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发威 上
    郭静君安安静静在偏院等了三天,就是想等关娘子受不住刺激闹起来,可就算关大爷这三天都留在她身边也不见那关娘子有什么恼怒的,整天就守着那个瞎子女儿,她想跟关大爷抱怨几句,都不知道从何处抱怨起。

    她就想知道这个关娘子能忍到什么时候!所以算准了这时候该是关大爷该回来了,郭静君便哭着吵着说要离开西里城。

    “……是我不好,我对不起姐姐,我没脸见人,你们走开,我要离开这里。”郭静君拿着绢帕擦拭着眼角,哭得好不可怜,两个刚被关大爷买来的丫环急忙拦在她面前。

    “郭姨娘,您别激动,有什么事儿还是等大爷回来再说吧。”被郭静君改名为妙琴和妙音的丫环无奈地劝说着。

    “是啊,姑娘,您还是等大爷回来再走吧,大爷断不会委屈了您。”郭静君的丫环妙雪拉住她的手,放大声音叫道。。

    郭静君泪如雨下,声音哀恸,“我在这里身份不明,继续留着又有什么意思,未婚先孕,兄长大嫂定然容不下我,不如让我死了算吧。”

    “郭姨娘,大爷不会让您委屈的,您放心吧,大爷还叮嘱奴婢们要好好服侍您的。”妙琴急忙安抚着,抬眼看了看天色,大爷怎么还没回来呢?

    “我算什么姨娘,姐姐还没喝我敬的茶,我……我可怜的孩子,将来还不知该怎么办。”郭静君泪如雨下,哭声几叫人肝肠寸断。

    妙琴妙音初来关家,还不曾见过夫人,也不知其中内情,只以为这关夫人是不是容不下这千娇百媚的姨娘,才一直不肯让已有身子的郭静君进门,如此想着,便觉得这关夫人实在心胸狭窄,自己生不出儿子便算了,还这么不容人,难道要大爷绝后吗?

    “姑娘,大爷这么疼您,又怎么会置你不理,您放心吧,就算别人要欺您,也得有那个理儿才是,您肚子里可是有了大爷的儿子,千万别想不开。”妙雪看了妙琴和妙音一眼,又大声劝了起来,眼角还不忘看着院门外。

    “你们都别劝我了,让我走吧。”郭静君挣脱着妙雪的手,已经来到了院门外。

    有两个小丫环见了,都面面相觑躲到角落里看着。

    甬道上走来两个打扮鲜丽的丫环,穿着紫红色的布裙,是老夫人身边的丫环,翠丝和翠碧,她们一人手里端着填漆食盘,一人拿着两匹上等的布料,见到偏院门前几个丫环在跟一个姿色娇媚的女子拉拉扯扯。

    不必想也知道那位就是郭姨娘了。

    想到因为这个女子才让姑娘被大爷打得至今还没醒来,又令夫人那样伤心,不免有几分抱不平,她们默默站着看了一会儿,两人交换了个眼色。

    翠碧返身走了回去。

    翠丝面上带着浅笑走了上去,“郭姨娘,您这是怎么了?”

    郭静君哭得梨花带雨,心中正懊恼怎么那女人还没使人过来,又烦躁关大爷至今不见回来,不知如何圆了今日这场戏的时候,听到有人问话,自然是心中一喜。

    “这位姐姐是?”妙雪狐疑看了翠丝一眼,眼底有些防备和猜测,这女子是谁,怎的没在家里见过?

    翠丝和翠碧都随着老夫人去了关二爷那里,郭静君她们自然是见都没见过,怎知是谁,便以为是关娘子身边的人,立刻可怜兮兮地道,“不必姐姐派人来,我自然会走,断不会让姐姐难做的。”

    “郭姑娘误会了,奴婢是老夫人身边的丫环翠丝,这是老夫人吩咐奴婢给您带来的燕窝,让您补一补身子。”翠丝不卑不亢地说着,她和翠碧本来就是官家丫环,只是主子犯了罪,她们被当作官俾卖了出去,老夫人见她们举止大方,不是一般丫环能比,便留了她们下来。

    郭静君泫然欲泣的表情突然僵了一下,眼角的泪珠还没滑落下来,只是怔愣地看着翠丝,老夫人……

    老夫人什么时候回来的?郭静君瞪向妙雪。

    妙雪也是一副迷惘的样子,她今天真没听说老夫人回来的消息,不然怎会跟姑娘在这里拉扯逼夫人出来面对她们。

    翠丝嘴角勾了勾,“郭姑娘,天气燥热对身子不好,不如先回屋里吧?”

    郭静君勉强牵起一丝笑纹,心里却气得咬牙,原本想着要拉拢老夫人站到她这边的,这么一闹的话,老夫人还怎么看自己的?定是认为她不懂规矩,没个尊卑吧。

    这个罗惠云三天不来见自己,原来就是等着这个老夫人,哼!她倒要看看,那老夫人看在她肚子里这块肉的份上,还会不会替那生不出儿子的媳妇说话!

    “真是麻烦姑娘走这么一趟,原来是老夫人回来了,我得亲自去谢谢老夫人才是。”郭静君很快恢复了神色,好像刚刚那个要死要活的人不是她一样,对翠丝笑得十分亲热。

    翠丝心中不禁暗叹,这女子好不简单,软弱温柔的夫人未必能敌得过她,“郭姑娘先趁热喝了这燕窝粥,老夫人若是有事儿,自然会请您过去说话的,如今姑娘最重要的,是保重身子。”

    后面一句话意有所指,且带着淡淡的讥讽,郭静君眼底飞逝闪过一丝冷意,却笑得亲切灿烂,“翠丝姑娘说的是,妙雪,还不赶紧请翠丝姑娘进屋里说话,这外面可燥热着呢。”

    如今已是夕阳下沉时,秋风徐徐好不舒适,哪里有一丝热气?不过是恼了刚刚翠丝那一番话才故意说的。

    翠丝闻言笑着点头,“奴婢服侍郭姑娘喝燕窝粥。”

    郭静君笑眯了一双丹凤眼,“哪敢麻烦翠丝姑娘。”

    一手扶着妙雪的胳膊,一手托着自己的腰,郭静君故意走得缓慢,生怕有个什么闪失,显得自己很金贵似的。

    翠丝见着忍不住挑起讽刺的笑,刚刚跟三个丫环拉扯的时候,怎不见得她小心翼翼了?

    刚进了屋里坐下,那边翠碧就过来传话了,老夫人要郭姑娘马上到夫人的屋里去。

    郭静君闻言大喜,心想这是老夫人准备让罗惠云服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