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作为粉丝,我也很苦恼。
    席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带着柔柔笑意来到了之前的位置上,接着沈玉的话说道:“你的这张照片还是我偶然间拍到的,觉得很漂亮所以就用它当了壁纸。”

    沈玉托着腮,痴痴一笑,“你还真的是我粉丝啊?”

    “咦?难道我真的看起来不像吗?”席桐见她的发丝有些凌乱,很自然地抬起手为她梳理了发丝。

    像是没有意料到她的这个动作,沈玉颤了颤浓长的睫毛,不知所措地垂下了眸。

    藏匿在发间的如玉耳垂早已染上了红,显现出主人的害羞。

    席桐轻蹙起了眉,原来是因为沈玉的一缕长发缠在了她的指尖,“你不要动,我的手指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儿。”

    沈玉只觉得在自己黑发的缠绕下,席桐的面容距离的自己更近,她的呼吸忍不住变得急促,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处看。

    席桐全然不知对方的想法,她现在很认真的在解开自己手上的困难,因为怕会扯疼沈玉,所以她的动作极为小心。

    她的外套早在吃饭时就已经脱下,现在只留着一件很单薄的衬衫,因为雅间中有着暖气,所以怕热的席桐解开了衬衫的几颗扣子,裸/露/出那白皙的肌肤。

    而沈玉的眼神不经意落在了席桐佩戴的锁骨链上,本来只是一件很平常的配饰,但不知为何在席桐身上竟然有一种勾人的意味。

    沈玉只觉得自己好像疯了一般,被酒精侵蚀的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她无意识地伸手触摸了下那片好似镶嵌在席桐锁骨处的银杏叶,“很漂亮。”

    席桐身子一顿,停留在沈玉发间的手指陷入其中,轻柔地托着她的脸颊,眼神专注地与沈玉对视,“看来你果真是醉了,要不然不会这么胆子大的来招惹我。”她的声音中带着很重的笑意。

    看到沈玉的眼神迷离,水光潋滟,席桐忍不住叹气,“我送你回去吧,好吗?”

    虽然她醉酒的样子很可爱,但是现在的时间不早了,如果不把她送回家,想必冯硕第二天就会打电话痛骂自己了。

    沈玉眨眨眼,眼中的水光染上长睫,“你要送我吗?你知道我住在哪里吗?”

    好在喝多酒的沈玉脑子不是特别清楚,轻而易举就被席桐带走了注意力。

    席桐笑得一双桃花眸迷人,“我知道的。”原身本就是沈玉的粉丝,所以她的一切,自己当然了如指掌,更别说还有个间谍小吴呢。

    沈玉瘪瘪嘴,她不想这么快的回家,待在席桐的身边自己感觉很温暖,所以沈玉闹起了小性子,“不想回家!”

    席桐反问道:“那你想要去哪里?”

    沈玉指了指她,说道:“我今晚想去你家里,好不好呀。”

    席桐扶额,去自己家当然是一百个乐意啊,但就怕你第二天酒醒后会恼羞成怒吧。所以席桐准备拒绝沈玉的要求,可是话还没有说出来,就看见她一双眼眸紧紧盯着自己,这下搞得席桐也不忍心说出拒绝。

    思来想去席桐还是决定顺着她,毕竟现在的状况是酒鬼为大,当然了,她也有自己的一些小私心,能有多一点的时间跟她相处,那是最好不过了。

    “那跟我回家吧。”

    “好哒~”沈玉笑盈盈的,若不是她的一双眼睛,恐怕别人也看不出她已经喝醉了酒。

    席桐拿她没办法,无奈地笑了笑后为她穿上外套,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出了雅间。

    沈玉问着话,席桐耐心地回应,看起来倒也温馨。

    但有些时候总会跳出来一些破坏心情的人,席桐收回了笑容,眼睛淡淡地睨着站在前方的与人交谈的女人。

    这世界还真是小啊,上次回季家没有见到她那二叔的好女儿,没想到竟然在今天给碰上了头,当时可还记得二叔说季粤还在国外没有回来,现在可是被打脸咯。

    季粤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上季绾,想想自己之前做的事情,表情不由得有些慌张,但是又一想她现在并没有来跟自己对峙,那肯定就说明没有查出背后是谁在捣鬼,所以自己干嘛要先慌了手脚?

    她很快恢复了冷静,装作亲昵的态度想要过来跟季绾说说话,毕竟自己身后还有着朋友在,季绾应该不会不给自己面子的。

    “姐,你也在这里玩啊?”季粤是一个长相很清秀的女人,不似季绾那般妩媚动人,但也足够温婉。不过她却一直暗地里嫉妒季绾的长相,因为有了一朵玫瑰花在前,谁还会喜欢一朵普通暗淡的牵牛花?

