现在的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可以将崩坏的地方修复好,但曾经犯下的错误却也是无法弥补的,所以给他一些教训也是可以让陆洋长长记性的。

    席桐听着林如如的抱怨,笑声不止,单手撑着额头说道:“你觉不觉得陆洋现在的样子跟你有些像?”

    “哪有啊,我有这么缠人吗!”林如如羞愤不已,要不是顾着在咖啡厅,恐怕她都可以掀桌而起了。

    席桐眼中带笑不语的望着她,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如如见此也像泄了气的气球,“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以前确实有点惹人厌!”

    “那你准备继续这样吗?还是要让我教你第二招?”

    林如如连忙摆手,很是后怕的样子,“别了别了,我觉得改天还是跟陆洋好好谈谈吧,我觉得经过这么一遭,陆洋其实也没有那么让我着迷。”

    席桐了然地点点头,像她这种小孩子脾性,哪能懂得什么是喜欢,林如如只不过是喜欢陆洋的脸而已。等到有一天,连那张脸也不喜欢了,恐怕就离再见不远了。更何况,林如如也不是那种专情的人,当初一直纠缠陆洋,最大的原因也是因为林如如得不到他,所以就觉得陆洋是必须属于她的。但是如今转换一下视角,心态自然也会有别的变化。

    “那也行,只是校园中少了你们两个的调味,怕是又要枯燥不少。”

    林如如瞪大了眼睛,气鼓鼓地说道:“合着我就是你的课间一乐呗?”

    席桐噗嗤一笑,摇着头哪敢承认这话,“没有的事儿~”

    林如如也是跟她闹着玩,见席桐求饶,她也就露出了笑,“待会想吃什么,我请你!”

    “不了,我过会得回家看书,下次我请你。”

    “那好吧。”林如如有些失望,不过她可不是一个处于下风的人,“那下次你不仅得请我吃饭,还得给我抓娃娃去!”

    这个要求可就让席桐犯了难,她苦笑着再次拒绝林如如,“要不换个吧?别抓娃娃了。”

    林如如自然是不依,“干嘛?我可是听你班上的人说你可是抓娃娃大神。”

    席桐轻轻一笑,“但是我答应了顾鸳,只给她一个人抓娃娃。”

    林如如惊奇的发现,当席桐提起顾鸳这个人时,眼底带着自己不曾见过的温柔缱绻,像是柔和春风拂面,带来阵阵暖意。

    林如如息了声,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片刻后问道:“你跟顾鸳的关系真好。”

    席桐调皮地眨眨眼,“必须好啊,可都是有见过家长的感情了。”

    “切。”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一刻,林如如有些羡慕顾鸳,羡慕她能有一个人可以记得住为她许下的承诺。

    现在的街边已经亮起了路灯,一盏一盏为众人闪烁。

    林如如站在车边,望着席桐渐渐远去的背影,眸色黯然,心中不知何滋味。

    …

    …

    …

    “本来这次不准备打扰你的,可是妹妹执意让你过来,所以就只能麻烦你了。”顾知远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定制西装,显得英俊儒雅。

    席桐忍不住就想起了林如如那时的话,眼底带笑,“没事,我乐意至极。”

    瞧着她贼兮兮的样子,顾知远只觉得自己头疼,自己是真的不想出远门,要不是因为爷爷那点家事,自己还真懒得过去。对于那边的人,已经足够厌恶。

    顾鸳搂着席桐的手臂,柔柔一笑,“哥哥你要照顾好妈妈,我在家等你们回来。”

    顾知远揉了揉她的短发,语重心长地叮嘱道:“自己要乖,碰上什么事记得跟哥哥打电话。”

    “知道了。”

    席桐暗自嘀咕,自己又不会吃了顾鸳,没必要用这么防备地眼神盯着吧?

    “妈妈哥哥再见!”顾鸳的小手挥挥,面露不舍。

    席桐见此不免安慰着她:“你家人三天后就回来了,别难过了,乖。”

    “嗯!”

    顾鸳拉着席桐的手坐在了沙发上,双眼弯弯的,“你今天可以留在我家里吗?”

    席桐打开电视机,整个人窝进沙发里,“对啊,我已经跟我妈说好了。”

    “那今晚可以跟我一起…睡吗?”顾鸳一直都盼望着能够跟席桐睡在一张床上,再说一些悄悄话。

    冷不丁的话让席桐差点被口水噎住,虽然自己知道顾鸳不会想歪,但架不住自己满脑子开车啊!

    “可…可以。”

    “我上次跟妈妈去商场,看见一件睡衣觉得适合你,就买了下来。待会你就可以穿了。”顾鸳扑进席桐的怀里,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欣喜。

    席桐忍不住失笑,点了点她的鼻尖,低声说道:“有这么开心吗?”

    “当然了,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想跟你每天都近一点点。”

    “傻乎乎的你。”捏了一把她的脸颊,席桐宠笑着。

    顾鸳翘了翘唇角,“往常去爷爷家的时候,我都会自己留在家里。以前不觉得有多么孤单,可是自从习惯了有你在,我一点也耐不住孤独的滋味了。”

    席桐迟疑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不喜欢去爷爷家呢?”

    “咦?我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啊。”

    顾鸳抓了抓脸,尴尬不已:“大概是我忘记了…”想起那些年的往事,她还历历在目。

    “我叔叔老来得子,所以全家人都很宠我弟弟,暑假的时候我去了爷爷家玩,当晚我爸就领着我跟我弟去超市买零食。就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有一辆车撞了过来,当时我爸只顾救弟弟,全然把我给忘了。还好那辆车最终刹住了车,我才救回了一命。后来我妈妈就跟他离了婚。”

    顾鸳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语气风轻云淡不起波澜,但席桐知道当年的她一定特别伤心,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不救自己救了旁人,搁在谁的心上都是一种隔阂。

    她充满怜爱地抱紧了顾鸳,拍了拍她瘦弱的后背,柔声说道:“事情都不过去,我们不提他了。”

    “我不伤心了,要不是我出了车祸,现在也不会遇上席桐你啊。”顾鸳抿着唇直笑,娇俏的杏眸中藏着浓浓温情。

    席桐无法拒绝她的眼睛,像是收到一种勾人的蛊惑,她慢慢地低下头,在顾鸳的额上落下一个轻吻。

    与此同时,一直在系统界面黯淡无光的任务条例亮起了光芒。

    席桐知道在这时,顾鸳真正的解开了自己心中的郁结,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只要平安度过当年事发的那一天,自己就可以安心的结束这个任务,好好的陪着顾鸳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