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论班长是如何撩妹的。
    避开了人群的眼神,林如如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陆洋,她心情复杂。林如如都快要认不出眼前的这个人,他憔悴颓然,不见当初的气宇轩昂。

    “我们谈谈吧。”林如如语气很是冷淡。

    陆洋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林如如好似变了一个人,对自己视若无睹不说,而且还跟别的男生相谈甚欢,这种态度转变一下子让自己很是慌神。其实更多的还是一种挫败感,陆洋一点也不信,从前对自己死缠烂打的林如如会这么快变心,所以他想得到一个答案,可是没想到林如如却再也不想跟自己有过多的交涉,这巨大的落差让陆洋感觉到羞辱。但是问不出来个一二三,自己又不死心,更何况林如如倒贴追自己的事情,也让很多男生羡慕自己,如果让他们知道现在林如如的转变,指不定会在背地里怎么笑话自己。所以一定要想办法让林如如回心转意!

    “你想谈什么,我随时都有时间。”陆洋放柔了声线,低沉又沙哑,格外引人。

    林如如还是第一次听到陆洋这般温柔的跟自己说话,一下子有些愣神。但是一想他的这种态度是因为自己的冷漠,林如如不由得感觉到讽刺。

    当初陆洋那么不屑一顾,可曾想到会有今天?

    “不用你麻烦找时间了,我们现在就可以谈,只是很简单的几句话而已。”林如如也懒得跟他浪费时间,现在的首要目标就是摆脱陆洋的纠缠。

    陆洋脸色一僵,林如如的不留余地,让他觉得难堪。况且还有周围同学投来看好戏的眼神,这让他更加的难以接受。因此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好。“你想说什么。”

    林如如摊了摊手,很随意地说道:“之前我纠缠着你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现在已经全部还给你了。所以我跟你之间两清了,还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虽然陆洋现在看着有些憔悴不堪,但是不外乎还是个美少年啊,就是可惜自己现在对他没有一丁点的感觉。林如如咂咂嘴。

    陆洋眉头紧锁,脸色阴沉,他咬着牙问道:“你确定要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呢,我跟你又没在一起过,周围的同学可以给我做证人哦。”林如如撇撇嘴,自己这话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吧,怎么陆洋这模样搞得好像自己是个渣女似的?

    周围路过的同学,她们竖着耳朵听着风云人物的八卦,当听到林如如的话时,她们忍不住点点头,虽说之前林如如跟苦陆洋的事情闹得风言风语,但是他们两个确实没有在一起,更何况林如如那时候可是放低了姿态去追求陆洋,但是陆洋死活不同意,现在再看看,不就说明他后悔了吗?

    虽然陆洋长的够帅,但是满校园的帅哥多着呢,林如如学习好长得好而且又是教导主任的女儿,追她的人不下少数,所以她变心也是迟早的事。

    当初陆洋多讨厌林如如这可是人皆可知的事情,怎么现在两个人的角色像是转换了似的,这就让众人很是纳闷了。

    林如如说出口的话噎的陆洋一呛,他的脸色沉的可以滴出墨水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林如如不放。

    再加上周围人若有若无的争议声,像一只只细小的蚂蚁,爬进了陆洋的耳朵中,疼痛难忍。

    陆洋喘着气,绷着脸,再看到林如如嘴角还含着一丝对自己的嘲笑,陆洋气得眼红脖子粗,他扬起手来就想教训林如如,让她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林如如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身子一闪就躲过了他的手掌,尖声怒道:“你竟然还想要打我?陆洋,你是不是疯了!”

    陆洋冷笑不已,紧紧拉着林如如纤细的手腕,“我疯不疯还不是被你给逼得?”

    “你有病啊?”林如如挣开不掉陆洋的大掌,男女的力气一下子就分出了对比。

    躲着看他们八卦的人连忙出来阻止,“陆洋,你不能动手打人啊!”

    “对啊对啊!”

    “你快放手吧。”

    陆洋一声怒吼,“滚,谁他妈让你插嘴了?”

    “唉我去,我好心拦你你还吼我?真以为自己是大爷啊?”觉得被打了面子的男生自是不乐意,撸撸袖子就准备上前教训教训陆洋。

    可是陆洋实在太小看了林如如,她趁着陆洋转头说话的空档,抬起脚就踹向了他的双腿一间,然后抬起下颌冷哼一声:“神经病!”

