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作为粉丝,我也很苦恼。
    酒店走廊的灯光昏黄,透着一股颓靡的气味,这时,一个身材高挑,艳光逼人的女人冷着一张脸,她走到一间房,看了眼房门号,然后掏出刚刚从前台那里拿来的房卡,抬脚利落地踹开了门。

    当她看见床上躺着的人后,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这次赶来的及时,要不然得后悔死。

    席桐脱下自己的棕色风衣,一把抱起那个陷入昏迷的女人,转过身后她扫视了一下房间,随后她敏感的发现墙角处好像搁放着一个摄像头,席桐冷笑道:“王忠林,你胆子是真的大,我的人你也敢碰?”

    席桐一双漆黑的眼眸中蕴含着怒火与冷意,她已经在脑海中思量着什么死法最适合王忠林。

    迟迟赶来的周喘着气,自己这老板哪里都好,就是一碰上沈玉的事,她就会丧失冷静,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真爱吧…

    而且看着老板健步如飞的样子,哪里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事发突然的车祸?不过好在老陈反应够快,及时刹车,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说起沈玉来,也是老天赏饭吃,长的一副精致面孔不说,演技还不错,一点也不像是个刚出道的人。若不是这次沈玉的经纪人昏了头想把她送上金主的床上,恐怕自己的老板还准备一辈子当个隐形人呢。

    好歹老板也是个脑残粉,怎么就这么怂呢!明明有机会跟沈玉搭上线,可偏偏非要走不寻常路,现在后悔了吧?

    不过幸亏沈玉的助理是老板的人,这才让老板赶过来救了沈玉一次。

    “老板,我们先走吧,等会别闹得众人皆知。”作为一个好助手,周觉得自己棒棒哒~

    席桐脸若寒霜,淡淡地“嗯”了声后,抱着沈玉就打算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好在她的风衣足够宽松,可以盖住沈玉的全身。垂眸看着她沉睡的面容,席桐短叹一口气,真是个傻姑娘,明知道自己的经纪人不安好心,还这么信任他。

    “周,这里的事情你安排一下,仔仔细细的察看一下这个房间,告诉陈锋让他给我好好查一下是谁在我的车上动了手脚。”

    “好的老板。”

    周知道这件事已经触犯了老板的底线,当然会认真的去帮她妥善好。

    看来,老板这次是准备为沈玉出头了。但是老板什么时候身体变得这么好了?竟然连沈玉都抱得动?

    “嗯。”

    席桐随后把人带上了自己的车,沉着眸开始整理全部的剧情,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后,自己还未接受剧情就收到了警报,所以急匆匆地就按照着任务指示去救了这次的任务目标。

    闭上眼,席桐在接收这个世界的全部剧情。

    这次的身份是影后沈玉的粉丝,只是这个粉丝的身份有些特殊,并且根据系统的检测来看,这具身体已经灯尽油枯,只是一直靠着药吊命而已,刚刚经历的那场车祸,原身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所以席桐选择了这个身份。

    而沈玉在刚出道时就因为清纯温婉的形象被人喜欢,签了经纪公司后就拍了一部电影,虽然只是一个戏份不多的女二,但也足够让人注意到沈玉,因此她一炮而红。本来沈玉前途似锦,但不料她的经纪人却是个暗藏贼心的家伙,趁着沈玉对他不防备,便将沈玉送上了公司老总的床上,美其名曰帮沈玉找个金主,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

    可是他没想到沈玉在清醒后不仅没有选择顺从他,反而冷静的报了警。

    警/察的速度之快,让经纪人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拘留。也因为事情闹得太大,沈玉的名声一下子扫地。

    明明受害者是沈玉,但是大众却都在暗暗指责她,说沈玉要不是私底下放荡,她的经纪人又怎会如此?也有人说她报警完全是一场炒作。

    但不论怎样,沈玉彻底大火。连连续续拍了几部令人叫座的电影后,她终于夺得影后桂冠,但是当初的污水却无法洗去,成为了黑子们的“乐趣”。

    在娱乐圈里沉浸了多年,沈玉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哪怕她夺得了影后,但是抑郁症一直都在潜伏着,只是等待着一个发作的契机。

    这个契机来的很快,一直被暗传是沈玉的地下情人柳初咏,在这个时候爆出了与别人恋爱的消息。

    沈玉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件事后,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但在第二天,就传来了沈玉自杀香消玉殒的爆炸新闻。

    席桐揉了揉眉心,这个世界要比上一个世界悲惨许多啊,再看一眼任务界面上的任务,席桐只觉得攻略之路漫长啊。

    不过眼下之急还是先考虑一下待会沈玉醒来,自己该怎么介绍自己的身份吧。算了,就直接说是她的脑残粉吧,反正这也是事实。

    早秋的天气已经变得有些清冷,席桐开了一面车窗,打算吹吹风清醒清醒脑子。

    但是后座上一声闷哼,让席桐立马转过脸去,“这是醒了吗?”