    季绾现在的身份可是自己比不来的,就算跟她关系再不好,也得跟她装着姐妹情深。

    席桐听到她的话,连眼皮子都没掀,仿若看到了一抹空气。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嘴角带笑的牵着沈玉往前走去。

    季粤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但为了自己的面子,她还是厚着脸皮继续黏上了她,不过这次她转移了视线,看到了被季绾紧紧护住的沈玉,眼睛闪过一丝了然,笑着说道:“没想到我这位姐姐还真是喜欢这个小明星啊。”

    她的这句话一下子吸引了众人,各各探头都想要看看那个明星是谁。

    席桐冷淡地一瞥季粤,将沈玉揽进怀里掩盖住旁人的视线,这次的她不再无动于衷,嗤笑着说道:“我一直都觉得你没脑子,纳闷怎么就没有遗传到二叔的聪明呢?季粤,你之前做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毕竟我二叔已经帮我补偿过了,但如果你还在我眼前继续蹦哒的话,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跟你耗。”

    季粤强压住自己想要退缩的脚步,怎么感觉季绾的威慑力比以往更甚?明明她之前还顾念着亲情对自己不那么冷淡,可是在刚刚她的一瞥中,自己竟然感觉到了瘆人的寒气…

    席桐懒得跟她多动嘴皮子,拍了拍沈玉的后背,安抚着她离开了这里。

    而季粤身后的朋友也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的女人会是这副模样,一直都听家里人说季绾不是个善茬,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不过季粤之前说过她跟季绾的关系不错吗,那为什么季绾会是这种态度?

    她们跟季粤交好都只是为了家中的生意而已,本以为还真得会因为季粤而搭上季绾呢。

    几人来回对视了一眼,然后敷衍的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散了这次聚会。走的时候还在吐槽季粤,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小心翼翼。

    季粤气的眼睛通红,她狠狠地跺了跺脚,大骂道:“你们给我等着!都是一群贱人!”

    同时季粤也更加怨恨季绾,怨她不给自己留面子。

    “等我爸爸夺了你的权,看你还怎么跟我嚣张,到时候非得让季绾尝尝惹我的下场!”

    季粤一通发泄过后,脑中闪过一个想法,她不是一直都很在乎那个小明星吗?季粤阴狠地一笑,在灯光下看起来有几分狰狞,哪还有之前一直伪装的温柔一面?

    这边的席桐终于哄好了沈玉,看她迷迷糊糊想要睡觉的样子,席桐出了车跟小吴打了通电话。

    “沈玉我明天给你送回去。”

    “????”

    “明天你在公寓等着吧。”

    说完话直接挂了电话,只留下一脸懵逼的留守儿童小吴。

    小吴难以置信地说道:“老板简直禽/兽/啊,才跟沈玉接触几天,竟然就敢把她带回家了!而且沈玉也是,怎么就禁不住诱/惑呢!”

    如果席桐知道她现在的想法,肯定会吐槽一句:脑洞实在开的太大了,不去写书真是亏了。

    再说起那席桐跟沈玉,目前还算是顺利,得亏席桐的力气够大,要不然真的制服不了一个酒鬼啊!

    席桐擦着额头的汗水,“以后再也不敢让沈玉碰一丁点酒,简直就是一杯倒啊。”更何况那桂花酿好像酒精的度数并不高,这也能喝醉也只有沈玉一人了吧…

    其实沈玉喝醉了也没有耍酒疯,就只是比平常唠叨了一点,胆子也大了一点。要不是刚刚席桐及时抓住了她无处安放的双手,怕是接下来就要上演限制级的场景了…

    席桐端来了一盆水,现在这状况也不敢让她自己一个人洗澡,要不然真的怕她会/裸/奔/,所以还是任劳任怨的给她卸了妆擦擦脸吧。

    没有了妆容的掩盖,沈玉看起来比平时上妆的样子要小上几岁,看起来就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席桐看着她的侧脸,想起她原本的结局,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轻柔,看着她娇娇小小的一个人,谁又能想得到她竟然抵抗住了那么多的舆论,艰辛度过了那几年。

    “你还真是个傻姑娘啊。”席桐的一声叹息惹来了沈玉的凝视,好像在问着:怎么了?

    席桐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没什么,现在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

    她乖巧地摇了摇头,“没有哦。”然后又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你怎么不跟我坐一起?”

    “等会我还要洗漱,整理好再跟你一起坐。”

    “嗯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