    陆洋没料到她这一脚会使出这么大的力,踉踉跄跄倒地,蜷着身捂着受伤的地方,发出沉闷的疼痛声。

    席桐见此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收回了自己想要帮忙的脚,看来这林如如不仅中二,而且足够凶猛啊…

    简直就是个杀伤力强大的妹子…

    她看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无奈地笑了笑,便喊道:“林如如,老师让我来找你!”

    林如如脸上的笑容一僵,抬眸望去就看到正对着自己使眼色的席桐,她捂着嘴偷笑,“知道了!”然后笑嘻嘻地逃离了案发现场,只留下陆洋一个人苍凉的躺在地上呻//吟,毕竟被踹□□,是真的痛!

    “你怎么在学校跟他吵起来了啊?”席桐斜睨着林如如。

    林如如毫不在乎地摆摆手,一点也不像刚刚经过争吵的人。“看着他眼烦,所以干脆就直接讲清楚咯,哪成想他竟然还敢打我!我哪句话说错了吗!真的是!沙雕陆洋!”

    席桐看着她愤愤然的样子,无奈地揉了揉眉心,“林大小姐,你跟陆洋认识也够久了,怎么就没看出来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吗,说好听点就是骄傲。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不给他好脸看,你觉得他可能不会发脾气吗。”

    林如如一提起他就满肚子气,“别说他了,简直烦死了,当初自己真是眼瞎了!”

    席桐轻飘飘地给她泼冷水,“我看你还是想想怎么跟你爸交代吧,这事等不了多久就传到老师耳朵里了。”

    “我才不怕呢,我爸最疼了,而且我又没做错事。”林如如不以为然。

    席桐看着她如花般娇俏,忍不住犯了好心,语重心长道:“经过陆洋这一事,你以后可要长点心,看一个人先看人品再看脸,省的以后被人骗。”

    林如如知道她在为自己好,耐着性子点头应付着:“okok,以后我会记住的。”

    “嗯,那我就回班了。”

    “好,拜拜。”

    席桐笑了笑就上了一楼,林如如站在楼下往上看,一下子就注意到顾鸳那双饱含冷意的黑眸,林如如笑容变淡,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顾鸳神情一变,原来是席桐来到了她的身边。

    林如如心中有了思量,但瞧着二人温馨的场景,好似刚刚顾鸳并未对自己充满恶意,林如如不禁好奇,好奇席桐是否知道顾鸳还有另外一副面孔。

    直到多年后,在席桐不以为然的笑容中,林如如一下子就猜出了她的含意。

    …

    …

    …

    高一即将要结束,生活一如往常,除了转校的陆洋外,也没有了别的波折。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现在变成了陆洋转校,不过这一点也不让人感觉到意外。被一个女生当着众人的面受辱,这换作是别人恐怕也会转校。

    夏天来的格外迅速,梧桐树上的蝉鸣声也越来越大,结束了一天的期末考试,班里的同学才觉得活了过来。

    只是顾鸳一整天的情绪都不太高,这让席桐有些担忧。“怎么了?嘟着个嘴不开心。”

    顾鸳垂下了眸,“昨天,我爸爸来家里了。”

    席桐了解她家里的情况,“然后呢?”

    “他说希望哥哥回他的公司做事,以后就留给我哥哥。”顾鸳说不出对这个父亲有什么感情,从小的重男轻女也让自己对爷爷那方没有亲情,以前一直以为爸爸也是喜欢自己这个女儿,可现实又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

    席桐揉了揉她的脸颊,声音柔柔,“不要想不开心的事了,难道你不相信你哥哥吗?”

    顾鸳翘起唇角,她很喜欢席桐与自己亲近,“没有不信任,我只是怕他夺走哥哥。”

    顾知远那么猴精的人,还用得着别人的担心啊?

    不过这话席桐自是不会说出来,“你哥哥是个大人了,他不论做什么事都是有自己的考虑,更何况你哥哥这么疼你,肯定不会离开你的。”

    顾鸳点点头,被席桐哄出了笑容,娇娇软软,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席桐不自在地摸摸鼻子,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不耻!

    不过她一向都喜欢香香甜甜的女生,要不然之前选宿主的时候也不会都选择女性。想想当系统的那些年,席桐只觉得自己实在是错过了太多,还好这次宿主有意见不来修复世界,要不然现在的自己怎么会认识顾鸳呢?

    “晚上可以去你家吗?他在家我不想回去。”

    “当然可以了,我妈都念叨你好久了。”

    “真的吗!”

    “那可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