    “好…热…”

    席桐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沈玉已经挣脱掉披在她身上的风衣,她脸色潮红,喘气声很大。

    席桐眼皮子一跳,咒骂一句:“卧槽,这还他妈下了药!?”

    本以为只是被服了安眠药而已,因为沈玉一直在沉睡,哪知道还被下药!这该死的王忠林,明天弄不死他!

    沈玉的衣服被她弄得愈发凌乱,衬衫敞开着,露出藕粉色的内/衣。席桐如坐针毡,只好控制住她的手,不要让沈玉继续乱动。

    可是沈玉现在已经没有了理智,因为药物的原因她非常渴望清凉,想让人解救她。

    “我好热…”

    她的眼尾晕红,眸中水雾氤氲,发丝也被汗水染湿,因为沈玉一直舔着干涩的唇瓣,所以她的菱唇上满是水色。再加上衣衫已经凌乱,整个人散发着诱人的意味。

    席桐眉头紧皱,就算被自己控制住手,沈玉还是一直安静不下来。索性席桐直接把沈玉抱紧自己的怀里,然后禁锢好她,这才动作艰难的给周打了个电话。

    “现在在哪?”

    “还在酒店里,怎么了老板?”周好似还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席桐忍着沈玉在啃噬自己的脖颈,冷声道:“来停车场给我开车,然后去私人医院,快点!”

    “好嘞好嘞!”

    苦命的我啊,来回奔跑。还好这边的事已经处理结束了,要不然啊,有自己忙的了。

    沈玉不知道眼前人是谁,只能感受到自己浑身好热,但是自己的双手又动不了。所以她忍不住小声哭泣,哀求道:“帮…帮我…”

    她温热的呼吸声让席桐头皮发麻,不仅如此沈玉还在不知所谓的乱蹭。

    “这叫什么事儿啊…”席桐无语望天,只期盼快点去私人医院,这样就可以解救自己。

    不过周没有让她等待许久,待她进了车后,也被眼前的这副场景吓得倒吸一口气,我滴乖乖,老板竟然还能坐怀不乱?!

    接收到席桐的眼刀,周讪讪一笑闭上了嘴巴,手脚极快地开起了车。

    席桐还是用风衣紧紧包裹住沈玉,不让她露出任何一点白皙。

    直到看着沈玉被护士打了一针后,席桐才觉得自己终于活了过来。擦擦额间的冷汗,席桐浑身无力。

    怀中的沈玉也再次陷入了沉睡,席桐盯着她的侧脸沉思片刻,随后就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在了病床上。

    摸了摸她柔嫩的脸颊,席桐离开了病房。

    周看着席桐的衣服,笑着说道:“老板,你的衣服乱了。”

    席桐哪能看不出她眼底的调侃,挑了挑细眉,勾唇一笑:“怎么,你很开心?”

    周背后一冷,连忙整理好情绪,严肃道:“不敢不敢。”

    “陈峰呢?”席桐斜睨着她,马上进入角色情绪。

    周解释着:“他正在查那辆车。”

    “不用往别的地方查,直接查我那二叔吧。”席桐笑意不入眼,她那二叔可是一直盼着自己早死呢。

    老板的家事,下属肯定不能多言语,周只是默默点头,“好的老板。”

    “王忠林呢?”席桐又问道。

    周呲呲牙,“被我们的人给扣着了,那个老总也在。”

    席桐嫌弃地皱皱眉,“你待会也用王忠林的手段治治他,然后把他们关在一间房里,什么时候做不动了,再放他们出来。哦对了,记得录像,录完以后给他们家里人人手发一份。”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不是爱下药吗?这次也让你尝一尝这滋味!

    周眉毛一抖,乖乖,老板果然一碰上沈玉的事就变得凶狠啊,要是她在对付家事上也能这样,她早就一人独大了,可惜咯。

    “明白了老板!”

    “嗯。对了,你明天让律师去沈玉的公司给她解约,然后找人联系上冯硕,让沈玉签他公司去。”

    周点头笑道:“好的。”

    两个人没说几句话,就听见病房里有了响动,席桐连忙起身推门而进,果然沈玉已经恢复了清醒。她眉眼间带笑,问道:“你还好吗?”

    沈玉醒过来后思绪还有点断片,她觉得口渴想喝口水,但是手脚很无力,一下子水杯滑落,这才造成了声响。

    她看到陌生的席桐,有些诧异,迟疑着问道:“你是…?”

    自己之前好像是跟经纪人在说话,怎么突然来到了病房里?而且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感觉到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你的脑残粉。”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